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晚节不保
    这个时候,陆永孝却嘎嘎地笑起来:“你们少吓人,我已经问得明白,神经病院可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我又没病,一检查就检查出来,谁也没有权力把我关里面,那是犯法的。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这下健福院的人傻了眼。

    陆永孝兴风做妖,大吼大叫,偏偏他一把年纪,碰不得挨不得,好好一场调研被他搅得乱七八糟。

    朱部长见情形有点乱,只说了一声“养老的工作不好做,各位同志辛苦了”笑笑就打道回府。

    他好涵养,但残联的人感觉丢了面子,对陈佳就不太客气了。说你们健福院怎么组织的,真是胡闹。这里乱成这样,如果残疾人的人身安全存在隐患,我们要慎重考虑是否还要安排残障人士在你们这里就业。

    健福院因为招收了大量残疾人就业,税收上得了大力度的减免,经营上总算缓过来一口气。听到这话,陈佳大觉紧张,急忙打电话给我。

    我心中一紧,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残疾人到健福院做护工是我起的头,现在闹出问题,甚至摆下摊子,那是要负责任的。

    不用问,这事上级已经对我有了看法,在他们的心目中,我顾闯说不好就是个到处摆摊子的麻烦人。特别是最近组织上正在对我进行考察的关键时期,一旦出了纰漏,组织怎么可能再往我肩膀上压担子?

    能不能升职就我个人而言倒出无所谓,但我渴望做事,渴望更高的高度,渴望更大的舞台,渴望成就自我。

    我精神上有点崩溃之感,心中知道,现在所有的事都要放在一边,必须全力以赴解决陆永孝的问题。

    虽然心中紧张,口头还是安慰陈佳道:“不要担心,残联的同志也就是嘴巴上说说,发泄心中的不满。现在我区适合残障人士就业的岗位并不多,这么多人怎么可能说不干就不干。如果让他们都走,哪里却找新工作,未来的生活如何保障,那是要出社会问题的。等过几天残联的同志气消了,你和人家沟通一下。现在的关键是要把……”

    说到这里,我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立即闭上了嘴。

    “要把什么?”陈佳追问。

    我没办法,只得径直道:“现在的关键是把陆永孝弄走,不能让他再呆在养老院里捣乱。”从我内心类说,建议赶一个老人离开养老院还是有点愧疚。

    陈佳突然焦躁起来:“如果能够赶他走,我早就干了,还等得到你来说。”

    “陈佳,那天你送陆永孝回家去,他的儿女不肯接收,能不能再做做他们的工作?”

    “做不了,做不了,我刚见到人,一提这事,人家就动手赶人。好说,人送到了,又一口气交了三年的护理费。现在要退,就得十倍赔偿。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去赔给人家……我看陆永孝的儿女都是忤逆不孝的畜生。”

    陈佳说到激奋处,在电话那头显得很激动。

    我静静地等她发泄完心中的怒火,才道:“陈佳,发火也解决不了问。这样,你把陆永孝儿女的电话号码、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用微信发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做做他们的工作。”

    “你真的要去找陆永孝的子女,太好了。”陈佳知道我的工作能力,惊喜地叫了一声:“顾闯,谢谢你,谢谢你!”

    说着话,她抽泣一声:“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别哭,别哭,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这事应该的,毕竟我现在是福利科的科长,为你们服务是我的职责。”话虽然这么说,我心中却不是滋味。

    以前我跟你说话的时候,你态度恶劣。现在有求于人的时候,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当初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现在喊人家牛夫人,做人可不兴这样,不能这么现实啊!

    那到了联系方式之后,我也没有先和陆永孝的子女沟通,怕的就是吃闭门羹,索性直接找上门去。

    有这么一种说法: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

    一般而言,女儿和父亲的关系最亲密,也最知道心疼人。

    我就先去找陆永孝的女儿,一个五十岁的阿姨,叫陆琴。

    陆琴已经退休,住在老城区。我也是运气好,到了地头一敲门,人正好在。

    看得出来,这个老阿姨不是一个和蔼的人,也不让我进屋,就堵在门口,问我是干什么的。

    等我说明来意,陆琴突然横眉怒眼,道:“别提我父亲,我没有这样的父亲,你也别来找我。反正人我已经送去福利院了,别想退回来,除非十倍赔偿。”

    我劝道:“是是是,老陆的性格不太好,和他生活在一起比较痛苦。但血浓于水,他不习惯养老院的生活,想一家团聚,做儿女的要满足他的愿望不是,这也是基本的孝道。孝顺孝顺,除了孝,还得顺着老人的心意,只要这个心意不出咯,我这样说对不对?”

