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保姆来了
    过得一会儿,老娘又把头从门外探进来,道:“不对,我儿子肯定是在谈恋爱。不然每天晚上怎么把自己关房里,和人一聊就聊两三个小时,换别的人你能这么热心?”

    我心中一咯噔,忙给邢云打过去一行字:“我妈在旁边,好象发现不对,我先搞定她,明晚再聊。”

    “8888。”

    字刚打完,母亲突然幽幽一叹:“儿子,其实比你大几岁也不要紧,只要人家肯嫁给你。”

    “你真的是误会了,就是普通朋友聊聊,反正闲着呀是闲着。另外,对方是男人。”我骗她说。

    心中想,看来每天语音聊天动静实在太大,明天改打字吧!

    母亲神色突然大变:“男人用美丽人生这个名字,还让人叫他姐姐……顾闯,你可不能这样。”

    我:“……”

    母亲继续叹息:“年纪大几岁我和你爸爸真能接受,什么时候把人带回家来看看?”

    我:“真没这回事,你想多了。”

    “真的?”

    “真的。”

    母亲突然有点伤感:“哎,去年住你这里的那个姑娘,叫邢云吧?人长得好看,家里家外一把手,跟我年轻时简直就是一个样子。如果当时我心一软答应了你们的事,现在说不定都要抱大孙子了,我好象做错了什么?”

    我无语了半天:“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母亲:“不过,你们还是不可能在一起。一个女人,学历低,又没有正经工作,带着孩子,顾闯,如果你和她在一起,那可是要面对真实生活的,真实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你不会又和她联系了吧,老实交代?”

    我:“没有,妈,邢云是个有自尊心的人,你当时伤她那么重,你觉得她还会来找我吗?”

    是啊,就算当时我和邢云冲破家庭的阻力在一起也要免得现实生活中的许多困难。难怪,邢云一心要去创业。

    办会的事情已经确定了日期和名单,出了公函,发给了陈佳,又亲自去了她那里看了会场和与会人员住宿。

    陈佳所在的公司对这事很重视,拨下了款子,又夸奖了她一气。

    看得出来,陈佳的气色很好,满面笑吟吟地。

    不知道怎么的,我现在一见她的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恼,好想和她吵上两句:“你也别笑,到开会的时候,陆永孝又跑到会场里拉屎,你我都要哭了。”

    “不会啊,陆永孝答应不捣蛋的,开会那三天他都会呆房间里哪里都不去。”

    我很奇怪:“你怎么说服他的?”

    陈佳:“我给陆永孝买了部手机。”

    “什么,你给他买了手机,自掏腰包,有钱。”

    “老人机,三百块,也没什么呀。”

    “什么没什么,你知道这事会有什么后果吗?陆永孝和保姆在谈恋爱,是是是,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谁也管不着。可这事涉及到陆永孝的一对儿女,还涉及到大笔财产。如果陆家的房产被保姆拿去了。谁对谁错我们先不说,陆家儿女肯定会闹的。”

    我越说越激动:“陆永孝被送进养老院和保姆断了联系,好不容易把他们分开,现在因为你的一部电话又重新在一起,陆家儿女非找你麻烦不可,到时候看你怎么收场?他们闹成什么样子跟我也没有一毛钱关系,可别搅了这次会议。”

    “这是原则问题,是工作方法问题,别一出了事就拿钱解决问题,你这是偷懒。”

    “你,你凶什么,顾闯,你不是怕搅了你的会议,影响你的前程吗,你太自私了。”陈佳红了眼圈,和我吼起来。

    我更上劲,气道:“哭哭哭,一出事就知道哭,烦死人了,你属刘备的?唯女子和小人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

    话一说出口,我才后悔了。

    陈佳大怒,指着门口:“滚,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说完,就哇地哭出声来,趴在办公桌上。

    果然,电话的后患很大。

    接下来两日,我开始忙着办会的事情。布置场地,发请柬,预约专业老师讲课,预约相关领导莅临出席……每次去健福院都和两个科长和刘红在一起,私下也没有和陈佳接触,大家都公事公办。

    我实在有点怕这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姑娘,再惹她,陈力就要出面了。

    这样的后果,我承受不起。

    这一日,我拿了预先打印好的鲜红横幅到了健福院,找了两个聋哑护工,让他们扯在养老院的门头上,另外,还让他们挂上红灯笼插上红旗。

    两位同志听不见声音,我只能用手和他们比画,交流起来很辛苦。

    就在这个时候陈佳过来了,也不说话,就站在我身边。

    我去哪里,她就跟着去哪里。

    我实在有点经受不住:“陈佳,你有话就说吧。如果你想要向我道歉,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接受,ok。”

    陈佳大怒,一跺脚,欲走。想了想,咬牙留了下来,低声用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总公司的董事长是阿姨,爸爸在里面也有股份的。他说,股份都转给我,所以,我才做了这家养老院的总经理,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称职,看不起人?爸爸和阿姨想必对我很失望吧?”

