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私奔
    私奔这种事情是爱情小说中最精彩的华章,也是一本书的高潮。通常发生在古时候,一对相爱的年轻人冲破世俗的阻挠,勇敢地奔向自由。完成自己对爱情的承诺,完成对旧社会的反击,带有鲜明的人文色彩。

    想不到今天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而且还是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身上。

    而我和陈佳倒像是文学作品中的封建家长,反动腐朽堕落的旧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象征。

    这简直就让人哭笑不得,又气愤难平。

    陈佳急问:“顾闯,该怎么办呀?”

    我吸了吸一口气,瞬间冷静下来。这事实在太大,慌乱也解决不了问题。就问,“你确定陆永孝是和保姆私奔了?”

    陈佳:“这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吗?”

    她说,今天一大早,护工去陆永孝的房间,发现里面没人,被卧也是凉的,就跑办公室里比画了半天才让大家知道他想说什么。

    院里就调了监控,看到半夜的时候,陆永孝偷偷地翻过墙壁跑了。真没想到,这个不良于行的老头身手会如此矫健。

    我又道:“这只能说明他偷偷离开了养老院,并不能说明他就是和桂花嫂私奔,你又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说句实在话,我还真有点不以为然

    陈佳:“这不是摆明了的事情吗?”

    我:“你找派出所报案了吗?”

    “还没有呢,那边不是九点才上班吗,我现在就过去。”

    我不禁气得笑起来:“谁给你说派出所是九点上班。”

    “不都是朝九晚五吗?”

    “姐姐,坏人做坏事难道也要朝九晚五,以便和警察配合?”我说完,又道:“别报警。”

    陈佳不解:“出了这么大事,怎么能不报警?”

    我道:“明天你院就要举行会议,这个时候去报警,你觉得合适吗?如果让陆永孝的子女知道他们的父亲跟人私奔了,又是在你院失踪的,你猜他们会不会跑过来闹事?到时候,当着那么多领导和同行的面子,你的面子往那里搁且不说了。此事一曝光,全世人民可都知道老人失踪的事,谁还敢把父母送你这里来。明天你们那里会去很多记者,健福院就等着关门吧!”

    “啊,是是是,是不能报警……可是……”陈佳醒过神来:“可是,人都失踪了,怎么办,怎么办?”

    虽然隔着电话,我还是能够想象出她跳脚的模样。

    “陈佳,你不要急,一个大活人,出不了事的。不就是私奔吗,桂花嫂既然和他交往,肯定会照顾他的。这样好了,你把桂花嫂的电话和家庭住址告诉我,我去找人。”

    “不知道,不知道,这个大概只能去问陆永孝的子女了。”

    我气道:“你觉得我直接去问陆琴和陆健合适吗?”

    “这……”

    我道:“算了,这事我来办,你抓紧时间安排明天会议的事。”

    其实,要查桂花嫂的电话号码也简单。

    我马上去了电信公司,报出陆永孝顺的号码,请他们帮打印陆老头近期的通话记录。

    陆老头见天要给桂花嫂打几十个电话,只要通话记录一拿到手,不就知道了。

    可是,电信公司那边却拒绝了我的要求。问我是机主什么人,按照制度,通信记录必须本人执身份证才能给。不然,你随便报一个号码就让我们查,机主的隐私不就泄露了。国家对泄露个人信息管得很严格,你这是犯法的。

    什么,你可机主没有关系,有要紧事?那去找派出所报案啊,公安同志可以查记录的。

    我忙了一上午,一无所获,脑袋都大了。

    可是,我也不能在这件事上耽误时间,会议更要紧。

    没办法,只得开了车回到健福院。

    健福院这边,民政局办公室的小杨,还有我科的刘红都在,正在最后确认敲定会议细节。当着这么多人,陈佳忙向我递过来一个眼色。

    我还能怎么说呢,只得黯然摇了摇头。

    陈佳紧张地捏紧了拳头。

    整整一个下午,我们都没有提这事。一来是实在太忙,没有工夫再提。二来,事情没有办成,又有什么好提的。

    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既不能报警,又不能通知陆永孝的子女。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得靠自己去找。

    看来,这事得等会议结束之后。

    等到大会结束,我再去找派出所,去找陆琴陆健姐弟。

    可是,会议要举办三天,三天的时间里鬼知道陆永孝那边会出什么问题。如果真有事,我的良心上也过不去。

    “算了,不管了。不就是私奔吗,陆老头有桂花嫂照顾,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会议如期举行,那光景,当真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气氛庄严热烈。