    陆琴突然冷笑起来:“一家团聚,天伦之乐,谁都想,可世界上的事情讲的是一个道理。当初我出嫁的时候,娘家可没有给过我任何好处,简直就是泼出去的水,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用手挣来的。我爸爸老了,现在想要和儿女在一起了,世界上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你去找我弟弟好了,他是儿子,他继承了所有家业。我家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说三道四,你走不走,你走不走?”

    说完,就粗暴地把我推了出去,砰一声关上门。

    我:“陆琴,你怎么能够这样,你有话好好说呀……”

    这事好象涉及到陆家财产的纠纷,陆琴当年没有得到娘家一分钱扶持,也不想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这事从道理上好象也说得过去。

    我在纠缠也意义不大,看来,这事还得去找陆永孝的儿子。

    陆永孝的儿子叫陆健,今年四十八岁,倒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我也是运气好,一登门,就看到人了。

    他双眼赤红,神情疲倦地把我迎了进去,请我坐下,又让妻子给我泡了一杯茶,抱歉地说他昨天刚上了夜班,正在睡觉,招待不周,还请谅解。

    打搅了人家休息,我也过意不去,连连说抱歉。

    喝了两口茶,各自抽了一支烟,气氛显得融洽,我才同陆健说起陆永孝的事情。

    陆健吃了一惊,然后叹息一声道:“我爸爸真是一个不省心的,给福利院给民政局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过意不去。弄坏的东西,还是抓伤人的医药费,我愿意赔偿。”

    这人显得文质彬彬,看起来素质挺高的,也好沟通,我心中安稳了些。就说,老人一心要和儿女住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据我看来,他也实在不适应养老院的生活,为什么不接回家来赡养呢?刚才我已经到你姐姐家去过,她好象对你父亲有点意见,说当初结婚的时候娘家没有帮助过她,现在也没有这个责任,让我来找你。

    陆康连连点头,说,姐姐那边我能理解。按照我们本地的风俗,给老人养老送终是做儿子的责任。至于女儿,她那边也有公公婆婆要照顾的。可是,我也有我的难处。

    “你有什么难处?”我好奇地问。

    如果真有难处,估计就是人际关系不好相处。陆永孝性格恶劣,装疯卖傻,在家里做起妖来谁受得了,陆健的妻子不肯答应。

    不对啊,就刚才我进门的情形来看,陆健的妻子也是一个温柔的人,不像是和公公处不来的。

    陆健指了指自己的家,苦笑:“顾闯,你觉得我这里还住得下人吗,难道让父亲睡客厅?”

    我环顾四周,疑惑地说:“房子不小啊,怎么就睡客厅了?”

    陆健家的房子有点老,至少有二十年建筑年龄。总面积七十来个平方,三室一厅。

    居住条件并不差。

    陆健苦笑:“这房子可是住了三代人,现在住四代人,就怕挤不下去了。”

    他说,他有个儿子,上前年刚结婚。这个儿子读书不成,能力有限,现在两口子在一家工厂做工。唯一争气的是,结婚四年,一口气为陆健添了四个孙子。

    这样一来,房间就显得紧张。

    两个孙子,将来成家都要问家里人要房子的。

    陆健愁得要死,他这个年轻的爷爷天天加班,都差累得吐血。

    我知道这事不好劝,现实条件摆在那里,可不是说两句话那么简单。想了想,心中突然一动:“对了,陆健,你父亲是退休干部,他名下不是也有一套房子吗,可以一个人居住。你们请个保姆照料他的日常生活,平日里时不时过去看看就可以了,又为什么要一心送养老院,这不合常理啊?”

    说到这里,我暗道:“对啊,这事不对劲。”

    陆健突然一脸的尴尬:“不能请保姆,再请,我爸爸就要晚节不保了。毕竟是个老干部,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为什么?”

    “我父亲他……见一个保姆就喜欢一个,要和人家谈恋爱……还被保姆的老公那个……过……实在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在家里养老……”

    说到这里,陆健脸红成猪肝色,低着头,羞愧无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寻人专家简介 >寻人专家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晚节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