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忆往昔
    今日事务繁多,苏望勤回将军府的时间便较以往有些迟,顾春竹担心孩子的胃也就没等苏望勤回家提前吃了。几个孩子也是懂事,虽然顾春竹说可以开饭,但他们都因为没看见苏望勤而纷纷询问爹爹在哪儿,还想要等着爹爹回来一起吃。

    “爹爹还在外面挣小钱钱,好让你们能够住这么漂亮的房子,有好多好多的好吃的和好看的衣服。所以为了不让爹爹分心,你们就应该乖乖吃饭乖乖睡觉,不要生病和调皮惹爹爹担心知道吗?”顾春竹分别为盈盈和小凌夹了一块肉,温柔地用着孩子气的稚语回答道。

    盈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若有所思地说道,“那我要把这块肉肉留给爹爹吃,爹爹总这么忙见不到人肯定十分辛苦,盈盈也要照顾爹爹。”

    这份心虽好,但顾春竹也不得不思考怎么能让一块肉留到晚上苏望勤回来还能好吃。但这又是盈盈一份好心,若是拒绝了盈盈好像不太好的样子,那就让苏望勤承受一下这甜蜜的负担吧。

    顾春竹戏谑地勾了勾嘴角,然后吩咐丫鬟拿来一个新的碗,然后对盈盈说道,“盈盈真棒。那盈盈把肉放在这碗里,等爹爹回来了我一定把盈盈的心意转达他。”

    然后就在盈盈的带头之下,双胞胎俩直接把那个碗塞得满满当当,但看他们俩的表情似乎还意犹未尽。若不是顾春竹在一边劝说,只怕晚上苏望勤吃这些菜都够了。

    苏望勤回来已经是月上柳梢头,顾春竹坐在花厅里一只手撑着脑袋直点头,刘妈妈都劝了几次顾春竹还是坚持要等苏望勤。苏望勤一踏进花厅就看到正昏昏欲睡的顾春竹,整个心都揪起,心疼地上前抱起顾春竹。

    顾春竹被苏望勤突然的动作给吓到,彻底清醒过来,偷瞄了一眼刘妈妈不好意思地拍拍苏望勤的手臂,“望哥你放我下来吧,我去给你做饭。”

    “对不起,让你等我到这么晚,你这么累就让下人去准备我的晚膳。”苏望勤还是没有放下顾春竹,反而是准备一直把她抱回安居苑,顺便也让下人把晚膳送去二人的卧房。

    顾春竹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沉默着把头埋进苏望勤的怀里让他抱着自己回安居苑。不过临走前她还是向刘妈妈使了个眼色,让她千万别望了把盈盈和小凌的“心意“给落下。刘妈妈欣慰地看着顾春竹和苏望勤之间亲亲密密,感情也一直不褪色,顺带点头回应了顾春竹。

    苏望勤回卧房后把顾春竹放到椅子上坐下,两只眼睛紧盯着顾春竹不放。顾春竹别扭且脸热地把头扭到一边,“你一直看着我干嘛?一天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还是怎么滴啊。”

    “我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今日我还足足迟了几个时辰再见到你,我心中的思念早已泛滥成汪洋大海正掀起惊涛骇浪,只有看着你才足以使我的心海风平浪静万里晴空。”苏望勤现在是情话张口就来,让顾春竹心里听的又开心又害羞。

    但是她也不能认输啊,她强压下自己的欢喜和羞涩,转过头来双手扶着苏望勤的下巴凑上去亲了亲他的额头、鼻梁和嘴巴,当然都是蜻蜓点水般轻柔而表面的。苏望勤收到这撩拨怎么可能不心动,在顾春竹往后缩的一瞬间,苏望勤扣住顾春竹的后脑勺向她示范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亲吻。

    等两个人分开,气息都有些紊乱,双眼还带着笑意直勾勾地看着顾春竹。旖旎的氛围在两个人中间不断扩散,就在苏望勤打算把顾春竹当晚饭“吃掉”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并刘妈妈的询问,“夫人,将军,晚膳送来了。”

    “进来吧。”顾春竹连忙把苏望勤推开,然后一本正经地坐到了旁边一个板凳上,和苏望勤隔开了一个板凳的距离。苏望勤好笑地看着她,却默许了她的远离,因为他真的需要和顾春竹保持一点距离来让自己冷静冷静。

    丫鬟们在刘妈妈的指挥下快速地把饭菜和碗筷都拜访好,询问过顾春竹的一件之后,知道不需要伺候这拨人在行礼后便又鱼贯而出。桌面上准备了一荤一素一汤,毕竟时间已晚吃太多容易不消化,所以准备得更多的是一些水果,有一大盘。

    当然,桌子上的菜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中间那点杂烩,看上去也不好看吃上去大概也不好吃,就不知怎的会被放在了最中间众星拱月的位置上。苏望勤绕着看了一圈都没看出什么门道,扭头指着那碗菜向顾春竹询问到,“请问夫人,这中间那碗有何来历?我百思不得其解,还请夫人不吝解答。”

    “你别看它不起眼,那可是重千金。”顾春竹小小地卖了一个关子,这才把晚饭时发生的事情告诉于苏望勤。苏望勤看着那碗菜的眼神立马就变热切起来,而且之后也把那碗不怎么美味的菜吃了个底朝天。

    顾春竹一边看着苏望勤吃饭,一边和他聊关于胡斐和上善之间的事情,说今日胡斐自己就找到人了,猜测胡斐和上善之间应该是有缘分的。接着还说胡斐的口是心非以及口无遮拦,并庆幸最后胡斐终于来了一点窍,知道应该向上善求娶并缠着她让她答应。

    “你说缘分还真的是妙不可言,最开始我知道上善的时候,胡斐躲上善躲得那叫一个狠。结果现在呢,两个人都准备回去成亲了,果然是世事难料啊。”顾春竹最后感叹道。

    “谁说不是呢,我还记得我刚刚娶了你那会儿,那简直就是……”苏望勤听完顾春竹的话,咽下嘴里的饭菜皱着眉说道,不过他还真的不知该用什么词形容。用词太重怕顾春竹伤心,太轻又不足以表达自己的不喜。最后干脆跳过,接着说道,“幸好现在的你已经截然不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简介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目录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忆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