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变化真快
    陆永孝:“我这不是敬爱你吗?”

    “敬爱,爱个屁,陆永孝,你给我住口吧!”桂花嫂哼了一声:“不是开玩笑,再这样我可走了。”

    “别走,陪我说说话。”陆永孝:“桂花嫂,你丧偶多年,我也单身了许多年。我觉得你这个人吧,很不错,难道你就感觉不到我的诚意?”

    说到这里,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桂花嫂。

    “啥叫丧偶?”桂花嫂大约是没什么文化,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问。

    陆永孝:“就是配偶去世,哎,就是死了男人。桂花嫂,既然你我都是单身,咱们又相处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不凑成一对过日子?”

    桂花嫂的脸黑了下去:“你胡说什么?”

    陆永孝:“桂花嫂,这事你也不是没有好处,我一个月也好好几千块钱退休金,够你我吃用。等我死了,我那套房子就归你了。要不,等我们扯了结婚证,我就在房本上加你的名字,给你吃颗定心丸。”说着就伸手去拉桂花嫂。

    这是求婚吗,立在门口偷听的我心中一惊。这事还涉及到大笔财产的归属,如果事成,陆永孝的儿女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虽说婚姻自由,恋爱自由,我老年人的爱情从来不单纯。而且,人交给福利院,你们不把人看好了。还给老头买了手机,提供黄昏恋工具,给家庭造成重大损失,陆永孝的儿女不来找陈佳麻烦才怪。、

    这事本以我无关,但会议在即,可不能再起风波了。而且,我和陈家的关系密切,也不能做坐视不管。

    刚要进屋,突然,桂花嫂蓬一声将洗衣盆摔在地上,水花四溅。

    她大声怒叱:“陆永孝,你是流氓吗,调戏老娘?”

    陆永孝哆嗦着说:“桂花,桂花,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我房子给你,也不要加名字了,都给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好孤独,家里的孩子都是畜生,从来不顺着我的心意。还是你好,照顾我,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安慰我。我一分钱都不留给他们,全给你,全给你。”

    说着话,他就反来复去地咒骂着儿女。

    “谁稀罕你的房子,你家的那点破事我才懒得管!”桂花嫂大怒,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

    抬头看到我,一楞,也不说话,低头就走。

    我感觉这事有点奇怪,这两人在一起不像是恋奸情热的样子,反到是老陆热脸贴到桂花的冷屁股上。

    心中的疑惑再遏制不住,我急忙追了上去:“桂花嫂,你等等,我是民政局的顾闯,陆永孝的事情我也在管的,想问问你和陆永孝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桂花嫂心情正恶劣,她显然又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脚下也不停,骂道:“你民政局的又怎么样,还把老娘捆了送进姓陆的洞房?”

    “言重了。”

    “那就是个老流氓,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桂花嫂气呼呼地说。

    我心中一动:“这么说来,你和他没有耍朋友?”

    “我耍你个鬼,老娘就是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看得出来,桂花嫂对陆老头没有好感,根本就没有嫁他的念头。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那你还来看他?”

    “毕竟是老主顾,姓陆的一天打几十个电话,烦得很,就顺便过来看看,再警告他不要骚扰老娘,以后不会再来,这个老流氓。”

    “真的不来了?”

    “我如果在来,叫我被雷打死。”

    我微笑着挥了挥手:“再见。”

    “陈佳,你放心好了,桂花嫂不会再来了。”我把刚才的一幕告诉了陈佳。

    陈佳想了想,面上总算露出笑容:“也对,陆永孝实在太恶心,换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对他有好感的,更别说嫁,恶心,太恶心了。”

    本以为此事就这么结束了。

    不想,第二日,陈佳又打过来电话,语带哭音:“顾闯,不好了,桂花嫂又来了。”

    我:“不对啊,桂花嫂不是非常讨厌那个老流氓,再不去见他了吗,怎么还去养老院?”

