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国公爷
    张婆子也劝:“就算你不想认他,可他那是什么锅公碗公的,一听这官就大,真开口了,就算不是他儿子,不也得去么?跟他怄气做什么?去了也好问清楚,看你那爹到底想干啥,咱们心里也有个数,不然老这样提着也不是个事啊!”

    王永珠站起身来:“行了,也正好,这刚换上的出门的衣裳,就这么去见见吧!”

    宋重锦黑着脸点点头,拿着名帖,走到前院,就看到了老余头已经将送名帖的两人给迎到了门房,正在给他们端茶倒水。

    那送信的两人,一面等着茶水,一边跟那老余头聊天,套问些主人的情况。

    老余头虽然心里害怕,可也知道,自己拿得是谁发的月钱,只含糊说自己是刚来的,不清楚主家的情况云云。

    那两个送信人,彼此看看。

    他们都是当初跟着国公爷一起到齐城的亲兵,上次国公爷回来后,虽然看着生气,可自从那八月,国公爷收到荆县那边的信后,那可是真高兴,一个人晚上在书房喝了一夜的酒。

    就连兄弟们犯了小错,若是平日里,国公爷定时不会轻饶的,那几日都轻轻放过了。

    那几天,他们还经常听到国公爷念叨,说是这臭小子不是说不来京城么,这下不来也得来了吧?

    一面又吩咐他们兄弟,将国公爷名下的宅子清理了一遍,挑出两三处又大又安静的院子来。

    国公爷嘴上不说,他们兄弟却都知道,这只怕是为那荆县的少主子准备的。

    果不其然,进了十一月,国公爷就开始关心各处逐渐赶到京城来的举子。

    直到十一月底,接到密信后,国公爷就一时高兴,一时发愁,一时又发狠。

    有贴身伺候的,就传出小道消息来,说荆县的少主子进京了,如今正入住在客栈。

    他们兄弟就看着国公爷那几日将所有不必要的应酬都推了,呆在府里,也不到后院去,就在前院,时不时的就看着前院,想也知道,是盼着那少主子上门拜见呢。

    一面还吩咐管事的从国公爷自己的私库里,挑了不少好东西,那都是给少主子准备的。

    第二天,听说那少主子去了杜家,国公爷当时一愣,不过立刻就恢复了,还说了一句:“这臭小子倒还算有心,知道杜家那老狐狸对他有恩——”

    第三日,第四日,国公爷每天都盼着少主子来,可每天都从期盼中开始,到失望结束。

    国公爷的脾气也日渐暴躁,一时发狠将给少主子准备的各种名人字画,书法帖子,还有什么名贵砚台之类的,都给一股脑的让人收起来。

    可第二天,又巴巴的把那东西都给收拾出来,等着少主子上门。

    日复一日的,就听到国公爷派出去盯着少主子一家的人,天天回来汇报,什么少主子跟同乡举子聚会啦,什么被顾家的公子带出去扩充人脉啦,什么少主子买下来一个不干净晦气的院子啦,什么少夫人跟历家九少去买了个没用的庄子啦……

    听这消息,少主子一家压根就没有上门的意思,直接当没国公爷这个爹,到了京城,靠着自己就将事情给办得妥妥当当的,院子也买了,庄子也置办下了,人际交往圈子也扩大了,小日子过得看上去可滋润了。

    再看看自家国公爷,那脸一天黑似一天,身边的人最近连大气都不敢出。

    有那倒霉的,上门来拜见国公爷,碰到国公爷气不顺,都被骂得狗血淋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就连后院也都人心惶惶,国公爷夫人都派人来问,可是朝廷上的事情不顺?怎么国公爷这几日不去后院了不说,连几位公子来请安怎么也被赶回去了?

    国公爷不耐烦的将夫人那边的人给打发了回去,一时间国公府里风声鹤唳,连夫人都得了没脸,谁还敢当出头鸟不成?

    最后还是老夫人看不下去了,将国公爷喊去,母子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出来后,国公爷就一晚上没睡,这不,一早的就将他们兄弟俩叫来,让给少主子送门贴来了。

    说是送门贴,其实就是要将少主子和少夫人一起带回去见见国公爷去。

    这两人当初可是跟宋重锦和王永珠打过交道的,都知道这可是个棘手的差事。这父子俩之间,可不是父慈子孝类型的,当初那少主子还是个秀才,就能断然拒绝国公爷的示好,这如今,只怕更难了。

    可到底他们也看到国公爷实在是想补偿少主子,也想修好父子之间的关系,俗话说的好:这父子哪里有隔夜的愁?当初就算国公爷这个当爹的颇有些对不住少主子,可如今国公爷想弥补,这当儿子的,怎么就这么狠心?

    当然,这两个亲兵也就只敢心里想想。

    国公爷是什么人,他们是十分清楚的,最讨厌的就是人插手他的事情,因此,见到了宋重锦和王永珠,只恭恭敬敬的上前问好。

    宋重锦却退开一步,冷淡的道:“我可不敢当两位官爷的问安,敢问两位官爷,可是要将我们夫妇二人带到哪里去?”

    两个亲兵一脸尴尬,只陪笑道:“少主子说笑了,这咱们是奉国公爷的命,想请少主子和少夫人前去一叙。这国公爷怕两位不自在,就将前头客栈都包了下来,如今国公爷已经在二楼雅间等着两位了,请——”

    宋重锦一声冷哼,也不再多问,只埋头往前走。

    两个亲兵苦笑着在一旁领路。

    倒是王永珠,主动跟两个亲兵说了闲话:“两位大哥,这国公爷怎么知道我们到京城了?还知道我们住在这里?”

    亲兵大咧咧的道:“国公爷一直挂心这少主子和少夫人这边,尤其是少主子中了举人,国公爷可高兴了,喝了一夜的酒。从那天起就盼着两位到京城来,一家子团聚。”

    “从少主子一家到了京城,咱们国公爷就知道了,除了上朝,所有的应酬一概都推了,就等着少主子上门呢,结果——”

    后面的话自然就不用说了,结果是宋重锦压根就没想过去认爹,这宋弘的一番安排自然就媚眼抛给了瞎子看,白浪费了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简介 >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目录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国公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