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被遗忘的QQ
    在陆健吞吞吐吐尴尬的述说中,我才知道一件事。

    那是在去年,家里给他请了一个四十岁的保姆。

    老陆每天要洗澡,因为行动不便,一般都是由保姆帮他放洗澡水,准备好好毛巾、香皂什么的。

    陆永孝突然拉住人家说,要不一起洗?

    保姆感觉受到极大的羞辱,掩面哭泣而去。

    第二天,她丈夫就杀上门来,把家里打成废墟。如果不是考虑到陆永孝年纪大,怕打出事了,估计已经被人家肉体消灭了。

    我抽了一口冷气,这个陆永孝顺,一把年纪了还喜欢这个调调儿。

    他装疯卖傻,敢当众脱裤子拉屎,会有女保姆喜欢他才怪,难怪被人家老公殴打。

    为老不尊,丢人,实在太丢人了。

    我无语了半天,又道:“陆健,其实这事也好解决。把老人接回家一个人居住,每天就请和男护工帮他做三顿饭。实在有什么问题,你们做儿女的在去处理,这样不好吗?算起来,其实所花的钱比送养老院还节约得多。”

    陆健苦笑:“这个办法我们也提出过,可老人他不肯啊,说只要女保姆。我们一提他就闹。到我这里闹,到我姐姐那里去闹,闹得实在受不了,只能继续请女保姆。特别是今年出了那事……他更是骂我们不孝,更是……”

    说到这里,他立即闭上了嘴。

    我感觉他话中有话,立即追问,可陆健死活不可说话。

    我也没办法,只得告辞而去。

    出了门,我也是没有主意,心中的疑团越发地大起来。

    看得出来,陆健是个爱面子的人,从他口中也问不出什么来。

    咦,陆琴是个敢说的人,问问她也好。

    于是,我就拨通了陆琴的电话。

    陆琴一听到说话,就要说再见。

    我忙道:“陆大姐,你先别忙挂电话,等我把话说完。我也不是一定要把你父亲送回家,毕竟你们交了钱,没你们同意,谁也送不出来不是。”

    陆琴听我说不是为送老人回家,语气才缓和了些:“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我把陆健刚才话大约说了一遍,小心道:“刚才你弟弟话中好象提到今年又请了个女保姆,似乎发生了一点事,能不能和我说说。”

    陆琴气得笑起来:“陆健倒是给爸爸留面子,可也得看他做的什么事,都这样了还怕丢人,可笑。顾闯,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可现在已经损害到我们两家的切实利益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爸爸他要照顾他的女保姆结婚,还立下遗嘱,将来去世后把他现在所居住的大房子赠送给女保姆。”

    “啊!”我吃惊地发出一声低呼,这故事桥段……好老套啊!

    是的,这样的故事简直就是电视剧中的经典情节,几乎所有的剧本有关独身老人的部分都会写上这么一段。

    房产价格昂贵,牵动人心。在当今世,有房和没房根本就是两种人生。特别是家中的房产突然要落到外人手里,这就让人无法接受了。

    如此,才有激烈的故事冲突,才能吸引观众。

    就陆永孝家的情况来说吧,他的一对儿女家的经济情况只能算是普通。特别是陆健,家中人多,家庭负担重,房子显得很拥挤。

    相比只下,老陆的房子很不错。

    他所住的房子是当初的单位福利房,总面积一百二十平方,外带一个停车位。

    就目前的行情来说,省城和我区一个停车位大约二十万。至于房产,一平方两万四千起,还在涨。

    陆永孝这套房产总价值三百万出头,让人好生羡慕。

    陆健和姐姐陆琴姐弟关系好,两人也没有好好争的,也没有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能继承娘家产业的说法。

    他们商量好,老人的养老费用两人平摊,日常有事由陆健处理。

    等到老人百年之后,把房子卖了,一家一半。

    陆琴也就罢了,陆健一家五口挤在一起,确实有实际的困难。他打算等到给父亲送终之后,得了钱另外再按揭两套小户型,给孙子一人一套。至于按揭款,全家一起还。

    可是,这个计划却被保姆给打乱了。

    今年,陆家给陆永孝请了个女保姆,今年四十出头,死了男人的。

    两人相爱了,陆永孝要立遗嘱。

    矛盾顿时激化,陆琴大怒,赶走了保姆,和弟弟一起把父亲送到养老院:老人家你住养老院里被人管着,总不方便和保姆约会瞎搞,日子久了,总会淡的。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对陆琴说:“陆大姐,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如果老人一心要结婚,谁拦得住,就算住进养老院也一样。所以,陆永孝在养老院里毫无意义。”