    我这才明白,原来健福院上头的总公司的是陈力和他前妻的产业,难怪陈佳能做这个总经理。

    老陈开始培养接班人了。

    豪门恩怨的事情我不感兴趣,见她一脸的神色暗淡,安慰道:“任何人都有个成熟的过程,有的人早而有的人则晚慧,你也不必自责。陈佳,你虽然有点脆弱,可并不笨,我想你能做一个合格的总经理的。”

    陈佳:“谢谢你的安慰,我心中好受了些。对了,陆永孝的那个保姆女朋友来了,见天和他呆房间里,我怕……我怕弄出事来,想请你帮我出个主意。”

    我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气道:“陆永孝把保姆叫到养老院来了?这个混蛋,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事,禁不住埋怨:“陈佳都怪你给那陆永孝买什么破电话,这下好了,老头和保姆联系上了,你这是自找麻烦。陆永孝拿点手机之后肯定成天打电话,你敢说不是吗?”

    看陈佳很郁闷的样子,我不忍心再说下去,摆摆手:“算了,我去看看,看看这事怎么解决。”

    陈佳恩地一声点了点头,又小声嘀咕,“这次会议是你经办,出了事你得负责,倒显得帮了我很大的忙似的。”

    我气得扬了扬眉毛,想了想,还是算了。

    因为心中好奇,我倒没有径直闯进陆永孝的房间,而是立在门口朝里面看去,想瞧瞧能够让老陆神魂颠倒的女保姆究竟是何方神圣。

    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中,六十到七十岁的还好,能吃能睡,行动敏捷。但一过七十,人的生理机能就开始走下坡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可以第一时间进行救助,院里的房门白天都是不关的。到了晚上,也不能反锁。

    陆永孝的房间开着,定睛看过去,只见里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正手脚麻利地给陆永孝铺床。

    妇女五官长得还挺端正,皮肤白皙,就是有点中年发福。显然,年轻的时候也算有颜值。

    看她的穿着打扮,也不太讲究,应该是农村人,脾气也不太好。

    她一边换床单,一边大声呵斥:“陆永孝,你是三岁小孩吗,讲不讲卫生,洗脚没有,这床单都起腻了,这不是恶心人吗?还国家干部呢,我看你比农村老头都不如……走开,别影响我干活,你走不走?”

    说着话,就拿起枕头抽了陆永孝一记。

    在中年妇女手下,陆永孝就好象小孩子一样的乖,悻悻地走到一边。

    换了床单,那个妇女又给他洗衣服,一边洗一边骂:“你们养老院又不是没有洗衣服的,你把脏衣裳朝洗衣机里一扔不就完了,为什么叫我来,这不是折腾人吗?”

    满面的不耐烦。

    老陆讪笑,讷讷道:“桂花嫂,我这不是记挂你,想和你见面吗?这有阵子没见,实在是想念得很。”

    那表情,还真是含情脉脉,浓得化不开。

    我看得头皮一麻,倒不是我歧视黄昏恋。只是,陆永孝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欲念,看得人好像吞了一片冷肥肉,严重生理不适。

    这段感情实在是毫无美感啊!

    桂花嫂神色一变,开始骂了:“陆永孝,你少给老娘说这些,一把年纪了,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滚你个蛋,再罗嗦我可要动手了。”

    说着就扬了扬拳头,劳动人民的胳膊结实有力,洗衣服的泡沫水淋淋地洒了陆永孝一脸。

    陆永孝显然吓了一跳,缩起了身子:“别,别动手。”嘴唇都青了。

    桂花嫂咯咯地笑起来:“你怕什么呀,我又不会吃了你。还干部呢,看你这熊样。干部干部,你干萝卜。”

    在本地方言中,“干”就是吃的意思。喝酒是“干酒”吃肉是“干肉”抽烟是“干烟。”西部人民说话铿锵有力,很暴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寻人专家简介 >寻人专家目录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保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