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八十五章 疯狂迷恋
    一提及‘婆娑’这个名字,楚卓云的身体就莫明的燥热难忍。

    仅仅一天的功夫,他就要被这种情况逼疯了,所以他才会在冲动之下打这通电话。

    每当他听到婆娑声音的时候,体内就浮现一股暖意。像是数九寒天,突然泡在热水里,沁人心脾,从里到外的舒爽。要不是他最后的理智告诉他,一定不要受这个女人的蛊惑,他一定会忍不住冲到她的身边,好好的拥有她。

    花妖的精气,在他们嘴唇长时间相接的时候,从安睿范的体内转移到了楚卓云的身上。

    他的控制力和意志力一向很强,但因为不是童子身的缘故,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吸入的精气,让他的欲望要比安睿范高上几十倍。

    楚卓云此刻的情况,哪怕花妖也是不清楚的,因为它根本就不知道安睿范对楚卓云的心底的喜欢,更不会知道安睿范一直抵抗着精气与他身体的融合,所以花妖的精气,才会以这种情况转移到其它人体内。

    此刻的楚卓云,真是郁闷的要吐血了,他听着女人声音,就联想到他在自己身下婉转的呻吟,那画面简直要把他逼疯。

    “我告诉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该死的你好好照顾自己……”楚卓云甩下这句话,就立刻挂上了电话,捂着一颗饱受折磨的心,痛苦的瘫坐在地上。

    婆娑听着那面,前半句还恨不得要吃了他,后半句却柔情似水的语气,有些发愣。

    任谁听到一个人,在说着威胁话语的时候,还像情人般的甜言蜜语,都会觉得很奇怪。尤其是他说的那句,什么叫不再出现在他面前,他最开始不是为安睿范打不平吗?为什么最后反倒是让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还有那句好好照顾自己是什么鬼?

    她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能归根于他的性子比较奇怪。

    婆娑并不知道这都是罂粟花的缘故,她以为花已经离开了或者死了。

    “什么情况?”偷听的几人,也被对方的话弄得一楞。

    “不清楚,这人大概脑袋有问题……”婆娑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

    要是楚卓云知道婆娑对他的评价,一定会暴怒的杀过来。

    安天看着呆滞看向窗户的弟弟,被撕成布条的床单绑在床上的楚卓云,眼角抽了抽,询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自从刚才打完电话,整个人就魔障了。”他说完,皱眉补充了一句,“和我之前的样子一样,迷恋的都是同一个人,不过他更严重。”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最近好好看着他,不要让他和其它人接触,尤其是那个人。”安天指的当然是婆娑,他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

    安天手机的线路,通过大半个地球,传到一个雪山上。一个看样子二十岁左右,身穿白袍锦缎的男人,正端坐在禅凳上面,周身弥漫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漫天的飞雪似有所觉,在他周身三寸处飘荡到其它地方,他仿佛是云端遥不可及的神仙,悠然淡漠。

    他身边的雪地上,坐着一个浑身被雪罩着的孩子,要不是他时不时的喷嚏声,让人以为这是一尊雪雕。小男孩抽了抽鼻子,掏出怀里震动的手机,恭敬的对着男人道:“师傅,师弟的短信,说他的弟弟和朋友好像被妖物缠住了。”

    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平淡的说道:“世间一切自有定数,勿管、勿念、勿听、勿闻;静身、静气、静心,静神……”

    小男孩完全收不了心神,一幅抓耳挠腮的模样,要不是师傅就在身边,他早就一溜烟的下山了。他眼中略有戾气,让人看了有些头皮发麻,普通人见了,恐怕都要浑身打颤,但即便如此也让人猜不出,这男孩竟是曾经赫赫有名的混世大魔王。

    “发条短信,静心。”男人从禅凳上起身,面无表情向山中小屋走去,只见他轻轻向前跨了一步,竟已经有数十米的距离,让人看了难免吃惊。好在这座雪山上,只有师徒两人。

    小男孩看着自家师傅神棍的模样,嘴角抽了抽,伸出左手掐指一算,给安天回道:外空坠物,异变突生;突破浩劫,妖物横生;天下大乱,福祸双兮。(嘿嘿,小师弟自求多福吧!叫你当初不和我一起在山上修炼,活该以后受切肤之痛。)

    “切肤之痛。”安天念着手机上的短信,心里涌上一股暖流,他怎么会看不懂,师兄这是在变相的告诉他以后会发生的事情,好能让他避免这件祸事,这已经算是泄露了天机,会抵消师兄许久的道行。

    男人看着瞬间由小男孩变为老头子的徒弟,轻声说:“原本再过两年就能下山了,如今又要等上一百年,值吗?”

    “我会一直保护小师弟的,无怨无悔。”他的语气极为坚定。

    “罢了,罢了。”他朝着白发苍苍的老人伸手一点,一道白光瞬间进入老人的眉心,老人的花白的头发,猛然从根处变成黑色,脸上突出的皱眉也在慢慢消散。

    “天下以乱,保护苍生的己任就交到你的身上了,下山去吧……”他说完长袖一挥,凭空将已经恢复正常的小男孩推送出去,关上了木屋的门。

    他最近总在做一个梦,梦里全是一个女孩的音容笑貌。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做过梦了,他看着手腕上的那颗越来明显的痣淡然道,“该来的总会来……”

    此人就是婆娑想寻的长白。

    实际上,就算婆娑之前坐上了火车,到达长白山也找不到她。

    因为此长白上,非彼长白山。

    他所在的长白山,是飘忽不定的,有时在你身边出现,有时却远在天边。

    婆娑不知道的是,她一直想寻的姐姐不过是一个魂源碎片。

    长白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来自一个更高世界的种族。

    他们种族极其强大,没有任何种族可以与之比肩。他们在选新族长时,想到一个特别的磨砺方法。

    族长在继承前,需要将自身的魂源分裂成无数个,散布在各个地方。本源需要重新找回那些魂源,与之重新融合。他是族里面最为优秀的那个,原本不必担心,可他分裂那个充斥邪念的魂源,竟隐隐脱力他的控制。

    正常来说这些分裂的魂源是没有再次分裂的能力,可那个叫轩辕亦的魂源竟又分裂出一个叫苏珊的脆弱魂体,哪怕是脆弱的没有一丝灵力,也够他诧异的了。

    小男孩虽看着师傅的样子奇怪,却是没有再说任何话,只重重磕了几个头,转身离开了。

    他穿着很是单薄,薄薄一个灰色袍子,脚上草鞋,后背背着一个帽子。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饰物包裹。

    他瘦弱的身躯,在鹅毛大雪与狂风中,走的无比坚定……

    他看样子走得并不快,脚踩在雪里更是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前脚印子,可要是丈量每一个印子的距离,定会被吓倒。

    每一个印子竟是相距十几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异能宠爱:宝贝,别乱来简介 >异能宠爱:宝贝,别乱来目录 > 第八十五章 疯狂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