    陆琴:“你不就是想让我把父亲接回去吗,别想。”

    我一时语塞。

    陆琴:“我爸爸他真要结婚,还得看我们同不同意,我们不同意,他也不敢。现在他在养老院里闹,不就是想逼我们吗,别想。”

    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听出她的语气中明显有点迟疑。

    是啊,老头真要铁了心和保姆结婚,谁也拦不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想不明白,最后问她要保姆的电话。

    陆健说没有,已经把她的联系方式给删除了。

    事情没有办成,我有点不好去面对陈佳,又担心陆老头说不准什么时候又闹出个大事故,让组织上知道了对我又看法。

    精神上不觉有点抑郁,这一天晚上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出门跑步减肥,恹恹地躺在床上刷手机。

    人胖精神差,竟然打起瞌睡。

    突然,丁冬一声,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是qq消息:“你还好吗?”

    发信息来的是一个叫“美丽人生”的人。

    但这个时候,我却像是触电一样从床上蹦起来,感觉就好象省城西面的西岭雪山整个儿地压下来,压到我头上。

    是的,那是邢云的qq号,是我朝思暮想的邢云。

    我顾不得打字,用语音喊:“邢云,是你吗,我很好,我很好,告诉我,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

    话刚说出口,眼泪就扑簌而下。

    我这才想起,邢云在离开我的时候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络方式。人海茫茫,我也放弃了寻找她的念头。

    可是,她惟独忘记了拉黑我的qq。

    这事也可以理解,我们现在在生活和工作中已经习惯了用微信,qq就挂在那里,十天半月也没有一条信息。

    邢大概是疏忽了,我也没想到这一点。

    可是,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边却没有任何动静。

    无论我怎么说话,怎么哀求,那边就不回话。

    但这不要紧,我流着泪不住地倾诉着自己的思念之情,几近哽咽,泪水不住落在地上。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终于遏制不住伤心,低泣道:“邢云,你回来吧,我想和你结婚。”

    说出这一句话,邢云的qq才有了反应,一行字打过来:“顾闯,谢谢你,能够听到你的声音真的好开心。”

    我忙抹了一把眼睛,把自己最近所遇到的事情大概和她说了一遍,笑着问:“邢云,你的化妆品店生意做得怎么样?”

    邢云迟疑了一会儿,打字:“最近经营上出了一点问题,亏了点本钱。哎,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在这行好歹也有点经验,如果开店。不说成功,怎么也能赚一点,无论如何也比帮人打工强。顾闯,没开店的时候你知道我在想象什么吗?”

    我问:“你在想象什么?”

    邢云发过来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我想象过有自己的事业,在省城买了房子,买了车。我开着新车接你过去,对你说,顾闯,我是作为一棵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和你的爱情是简单的,纯洁的,没有任何其他因素的。我不依附任何人,任何人也不依附我,我只爱我爱的,一切都这么简单。”

    我低低地笑起来。

    邢云:“可是,我的生意不好,顾闯,对不起,我暂时不能和你结婚,不成功我绝不来见你,我不想被人同情,我不希望你我的爱情中夹杂中怜悯和同情。”

    我急了,说:“邢云,这都不要紧。你成功不成功真的不重要,回来吧,我们结婚。”

    邢云打过了一行字,从字里行间能够看出她的倔强:“不,顾闯,你还不了解我吗?我邢云说过的话就算数,在没有成功之前,在没有和你并肩而立的时候绝不会来见你。”

    我急了,叫道:“邢云,你为什么这么倔啊?创业是那么好创的吗,据统计数据表明,十个创业的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成功了。其实,失败了并不要紧,我们依旧和从前那样各自上班,不也过得很幸福吗?”

    那边又是长久的沉默,半天才打字说:“顾闯,谢谢你。我的个性你大概也知道,做一件事就要做好,绝对不会放弃的。”

    我急了,气得大叫:“如果你一辈子不成功,难道我还打一辈子光棍了。”

    “对不起,对不起,请给我一点时间。”

    “好吧,我可以等。邢云,你现在在哪里,我能见到你吗?”

    “顾闯,我们暂时别见面吧,我想静静,我先把手头的生意维持下去,不想被人打搅。顾闯,如果你答应我们可以在qq上说话。”

    “好吧,邢云,要不你给我你的电话号码,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还是不了,我怕和你说话的时候控制不住会哭。”

    我没有办法,只得道:“邢云,我们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就在qq上聊好了,不见不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寻人专家简介 >寻人专家目录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被遗忘的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