    “现在他们相爱了,两人还在养老院里散步……”

    “咝……”我抽了一口冷气:“不对,是不是还有什么故事,不然变化不会这么大。”

    陈佳:“前天桂花嫂又被陆永孝叫过来了,昨天,陆家儿女听到风声,找到养老院里,正好和桂花嫂碰到一起,陆琴和她就打成了一团。今天,桂花嫂就正式和陆永孝交往,还说要选个日子接他出去结婚同居。”

    从陈佳的讲述中,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是的,桂花嫂那天从陆永孝那里出来之后已经打定主意不和他见面。可陆永孝不干,又打电话过去说,我家里每个月都会给你保姆费的,你这个月还没有干满我就被送到养老院里来了。你要么过来看我,要么退钱,随便你。

    陆家每月给桂花嫂三千块保姆费,月初提前给。

    陆永孝进院的时候,一个月才过去几天。

    桂花嫂家经济条件不是太好,自然不肯退钱。就答应每天还在陆永孝那里,帮他洗衣服、打扫房间卫生,干满日子再走。

    这事不知道怎么的被陆家的儿女知道了,陆琴怒不可遏,直接冲到养老院,骂桂花嫂贪图她家的房子,是个娼妇。

    桂花嫂什么人,如何能忍,说,我就是想要你家的房子怎么了?你爹都七十了,老娘才四十,正青春年少,要嫁他总得给好处。房子给我,我侍侯老陆一辈子。老陆,你的意思呢?

    陆老头连连点头,说,我愿意我愿意。

    桂花嫂又气道,陆永孝,选个日子我们去领证,你把房子过户给我。

    陆永孝:“要得,要得。”

    陆琴:“你们敢?”

    陆永孝立即甩了女儿一记耳光,骂道:“忤逆不孝的畜生,你就见不得你爹幸福啊!那房子是老子的,老子要怎么处置自己的财产是老子的事,一分钱不给你。”

    陆琴吃了这一记耳,哇一声哭起来,朝桂花嫂扑去,两人打成一团,惊动了110才把她们分开。

    今天,桂花嫂又来了养老院,用轮椅推着陆永孝转来转去,以配偶自居,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单身老人。

    说完,陈佳道:“顾闯,你说我该怎么办,这事闹大了。”

    我奇道:“这是陆家的家务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陈佳委屈地说:“陆家的儿女说了,和我没完,就认准我这个负责人了,你说,关我什么事呀!”

    我想了想,分析道,陈佳你别担心。我觉得这事吧,纯粹就是桂花嫂在和陆永孝的女儿赌气,演的,过几日就消停了。看得出来,桂花嫂对陆永孝很反感,生理性反感。放心好了,过几日桂花嫂就消停了。等她把这个月干满,就会走的。

    “真的?”

    “放心好了,你要相信我这双眼睛。”

    “可是,两人成天在一起,难免日久生情,还是把人弄走的好,顾闯,你不能不管。”

    我有点头疼:“我想想,让我想想。”

    是啊,他们成天呆在一起,怕就怕再出什么风波。

    会议马上就要举行,必须尽快把这事了结了。

    可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天晚上,我正好邢云在qq上聊天,就随手提到此事。

    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把自己所经历的事,所有的酸甜苦辣向她倾诉。因为怕用语音惊动母亲,我现在改打字。

    听我说完,邢云想了想,问:“你打算怎么做工作?”

    我写道:“这事还得和陆永孝的儿女沟通一下,让他们先冷静冷静,好好做老人的思想工作。无论如何,得把这事拖到会议结束以后,别在期间闹。当然,健福院马上要开会上电视的事情不能告诉陆琴姐弟。”

    邢云:“顾闯,这事你弄错顺序了,应该找陆永孝说啊!”

    “找陆老头说,做他的思想工作,他现在被爱情……不,被那啥情冲昏了头脑,连房子都想送桂花嫂,能听我的吗?”

    邢云:“顾闯,你听我说。陆老头感情的天平之所以倾斜到桂花嫂那边,那是因为他儿女平日里太忙,没办法照顾他。而保姆则天天呆在他身边,自然对她有了一分情感的依恋。因此,这才破口大骂儿女不孝,只有桂花才是真正牵挂他的人。可是,这事他并不清楚。人家保姆是拿钱干活的,是本分。是看在钱的份上才对你这么好,如果不给钱,鬼才理你。出保姆费的是谁,是他的儿女啊,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好:“说得对,真是这个道理,明天我就找陆老头说去。嘿嘿,陆老头只要不傻,会明白的。”

    我又和邢云在qq上商量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第二日,正满怀信心地要开车去健福院。明天就是会议举行的日子,先得去那里盯着,布置好一切。

    陈佳的电话打过来。

    还没有说话,她就哇一声大哭。

    我忙道:“究竟怎么了,你别哭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陆永孝又怎么了?”

    “陆永孝失踪了。”

    “啊!”

    “他和保姆私奔了。”

    “啊……神经病啊这姓陆的神经病!”我头皮一阵发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寻人专家简介 >寻人专家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变化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