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意见很难统一
    凤角工作组会议室。

    工作组全体成员悉数在座,葛玉庆坐在主位,李光磊紧临左侧,其他人依次坐定。

    “咳咳”,故意干咳两声,葛玉庆说了话:“同志们,开会。李副组长,先宣读一下。”

    “好的。”李光磊应答之后,拿起面前一沓纸张,“同志们,这是工作组向镇里报的修路方案,现在镇党委已经批复,我来宣读。”

    修路方案?光听说,没见过呀。其实人们本来就不信,觉得顶多就是说说。不说别的,就拿葛、李的处境和关系说,就不可能。葛玉庆已经日暮西山,只等着退休了,哪有这个劲头?这么折腾没任何意义,相反还可能带来麻烦,葛玉庆又何必去冒险。而李光磊即使想弄政绩,可他无权利、无威望、无经验,都被发配到这了,又怎么有能力修?而且人们也不相信两人能尿到一壸,前几天还都对骂呢,更不相信镇里会同意。

    可现在葛、李二人却这么说,人们都不由得支起了耳朵。

    “凤角工作组:经过镇党委研究,支持工作组实施本方案,请镇政府予以支持。杨得力,一月十七日。”宣读完纸上手写内容,李光磊放下纸张,停了下来。

    镇里批准了?

    什么样的方案,还值当报镇里?

    我怎么不知道?

    人们想法各异,但却没人出声,现场很是安静。

    从李光磊手中接过纸张,葛玉庆说了话:“原本打算和大家统一意见再上报,谁知上次镇里开会催问太急,只好先行现场汇报,随后又按要求报了方案,干脆也就暂时先没说,想着等等镇里态度。没想到镇里真的批准了,还批的这么快,那我们就正好一块说说。”

    是这样吗?人们都不禁腹诽:还不是没拿我们当回事。

    停了停,葛玉庆又讲说起来:“之所以要修路,既是应广大人民的迫切要求,也是凤角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这次公路整修,计划幅宽……”

    听着葛玉庆讲说方案内容,人们都不由得心生讶异:真的要修水泥路?能修起来吗?拿什么修?

    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葛玉庆讲说完了方案。

    现场静了下来,很静很静。

    已经静了好几分钟,看样子还会继续静下去。

    “都说说呀,怎么想的,要怎么做。”葛玉庆催促了一句。

    不催还好,经葛玉庆这么一催,人们不但没说话,还把头低了下去。

    “都干什么呀,怎么想就怎么说,全都必须说。”葛玉庆不由得带了火气。

    又静了一下儿,庞大刚说了话:“周末加班批复,今天就下发到位,前后总共才一周多时间,这效率还真高。只是镇里虽然批了,却根本没有实质支持内容,只是几句官话,政府主官连字都没签。镇里不出*血,光靠工作组,怎么做?拿什么做?”

    葛玉庆点点头:“老庞说的有一定道理,其他人呢,倒是都说说呀。”

    迎着葛玉庆犀利的目光,齐祖仁只好也开了口:“这条公路是县道,理应是县交通局管理,整个大修更应该是县财政考虑,最起码也得镇里撑头。可现在他们一推六二五,要么躲着不露面,要么就是空话搪塞,却把这么重的任务落给我们,这也太……太那什么了。”

    有了庞大刚、齐祖仁带头,那几人跟着讲说起来,内容大同小异,只是措词略有区别而已。

    待到那七人都发过言,李光磊说了话:“各位说的固然不无道理,但有一点要明确,我们是为老百姓考虑,是为了整个凤角经济社会发展。如果我们等着交通局出面,等着镇政府牵头,以现在情形来看,怕是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而我们的百姓就只能等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发展,等来的是一次次的失望。身为党员干部,我们不仅不能令百姓失望,更应该为他们带来希望,更应该……”

    光说话我也会说。

    说的比唱得好听。

    听着李光磊的讲说,人们腹诽不已。

    在李光磊讲说停止后,葛玉庆立即接了茬:“我和李副组长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不能让百姓失望,要给他们带来希望,因此这条路必须得修。当然了,这期间的困难非常多,也非常大,首先就拿资金来说,这是重中之重,我准备这么来解决……”

    ……

    就在工作组探讨方案细节的时候,于思新急匆匆进了镇委书记办公室。

    看到屋子里还有人,于思新楞了一下,收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语句。

    “怎么啦?鬼催上了,着急忙慌的?”杨得力皱眉斥道。

    咽了口唾沫,看看一旁的钟正全,于思新讲出了想说的话:“我这刚出差几天,镇里就批准了修路方案,这也太快太武断了。书记,您不要听他们忽悠,他们都是……”

