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作品正文卷 第261章 紧锣密鼓
    念浅安表示很气,于老夫人会看晚辈的脸色才怪,乍见楚延卿老脸全是欢喜,拉着楚延卿问殿下可好殿下全家可好,茶过一盏又连声催促,“去请老二、安和,再把四房都叫来,晚膳就摆在我这儿一道用。”

    宫里落钥的时辰不会迁就任何人,念家提早摆膳,一时饭毕各自散席,楚延卿投桃报李多留一步,陪于老夫人消过食,才携手念浅安转去公主府。

    “你怕公主恼你揍你,倒是从来不怕老夫人。”楚延卿低声解释道:“所以我就猜,你有什么事儿要掩人耳目,多半会找老夫人而不是公主。老夫人肯纵着你,哪能不挂心你的安危?你坐什么车走哪条道,是于妈妈告诉陈宝的。市坊虽大,要找你却不难。”

    他找不到,暗卫找得到。

    念浅安哪是真生于老夫人的气,抻着早换回去的衣裙笑,“只此一次,以后不会再让祖母和你担心了。”

    说着一抬眼,念驸马已等在二门外,温润笑道:“你娘还’病’着,我送你们出府。”

    念驸马和楚延卿肩并肩,翁婿相处得相当和谐,念浅安忽然如有神授,疑问脱口而出,“仇表哥收了我的表礼,说绝不辜负我的厚意。这话没头没尾,你们听了可有头绪?”

    念驸马果然有头绪,“我和你舅父去接仇夫人时,曾代殿下转交君玉一封私信。”

    “大赦仇家的恩典是你出面求的,我总不能置身事外任事不管。”楚延卿接过话茬,“我问仇君玉回京后作何打算,他一直没给答复。仇大人因魏相门生而流放,后又病重去世,他们娘仨回京的时机巧,我有意对付魏相,少不得暗示他几句。”

    仇魏之间横亘着仇大人的死,总要让仇君玉有个心理准备。

    念驸马笑得意味深长,“想来君玉已有成算。殿下既然抛出橄榄枝,还要多带擎君玉才是。”

    楚延卿无声颔首,辞别念驸马依旧弃马坐车,依旧将念浅安抱坐膝头,语带安抚道:“仇大人一生清廉,死得实在冤枉。不管仇君玉是想为父报仇,还是想投靠我们,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是个聪明人。不仅聪明,还有志气。我能帮则帮,不会让仇家难过。”

    念浅安百虐成钢,默默在心里呜呼魏父真是造孽,纵容门生倾轧清官,报应来了。

    她抬起头,亲亲楚延卿的下颌,“各人各有缘法。路是仇表哥自己选的,又不是你逼迫他的。”

    “我以为他一心行商,没想到他会和你说这种话。”楚延卿拿下颌蹭念浅安的发,不无好奇,“你送了什么表礼,竟叫他说出不负厚意的话来?听起来,还真像是我们逼他表态似的。”

    念浅安笑道无巧不成书,“送了一匣子黄金。”

    楚延卿不可置信,“我媳妇儿这么爱财,居然这样大手笔?”

    念浅安一脸嘿嘿,“你早前不是给了我四万两银票吗?就用了几张票子,小手笔小手笔。”

    敢情花的是他的钱!

    楚延卿无奈失笑,越笑越不可自抑,这下轮到他一路笑回宫,落钥时分的皇宫罩在雨幕中,四面八方响起一声递一声的吆喝,“下千两咯——”

    执事太监的嗓音麻木而平板,衬着秋日冷雨透出难以言喻的别样苍凉。

    六皇子院的正院卧室内,却是别样燥热。

    楚延卿弓起裸背撑起手臂,压向念浅安,迫得她抵上床头,嘶哑声线低沉着逼问,“以后还敢不敢背着我私下见别的男人?嗯?敢不敢?”

    亲夫反射弧好长,暖帐锦被之间酿飞醋,酿出一床凌乱和低吟。

    被无情摧残的念浅安顿觉良心不痛了,攀上楚延卿肩胛,有气无力地又抓又挠,“不、不敢了……”

    她这厢正被楚延卿狠狠“教训”,那厢大方氏也正厉声教训方氏,“赏菊宴是你攒的,客人是你请的,你倒甩着脸子给所有人看!你真该庆幸,今儿来的人都不是眼皮子浅爱计较的!否则别说刘家,连方家的脸也都被你丢尽了!”

    方氏头一回顶撞大方氏,“大姐难道没听门房说吗!安安在家门口指使侍卫打夏章!夏章是来找卓儿做耍的,卓儿就坐在车里,他们可是安安的亲哥哥亲表哥!安安可给刘家脸了?公主府可给刘家脸了?”

    竟还有底气直呼六皇子妃的小名!

    大方氏满心失望,只觉再急再气都是笑话,脸上情绪潮水般褪得一干二净,起身平静道:“以后你们娘儿俩有什么好歹,都别来找我哭。”

    方氏满脸气闷坐着不动,小方氏暗暗摇头,撑伞自顾送大方氏,并不多说方氏,“大姐,有件事儿我想跟你打个商量。”

    “你是个有主意拎得清的。”大方氏不管被雨水溅湿的裙摆,步伐依旧极快,语带疲惫道:“说是商量,其实是想着知会我这个做大姐的一声吧?你说,我听着呢。”

    小方氏抿抿嘴,低声道:“如今朝中不安生,曾被魏相迫害的忠良之后也跟着上告魏相。君玉的意思,是想趁势为老爷翻案。我没有反对。”

    大方氏脚步一缓,半晌才颔首道:“为父申冤,天经地义。”

