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019章 复仇的滋味
    顾城再次和尸体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尽管死亡时间还没超过五个小时,尸体的体温只下降了两到三度,感觉却是凉飕飕的。

    尸体被取下来之后,平躺在地上,脖子上留下一条非常清楚的缢沟。

    这种死亡方式非常痛苦,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绳子勒紧气管到死亡差不多要5到10分钟,根据个人体制差异,会有一些不同。最痛苦的是开始的1到3分钟,窒息有多难受,很多人都感受过。

    体重比较重的一些人,用这种方式,会因为体重折断颈椎,快速死亡。张松不在此列,他是纯粹的机械性窒息死亡。

    萧冰带着手套,按了死者的脖子,确定颈椎没有骨折。

    血天使罪恶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对于那些死在他刀下亡魂的亲人来说,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解脱。

    张松也算是一个狠人,用最痛苦的方法了结了自己,但是痛苦并不能弥补他犯下的过错。

    萧冰接着检查了张松的手指,指甲缝隙里很很干净,一点污垢、皮屑都没有。十个手指都检查了一边,连衣服的纤维都没有。

    “他没有挣扎?”萧冰自语道。

    顾城说道:“这么痛苦的死亡方式,人出于的本能会挣扎。这个高度,死者完全能抓到脖子上束缚衣。”

    张松没这么做,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求死心切,意志坚定,要么在死亡降临之前,他已经失去反抗能力。

    作为刑警,两人都不希望是后者。那意味着谋杀,尽管张松是一个该死的人。

    考虑到精神病院这种特殊的环境中,能接触到死者的只有医生和护工,嫌疑人一目了然。

    “希望不是我们想的那样。”萧冰解开张松身上的衣服,看到了颈部的伤痕。是一道旧伤,伤的并不深,但是伤痕很奇怪,像是鞭打的痕迹。

    解开所有扣子,张松的身上全是伤口,各种各样的伤口,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这些伤口可不像是发病自己弄伤的,并且有些伤是旧伤,疤痕组织颜色很深。

    “这就有意思了……”萧冰之前做过伤痕鉴定,知道这些伤意味着什么。

    走廊上传来窃窃私语,有些人在小声讨论着什么。

    “嘘……”顾城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想要听的清楚一点。

    两人走到门口,隐约听到对话声。

    “我听说他们从人事调了我们的档案,很快就会发现我们了。”

    “冷静一点!那个混蛋的死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又没杀他!”

    “可是我们……”

    “没有什么可是!”一个声音歇斯底里的说道:“他逃脱了死刑,我们只不过拿回一点利息。”

    “想想那个恶魔是怎么做的,我们没错!”

    “就算警察查到又怎么样,最多丢了这份工作。他死了,谁还想干这破差事!”

    “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警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那个混蛋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我还想再照顾他几年。”一个声音恶狠狠的说道。

    “希望不要牵扯到林医生,他是个好人,帮了我们不少忙。”

    听到这些对话,顾城和萧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些护工都是复仇者,都是死于血天使之手被害人的亲戚朋友。

    张松身上的伤就好解释了,面对狂暴病人,在护理中总会出现一些‘意外’。

    “我去找他们聊聊。”对于他们的行为顾城能理解,法律之外不外乎人情。只要证明他们和张松的死没有关系,可以考虑放过他们。

    “我和你一起去!”萧冰摘掉手套,对方至少有四个人,情绪又不稳定,容易出意外。

    一伙人躲在楼梯口,正要散去,最外面的人转身就看到了顾城和萧冰。

    “你们都听到……”众人吓了一跳。

    “冷静一点!”顾城张开双手说道:“你们的身份我早就猜到了,刚才的对话我也都听到了。”

    顾城很想在萧冰面前表现一下,实际上在这之前他只是觉得护工有些可疑。

    可惜萧冰没有一点的反应,护工比较激动。

    “你……你什么意思?”

    “我们没错,他必须要付出代价!”

    “我……我……女儿死的好惨,他才二十岁,二十岁啊!”

    “都是我干的,要抓你就抓我吧。”

    几个人面对警察,反应都不一样。

    顾城扫了一眼,这四个人年龄最小的三十多了,最大的五十多岁。身份、地位都不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心中充满了仇恨,无法化解的仇恨,以至于放弃一切,到一个精神病院来当护工。

    失去至亲的疼,还是以那种的残酷的方法,一直堵在他们心里,无法化解。不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不论是睡着还是醒着,眼前总能浮现出逝去亲人的样子。

    其中一位父亲咆哮道:“那个恶魔杀了我女儿,我唯一的女儿,她走的那么痛苦,当听说警察抓到了他,九泉之下的女儿总算是可以瞑目了,可是他……”

    “我不是来听你们说这些的。”顾城的眼圈红了,顾一失踪的时候,他感受过失去亲人的滋味。但是和这些人一比,差远了。

    萧冰轻轻的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水,努力保持她冰山美女的状态。

    “我相信你们不会杀他,问你们是其他事情。”顾城指了一圈问道:“知情人你们只有四个人?”

    “什么意思?”四人不太明白。

    “确定有多少人知道张松是血天使!”顾城说道:“死者有没有向你们说过他作案的细节、手法之类的内容?”

    “有!很多人都知道。”最年长的护工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刚被关进来的时候,整天念叨他做过的事,一遍一遍的重复,一遍……”

    老护工瞬间精神崩溃,哽咽着说道:“他还说到了我女儿,你说为什么啊?我女儿都不认识她,为什么要杀她?我女儿脾气特别好,都没和人红过脸。”

    四名护工的情绪都有点崩溃,类似的问题,他们问了张松无数次。

    没有答案。

    现实世界不是十万个为什么,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

    萧冰明白顾城为什么要这么问了,血天使案的细节可能就是从这个渠道泄漏出去的。

    “有没有其他护工也知道这些,然后离开了医院。”顾城很着急的想要知道答案。

    “有啊!”一名护工回答道:“很多辞职的护工都知道,怎么也有十多个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王牌警探简介 >王牌警探目录 > 第019章 复仇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