    杨得力冷声打断:“什么意思?镇党委做决定,还得你批准?工作组的修路方案,我也赞同。”

    于思新“啊”了一声,显得很震惊。随后支吾道:“书记,我,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不能上了小人的当。葛玉庆、李光磊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其实他们的心思大家都清楚,分明是想借此窃取政绩,以图在政治上发展、在仕途上钻营。现在修路一事已经成为他们勾结的纽带,这两个野心家找到了共同语言,长此以往怕是要出大事呀。打蛇不死……”

    “说什么呢?”杨得力厉声打断,“本来是利国利民的事,镇里自然要支持,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味了?你的思想有大问题,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这……”于思新支吾着,一时不知所措。

    正这时,铃声响起,杨得力拿起手机,去里屋接电话了。

    “钟主任,我这说的本来就是事实,现在那两人已经联手,对书记和镇党委绝对不是好事。”于思新向钟正全诉起了苦。

    钟正全微微一笑,反问道:“按他们说的标准,这条路能修起来吗?”

    “那,这……”于思新支吾两声,露出了喜色,“能修起来才怪,那么多钱从哪来?他俩以为自个是谁?”

    “要是修不起来的话,结果会怎样?”钟正全再提问题。

    “修不起来的话,镇里就要追究责任,那么他俩势必互相推卸,到那时候就不是臭味相投,而是臭不可闻了,不打出狗脑子就是好事。”说到这里,于思新高兴的“嘿嘿”笑了起来。

    钟正全微微点头:“是呀,现在书记只是做了个顺水人情,得罪人的事自有镇政府,最终路也修不成,很可能成了半拉子。到时候不但他俩狗咬狗、颜面扫地,某人也须承担支持不力的责任。有这么大的把柄留着,他们还不得听命于书记?否则小心他们的……啊,这可谓一箭三雕呀。远了不说,怕是当下工作组和村里的意见就难统一吧。”

    “吱扭”一声,杨得力来到外屋,沉声道:“有的人就爱耍小聪明,总以为自己‘总正确’。”

    听到书记提起外号,钟正全的脸刷得红了。

    ……

    正如钟正全评说那样,在和工作组成员探讨方案时,就遇到了很大阻力,最终还是慑于正、副组长联手,人们才暂且勉强认可的。不过人们心里却都有小九九:活倒是可以干,责任反正是不担,钱的事更不去管。

    在下午找村干部统一意见时,这些人的反应远比工作组成员更激烈。

    刚开始李光磊讲说方案和修路意义时,村干部也是谁都不说,被葛玉庆追问急了,纷纷开了炮:

    “修路倒是好事,可这么大工程,哪是各村能承担起的?即使不需要村里出钱,可就是出的那些工,也不是小数呀。”

    “出钱出力先放一边,关键这根本就不是村民的事,就应该政府管,交通局来修。要是老百姓都自个修了,还要他们这些部门干什么?他们就光挣工资呀。”

    “那要是修不成,最终成个大烂尾,谁来管这事?”

    “那可真就成水泥路了,又是水,又是泥的。”

    听着人们吵混的麻烦,葛玉庆沉声道:“是你们祖祖辈辈住这,是为了你们好,又不是为了我和李副组长。你们身为村干部,怎么就这觉悟?”

    看到葛组长发了火,人们面面相觑,都哑了口。

    静了好多一会儿,常有礼支支吾吾的说:“二位组长,刚才大伙说的,并不都是个人看法,而是讲的村民态度,村民们肯定会这么想的。村民都懂得好赖,可也更看重实际,让他们替交通局白尽义务,人们肯定不会同意。”

    “先别说村民,现在是问你们的意见,是你们能不能配合,能不能为百姓着想。”李光磊插了话。

    “我,我当然愿意为百姓做事。可就修路这事,村民能不能同意,我心里没底。”常有礼给出回复。

    “别人呢?”李光磊又转头问别人。

    “我也是。”

    “我跟老常意见一致。”

    一圈问下来,李光磊道:“你们刚才可是都表态了,个人完全赞同修路。是不是这样呀?”

    没人应声。

    “刚才已经说过,现在又已默认。”说到这里,李光磊转向齐祖仁,“齐主任,把大伙的意见记下来,省得到时反悔。”

    接下来,人们又继续讨论,但只到天黑,各村也还是含含糊糊,会议也只好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正气无敌简介 >正气无敌目录 > 第十六章 意见很难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