    小方氏神色一松,微微笑起来,“大姐也觉得可行,我就更放心了。孩子们跟着大人受了十年的苦,现在我只想君玉能随着心意活。这是一,二来蝶飞的亲事,我是真的想商量商量大姐。头先君玉来找过我,想把蝶飞说给石公子。”

    虽说长幼有序,但男人拖得起女人等不起,妹妹嫁在哥哥前面并不罕见。

    何况仇君玉已打算为亡父状告魏相。

    打人命官司,从来耗神耗财。

    大方氏停下脚步,因方氏而心生倦意的脸漾出真切笑意,“君玉是个懂事的,你信他的眼光,我自然也信。钱太太泼辣不失精明,商人又重利,怕就怕石家趋利避害,钱太太也不愿在这个节骨眼做这门亲事。”

    小方氏闻言不气馁,反而语气轻快,“量媒量媒,我们挑拣石家,石家也能挑拣我们。石公子一表人才,我看的是人不是家世。眼下我又有什么家世可言?总要为蝶飞试着争取一二。有大姐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大方氏不予置评。

    方氏觉得自己是为对方好,就理直气壮地要求对方按自己的意思来,她不屑方氏所谓的好意,即不反对仇君玉放弃科举,也不反对仇蝶飞和石家议亲。

    她拍了拍小方氏举伞的手,笑容宽慰,“我来替蝶飞做这个媒人。只盼我能得着谢媒鞋。”

    姐妹俩抬脚没入雨中,秋雨来势不凶猛,却也拖拖沓沓下个不停。

    雨势不妨碍小方氏搬出刘家,娘仨换了住处,朝中则变了风向。

    好消息坏消息因人而异,有人忧自然有人欢喜。

    刘嬷嬷出自刘家,特意进宫代小方氏报喜,“孔夫人就去过一次石家,还没进自家门呢,就叫闻讯赶来的钱太太又请去了石家。石家当家的是钱太太的亲爹亲娘,兄弟妯娌也都服钱太太,她拍板做主,当即就应了两家亲事。

    石家倒也不愧士绅之首,一旦定下的事儿再没有犹疑的。半点不掂量利害,只掂量备多少聘礼才配得上仇表姑娘。方家牵连着多少权贵姻亲?念、刘、孔可都是响当当的门楣。真说起来,石公子能娶仇表姑娘,还是石家高攀了呢!”

    宫外的世界变化好快!

    念浅安听得一愣一愣的,只关心一点,“表姐愿意吗?”

    刘嬷嬷捂嘴笑,“仇表姑娘只有一句话——仇夫人仇表公子是她亲娘亲哥,哪个都不会害她,她有什么好不愿意的?”

    仇蝶飞秉性通透,刘嬷嬷不无感叹,转口说起仇君玉,“仇表公子也是个即通透又正派的。仇、石两家下定之前,就将为父申冤的状纸递进了京兆府。钱太太敢拍板,石家也敢担起姻亲之名,这头换过庚帖,那头就打发石公子出人出钱,没少帮衬仇表公子。

    这妹婿挑的,仇表公子识人看人的本事真是叫人佩服。当真不妄为仇大人之后!皇妃出生晚,怕是没听过仇大人的清名,京兆府府尹就极推崇仇大人为人,接了状纸亲自呈送三司衙门,还没到六皇子手上,又有仇大人的同科,现做着御史的老大人哭到御前,直替仇大人喊冤呢!”

    京兆府府尹祖籍山东,是大方氏暗中走的路子。

    仇大人的同科御史,是楚延卿暗中安排的。

    再多人帮忙,也要仇君玉豁得出去。

    念浅安想起楚延卿的评价,不由笑叹,“仇表哥不仅有志气,还有干大事的魄力。”

    可惜当年害仇大人的那位保定知府已经嗝屁了。

    去年告老还乡,还到一半病死在路上。

    一报还一报,剩下的全着落在魏父身上。

    君王大概都即烦且怕御史死谏。

    不等御史老大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撞柱,皇上就怒摔状纸,打发刘文圳往魏府传口谕,收回魏父金鱼袋,废黜首辅官衔,连带牵连魏家哥哥们,魏大哥停职查办,魏二哥免去户部侍郎职司,父子三人一起闭门思过。

    魏三哥还在禁军当职。

    魏父还是吏部尚书。

    皇上传的是口谕而非明旨。

    圣意半明半暗,尘埃尚未落定。

    念浅安念头飞转疯狂走神,然后被笑着开口的李菲雪拉回思绪,“仇大人总算沉冤得雪。仇表姑娘和石公子,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她已经听念浅安说过赏菊宴上花园子里的误会,前世只知念、仇两家缘份不浅,枉死前倒是不知仇、石两家做了儿女亲家,仇大人沉冤十年终归死而瞑目。

    又是一件大好事儿。

    李菲雪笑脸吟吟,语带欢快地吩咐下去,“请大嬷嬷半个时辰后去趟议事厅,我可得和大嬷嬷好好商量给仇表姑娘、石公子备什么贺礼才合适。”

    知木知土应声而去,刘嬷嬷顺势告辞,留下一封信,“八姑娘特意托奴婢带给皇妃的。”

    小豆青小豆花负责送客,远山近水负责换茶递裁纸刀。

    念浅安割开信封放下裁纸刀,抖出信纸奇了,“林妹妹又想偏什么好处,搞得这么神秘?”

    她当念桃然又想敲她竹杠,一目十行看罢信纸更奇了,“这柳管事柳勇才,是什么人物?”

    李菲雪一愣,摇头道:“没听说过。”

    远山近水忙争着举手,“奴婢知道!是柳姨娘的娘家侄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朱门贵女守则简介 >朱门贵女守则目录 >作品正文卷 第261章 紧锣密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