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226章 压抑的气氛
    第226章 压抑的气氛

    待凤芷幽说完,众人都威严地看着她,好似她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因此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浓烈。

    良久轿中的女人才淡淡开口,“嗯,有点意思。”

    说完语气又冷了下来,“来人,扶我下轿。”

    染儿刚才倒吸的那口凉气,此刻才缓缓舒张开来,快步走到轿前,把轿中女人搀扶了下来。

    女人身穿翠绿色的褶皱裙,肩披淡蓝色的烟纱,头顶蓝绿色的珍珠斗笠,手臂脖颈处,琳琅满目,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纤腰碎步,宛若天仙。

    凤芷幽用手做了个请得手势,在染儿的搀扶下,把女人带进了里屋的护肤床榻上。

    胎教的八人也跟在后面进了屋,井井有序的站在了墙的一边。

    女人侧身坐着,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站着笔直,不卑不亢的凤芷幽,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

    穿着便衣的八个人,也是紧紧地盯着凤芷幽,生怕床上的女人有一点危险。

    见凤芷幽半天不动,突然有一男人大步向前,指着凤芷幽冷哼开口,“跪下。”

    染儿一惊,凤芷幽却面不改色,“要是每个顾客都要求我这样,我这生意可真就不用做了。”

    刚才说话之人大怒,“岂有此理!……”

    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带着斗笠的女人制止,“好了,都出去吧。”

    抬轿的八人此时一脸的不情愿,凤芷幽也看出来了,他们是在担忧这个女人的安危,哪怕这个女人出现一点状况,他们都要人头落地。

    床上的女人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情绪,“没听见我说话吗?”

    只是那么淡淡一句,房间的氛围就又凝重了几分。

    女人的沉稳冷静和散发出的威严,是任何女人都驾驭不了的。

    穿着便衣的八个抬轿之人,纷纷作揖行礼,依次走出门外。

    随后女人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染儿,轻轻摆手,“染儿,你也出去吧。”

    染儿并没有说其他,点头作揖,“是,阿娘。”

    带染儿出来,床上的女人并没有着急让凤芷幽看自己的脸,而是上下打量起了凤芷幽,淡淡一笑,“你这丫头长得可够美得,你叫什么名字?”

    凤芷幽见此人高贵冰冷,一看就知不是普通之人,眼底闪过一丝警惕,“民女凤芷幽。”

    “凤芷幽.........好名字。”

    这个女人回味了半天,突然面色一冷,“凤芷幽,你胆子可真不小啊!请你都不过去,害我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凤芷幽顿了一下,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利用了一般,她根本没有说出这种话,从此至终染儿也没有找过她。

    看这个女人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那么染儿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女人给凤芷幽带来的那种威压,是她以前从来没感受过的。

    她捋了捋思绪,摒弃凝神地开口,“您可能误解了,这些时日,别人想方设法的算计我,害得我在衙门跑来跑去,脱不开身。”

    床上的女人看着凤芷幽,始终都没有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她嘴角微勾,“好吧,我暂且信你一回,来看看我的脸吧。”

    说完这个女人很是自然地躺在了床上,而脑袋上的斗笠并没有拿开。

    凤芷幽见此,缓缓走到女人身边,见女人还是无动于衷,轻咳出声,“民女需要您把斗笠摘下。”

    女人安然自得地躺在床上,神色之中带着一抹威严,“你是在吩咐我做事吗?要你何用。”

    凤芷幽心里百般无奈,这个女人架子也太大了,但这等有身份地位之人,也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即便心里有情绪,也不能表现出来。

    她淡淡开口,“那民女为您摘下斗笠可否?”

    女人看都没看凤芷幽一眼,低沉地嗯了一声。

    凤芷幽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摘下这女人头顶上的斗笠。

    当看到女人的那张脸时,凤芷幽心里一惊,虽说此时女人的脸颊上还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纱巾,可两个脸颊上,那触目惊心的两道长长的伤口,已经让她呆滞了。

    伤口翻裂出来的白肉清晰可见,还带着丝丝血迹,要不是这个女人及时用了一些草药使得伤口不能愈合,可能现在脸上早已结痂,甚至出现疤痕。

    就那么一瞬间,凤芷幽缓过神来,轻轻揭开女人脸上薄薄的面纱,再一眼望去,脓疮布满了整张脸面,即使凤芷幽早有心理准备,也终究没有想到自己没看到这么一张脸。

    女人一脸严肃,那晶莹剔透的双眸,不得不说,是她脸上唯一靓丽的风景。

    从她的神情上看不出一丝的期盼,也看不出一点儿的绝望。

    见凤芷幽半天没有开口说话,她有些不高兴,“怎么?你治不好我的脸?”

    凤芷幽犹豫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您把自己伤得太重了,我只有八成把握能让你恢复如初。”

    女人听到这话,神色又冷了几分,“你不是很厉害吗?在我这里我只要十成,少一成都不可以。”

    凤芷幽面对着这个女人咄咄逼人的气势,倒是没有显得那么慌乱,很平静地开口道:“想必八成除了我以外,也没人做到吧?”

    女人沉默住了,即使凤芷幽说的都对,她也不愿意接受这八成把握的治疗。

    片刻,她轻轻点头,随后冷笑出声,“对,你说的都对,可我是不会接受不肯定的治疗。”

    最后几个字,女人加重了语气,也狠狠咬牙的声音都能听到。

    凤芷幽从这一刻起,看到了她心里的不甘与愤怒。

    她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笑了,笑的是那么随意,那么的洒脱。

    随后淡淡开口,“早知这样,何必当初,你自己都不爱护你的脸,又为何为难我一个民女。”

    女人听完,心里好不痛快,她也不想亲手毁掉自己的脸,可脸上无法治愈的脓疮,让她苦不堪言,终有一天,她情绪彻底失控,亲手用刀子划破了自己的脸!

    女人此时彻底黑下脸来,冷冷一笑,“你是第一个敢和我这样说话的人,知道什么后果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田园锦绣:农女要上天简介 >田园锦绣:农女要上天目录 >正文 第226章 压抑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