    区里宣传部朱部长、副市长辛市长、民政局王局,还有桂花镇的书记镇长都出席了。除了一百多个来学习的学员,还有二十多个记者,还录了像,现场做了采访。

    晚上,省、市、区三级电视新闻都有播出。

    然后,就是开会,学习,有专家老师讲课。

    第一天就这么平安度过。

    第二天很简单,上课,分组讨论。

    依旧风平浪静,但我还是心惊肉跳,感觉即将有事发生。这事不发生还好,一旦爆发,健福院且不说了,我顾某人先要被炸得粉身碎骨。

    到了第三天,会议结束的时候,依旧和第一天的时候那样,区、镇各级领导讲话,学院代表上台总结。

    然后给大家发结业证书,安排车辆送学院去车站,齐活。

    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已经过了八十难,现在就差最后一难了,不容有失。

    我更是全程盯防,连会场都没有去,直接跑到健福院门口,一边盯着外面的大路,一边焦急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半,按照会议程序,十点整正式结束。

    现在里面正讲得热火朝天,我只需熬过这最后的黄金半小时就功德圆满。

    我心中无比紧张,伸手去摸口袋,想抽烟。

    拿出烟盒一看,却是空的。

    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伸出来,手里捏着一盒香烟。

    原来是陈佳。

    我的烟瘾刚好上来了,看到烟,心中欢喜:“这是送我的吗?”手已经伸过去把烟抢了过来,口头道:“管你是不是送我的,大不了跟你买,等下微信发红包给你。”

    拆了一支叼嘴里,点燃,贪婪地吸了一口。

    感觉说不出的惬意。

    陈佳这才小声说:“少抽点,味道好难闻,对身体也不好。”

    我问:“陈佳,会议进行到哪一步了,你不在会场跑出来做什么?”

    “领导正在总结讲话,我在里面坐不住就出来透透气。”

    “紧张了吧?”我嘎嘎一笑:“透气什么地方不好透,偏偏要跑大门口。是不是看到我,你心里就稳了。”

    陈佳微怒:“我喜欢到哪里就到哪里,你管得着吗?你说我紧张,你自己不也紧张。”

    看她的架势又要吵,我忙道:“算了算了,你我还是别斗嘴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在一起,难道就不能好好相处?还有大概二十分钟会议就结束,你我也算干了一件大事。说不紧张也是假话,可咱们不能把彼此当做自己负面情绪的废纸篓啊!你骂我,我骂你有什么意义,最后解决了什么问题。等一切结束,你请我吃饭。”

    陈佳眼睛瞪圆了:“你让我请你吃饭?”

    我点点头:“对,你请。陈佳同志,是是是,你是女孩子,我是男人,按道理应该我请,女性天生就有免单的特权。可是,今儿这事是公对公,我干嘛要掏腰包。再说了,我也穷得很,如果我请,只能去街边摊吃面。”

    陈佳哼了一声:“你这人太小气,没排面。”

    “妹子,我现在穷得每个月只剩两百块零花,抽烟都靠蹭家中老爷子,被他从早骂到晚,还要什么排面?”

    “这么窘迫?”陈佳吃了一惊,然后小声地笑起来:“好吧,我请,看你好意思吃吗?”

    “好意思,怎么不好意思了,我还专点贵的。”

    说完,我和她都笑起来。

    半天,陈佳道:“这次会议结束,一上新闻,就可以做一篇文章,健福院的经营局面算是打开了。实话同你说,我做这个经理其实是不合格的。可是,这是自家的产业,我不做,谁来做?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发愁,如果养老院经营不善了,我又该怎么向爸爸,向阿姨交代。顾闯,谢谢你,谢谢你。”

    “人总有个成长的过程,没有谁是天生的笨蛋,只不过需要一个发挥自己的舞台而已。”

    “对了,陆永孝的事情怎么办?”

    我想了想:“不用担心,等到今天的会议结束,再慢慢找吧。实在不行,我们下午就去派出所报案。现在到处都是天网摄像头,要找一个人还不简单。”

    只要会议结束,一切都ok。

    正说着话,一辆汽车停到养老院大门口。

    看到车上下来的几人,我张开嘴,烟头掉到地上。

    然后,冷汗淋漓而下。

    车上下来的霍然是陆琴和陆健姐弟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寻人专家简介 >寻人专家目录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