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上善欲回婆娑
    “上善,不管你和胡斐之间最后会成什么样,我反正永远都是你的朋友,所以你要不跟我回将军府先?在山洞里躲着总归不是个事儿,你和胡斐之间终归还是要说清楚讲明白的。”顾春竹劝着上善,而出乎意料地,上善直接就同意了顾春竹的话,准备跟着顾春竹回去。

    在山洞外守着,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洞口的胡斐在看到跟在顾春竹身边的上善之后就立马凑了上去,不过上善却低着头避开了他。胡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老实了很多丝毫不敢乱说话,只殷切地跟在上善身边转悠,要顾春竹说就是赶不走的苍蝇。

    “上善你怎么哭得如此厉害,是谁胆敢欺负你嘛?你告诉我他是谁我一定要揍得他满地找牙!”胡斐看到上善满脸泪痕而且双眼红肿,立马气势汹汹地问道。

    原来还不知道胡斐和上善之间具体发生的什么的顾春竹或许还能给胡斐一个好脸色,但是在知道胡斐和上善酱酱酿酿了而且胡斐还没主动提出要承担责任的现在,顾春竹没打胡斐已经是她特别收敛了。

    而无脑的胡斐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问题,还以为是别人惹哭了上善,一点都没有反省自己。于是顾春竹皮笑肉不笑地扔下一句“那你就把自己揍得满地找牙吧”,便护着上善走到前面,还让几名将军府下人严密地把胡斐隔开,不让他靠近上善。

    胡斐就这么憋屈且迷茫地回了将军府,他想了一路都还是没明白顾春竹为什么让他揍他自己。然后在花厅,和上善坐下起在顾春竹的掌控下展开了一场深入的对谈。三个人一开始都不说话,顾春竹是不好贸贸然插入,胡斐和上善则是在思考和整理语言。

    最后上善首先开口,哭了许久的她声音都有略微沙哑,却相当冷静地说道,“我想要回婆娑族辞去圣女一职。”

    胡斐对婆娑族的一些习俗还是了解一些的,他虽然不知道圣女必须是童女,但却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上善要和自己解除婚约,放弃自己。

    他怎么能同意,情绪激动地站起来冲到上善的面前,抓住她的两只手臂,“我不同意你这么干!上善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努力这么久就是为了放弃吗!”

    上善没料到胡斐反应如此激烈,整个人都傻了。不禁回想起顾春竹泉自己的话,难道胡斐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所以……她真的有机会嫁给胡斐?她应该是在做梦吧。上善又重新冷静下来,想要把胡斐推开却力气比不上胡斐,没能成功。

    胡斐情绪上头,没有理会上善的反应,自己絮絮叨叨不停地说着,“我给你道歉行吗?以前都是我不对对你不够好,可那都是因为我们俩不够熟悉,我们最近不是关系好了很多嘛?你都缠着我那么久了干嘛突然放弃,又让我重新去适应一个新的人?”

    顾春竹看胡斐巴拉巴拉说了那么多,就是一直说不到重点说不到上善介意的点上,心中已经够着急了,结果这最后一句话是个什么鬼?什么叫做让他“重新去适应一个新的人”?这一句话差点没把顾春竹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窍,顾春竹都不想挽救这个彻底没救了的胡斐。

    “对不起……”上善对着胡斐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好脾气好欺负,顾春竹没想到上善还真的以为胡斐最后一句话而道歉了,她赶紧挡下上善接下来的话,怒气冲天地呵斥道,“胡斐你是不是不想做人了?”

    “你明白贞节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嘛?现在上善因为你们酒后失态的意外不得不辞去圣女头衔,你还这么怪上善不对!你到底还有没有心?而且我就想问问你,你一个大男人一个大神医,怎么就能被区区几杯酒给喝倒了?”

    “我……我……”胡斐被顾春竹的接连发问以及其中给出的巨大信息给砸的头晕眼花,他傻眼地说不出哪怕一个字一句话,其实有心虚也有悔恨。他是真的不知道圣女必须为童女之身,而对于酒后失态那事他其实迷糊中也有一些对自己的放纵心态。

    那点酒劲对于胡斐和上善来说不过都是能够轻松解决的,不过大概那天月色太迷人,他们两个人都放纵自己喝醉以及后面的欢愉。而第二天早上,胡斐其实比上善醒的更早,不过他不知自己该如何办,变傻乎乎地看着上善。

    等道上善醒来那一刻,慌乱的胡斐竟然选择了最糟糕的装睡,然后傻愣愣地放走了上善。他自顾自地安慰自己,这是给两个人一个思考的空间。不过他想得差不多的时候,决定两个人还能继续做朋友,去找上善的时候发现她不在心里就有些慌。

    接下来两天的兵荒马乱其实都源于胡斐的错误认知——两个人还能做朋友,而自觉无望的上善选择了独自离开舔舐伤口。而又正是因为这一场混乱才让胡斐彻底明白了他对上善的心思,他是想要一直和上善在一起的,他喜欢上善。

    “将军夫人,多谢您为我打抱不平,以后我会了婆娑族也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出来寻您,这些日子也打扰您了。”上善刚刚升起的一点摇摇欲坠的小火苗到底还是彻底被浇灭了,她不再关注胡斐的反应,反而带着浅笑同顾春竹道别,她不是拖拉的人,说离开就准备明日一大早就启程。

    顾春竹拉着上善的手依依不舍,她真的心疼这个爽朗坚持的女子,没想到她最后的结局却是如此不堪。上善留下来也是前途未卜还要承受胡斐在她面前晃悠的心伤,而回去辞去圣女多半境遇可是同样堪忧。

    越是心疼上善,顾春竹就越是气胡斐的没心没肺和不争气,这么好的姑娘都要放走,于是抽空恶狠狠瞪了胡斐一眼。要是这个时候胡斐能对上善求婚,就能得到唯一一个良好甚至是完美的结局。

    “上善,你别回婆娑了,直接嫁给我吧!”胡斐突然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简介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目录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上善欲回婆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