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章 家贫如洗
    <table 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td class=”biaoti”>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鱼香肉丝包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td class=”copyright”>

    本书由有乐中文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

    侵权必究

    </td>

    </tr>

    </tbody>

    </table>

    第一章 家贫如洗

    外头呼呼的刮着北风,吹得房子摇晃生响。

    苏老大的家的房子其实也称不上房子,就是砍了几根上了年份的毛竹当了大梁,房子是用泥巴糊的,屋顶是用稻草做的,就连窗户帘也是蒲草编的。

    这风或许再大一些,就连人带屋的被刮走了。

    在呜呜的风声下,一个呜咽着的小奶狗般的声音软软的响起,一双冰凉的小手紧紧拽着身旁人的衣襟,“哥哥,我饿。”

    一对年幼的兄妹俩缩在墙角落里,大的裹着小的,相互依偎取暖。

    听到小的这么说,大的在怀里抠摸了一会儿,找到了一块半个小孩巴掌大的吃剩的冷番薯,也就够两三口吞咽的。

    “快吃吧。”大的咽了口唾沫,坚决的把番薯塞进了小的手里,目光朝床上那个人看去,摸了摸自己饿的凹进去的肚子。

    再忍忍,等她起床就有番薯吃了,大一点的孩子安慰着自己。

    床上的那个人已经躺了整整一日了,床下的炭盆里最后一丝热气也消散了,她忽然动了一下,一个鲤鱼打挺的坐了起来。

    “都去死吧——”顾春竹眼里布满了红血丝,闪烁着一丝疯狂。

    疯狂渐渐散去,她的眸子紧紧的看着凹凸不平还挂着蜘蛛网的土墙面,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是哪儿啊?

    她抬起手,肉呼呼的,每个手指都胖的挤到一块儿了,手背上一块黑一块白的,指甲缝里都是泥,这不是她的手!

    “我这是在哪儿?”顾春竹捧着脑袋回忆着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和她结婚十年的丈夫陈冲因为没有孩子而出轨了办公室的小三把人肚子搞大了,除了提出离婚他还要夺走三套房子和一辆奔驰车,顾春竹同意了。

    周围的人都以为顾春竹认命了,谁让她不会生孩子呢,对女人来说这就是原罪!

    就在渣男和小三领证出来的时候,顾春竹在奔驰车里倒了汽油,她点了一把火。

    在他们被烧死的前一刻告诉了渣男,不孕不育的是他,她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尊严把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小三的孩子也根本就不是他的。

    “砰”的一声,奔驰车为了她这个原主人最后的发了光和热,炸死了这对狗男女。

    顾春竹至今都记得渣男最后看她的那个眼神,畏惧,忏悔……不过已经不重要了,爱她的人她会好好守护,背叛她的人她不会心慈手软。

    她杀了两个人,也不准备在监狱里度过一生,在警车到来之前,她走上附近最高的高楼,像是一只鸟一般,一跃而下,记忆就停顿在此了。

    “我们饿了,你……你把……把钥匙拿出来,我要吃番薯!”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拽住顾春竹的袖子,虽然害怕到小身子不停的颤抖,话语却格外的坚定。

    他的身后还缩着半个小脑袋,同样是个脏兮兮的更加年幼的小女孩。

    “你是……什么番薯,什么钥匙,啊!”顾春竹被他摇得脑袋晕乎乎的,突然脑子剧痛了一下,她昏迷了过去。

    顾春竹昏迷的时间极为短暂,原主脑子里的记忆犹如放电影似的在她脑子里放了一遍,她颤抖了眼皮,再一次睁开,还是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

    她已经知道自己自己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历史书不曾记载的朝代,闵朝。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顾春竹,娘家是顾家岙,现在嫁给了小河头村的苏望勤,人称苏老大,还是个残兵,在战场上被打瘸了腿,还带回来两个拖油瓶,大的八岁,小的才四岁。

    顾春竹坐了起来,两个站在床边的孩子脸上都是黑乎乎的,不知道多久没洗脸了,衬托的眼睛格外的黑白分明。

    “番薯!”小男孩提醒道,眼里有着恐惧。

    得到了原主记忆的顾春竹已经明白了他眼神里的含义,每次两个孩子像讨食的乞丐一样伸手,原主虽然会给他们两块不至于他们饿死的番薯,但是都会将他们骂一顿,甚至毒打一翻。

    “好,我这就去给你们拿。”顾春竹至死都没有儿女,空有一颗母爱泛滥的心,她心疼的想去摸小男孩的头,她记得他叫小成,苏成蹊,小女孩叫安安,苏安之。

    小成却将头扭开,防备的看着顾春竹。

    顾春竹想到了往日骂这孩子的话,“不要脸的狗崽子!”“两个野种!”“怎么不从山上掉下去摔死,怎么不去河里淹死!”“只会吃的赔钱货,等哪天我把你们一个两个的都给卖了!”

    现在回想起来格外的刺耳,难怪两个孩子这么抗拒自己。

    顾春竹想着既然借了原主一条命,那就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她前世三十五了都没有享受到当母亲的快乐,现在上天赐给他两个孩子,何尝不是一种补偿呢!

    至于跟两个孩子之间的隔阂,那只能靠她的努力慢慢的去消除了。

    “行,我这就去拿。”顾春竹掀开被子,从床上爬起来,冷风就从她的领口灌了下去,让她冷得一哆嗦,肚子上的肥肉颤动了一下。

    顾春竹摸着自己的肉,有些感慨,这么穷,还一身膘。

    根据记忆里放钥匙的位置,她顺利的在茅房的一个石堆里扒拉出了钥匙,把家里唯一一口掉漆的红木箱子打开,里面有半篮子煮熟的番薯,她把篮子提了出来。

    “小成,安安,来拿番薯吃。”顾春竹转过头,挤出一个笑脸对着两个孩子说道。

    两个孩子小心翼翼的围了上来,顾春竹捡起篮子里的番薯准备递给他们,看到眼前两只黑黑的小手,眉头一皱,她又把手缩了回来。

    “哇……安安饿,安安要吃番薯。”小女孩以为顾春竹反悔了,急得泪珠都滚落了下来,有几颗还缀在长长的睫毛上,似清晨的露珠一样。

    “乖,别哭,我只是……”顾春竹想要解释,门外却传来了一脚又一脚的踹门的声音,掩盖了她的说话声。

    “老大媳妇,给我出来,初一了,该交粮了!”尖锐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简介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目录 > 第一章 家贫如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