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010章 亲情和金钱
    “你们两个去处理一下。”认尸这种事还不用秦刚出面,确定了尸源,下一步就是摸排死者社会关系,判断是仇杀还是情杀,如果是普通案件的,距离破案就不远了。

    顾城没这么乐观,凶手没对尸体的面貌做任何处理,只是拿走和身份有关的物证,目的是要拖延时间,并不怕警方发现死者身份。

    走出队长办公室,刘庆说道:“新来的学着点,破案要务实,想的太多破不了案。”

    顾城只是哦了一声,时间能证明他的判断没错。

    “行了,你们处理一下楼下的事,别让家属在警局里闹的太过分。”

    在警局一楼大厅,顾城见到死者家属。来的都是女性亲属,上年纪的是关强母亲,旁边是死者的妹妹,独自站在一边的是死者妻子。

    死者母亲和妹妹穿着的很朴实,妻子浓妆艳抹,打扮的很妖艳,一点都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

    看到警察来了,三人立刻就不哭了,脸上一点的泪痕都没有。

    死者的母亲立刻抓住刘庆的手问道:“警官先生,我儿子银行还有一笔钱拿不出来,什么时候能取出来?”

    死者的妹妹急忙说道:“得快一点,警官,不然就落到狐狸精手里了!”

    “哼!”死者的妻子不屑的说道:“我是关强合法妻子,银行里的钱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你们敢动我就告你们!”

    母亲指着妻子的鼻子骂道:“警官,这个狐狸精早就和我儿子分居了,拿着我儿子赚的钱在外面搞破鞋!不知廉耻!”

    “老太婆,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妻子声音尖利,就像是钉子在玻璃上划过,有些刺耳的。

    妹妹用更大的嗓门吼道:“嫁给我哥的一儿半女都没生,我亲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说不定我哥就是让你害死的!”

    “你们血口喷人!”妻子反驳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龌龊事,强子好几年都没回家了,怎么回事你们心里清楚。”

    争吵不断升级,双方有要动手的架势。

    顾城服了,尸体还没确认,亲属就为了钱闹起来,是亲情重要还是钱重要?

    “都闭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刘庆一声大吼,声音压过所有人。

    三女立刻安静下来,嘴上不说,用眼睛怒视对方。

    刘庆接着说道:“你们家里的事情警察管不着,有分歧去法院。”

    这种事刘庆见多了,见怪不怪了。想要快点拿到被冻结的资金,先要认尸,走流程。

    几句话就让家属都老实了,乖乖跟在刘庆身后,去了法医室,萧冰已经准备好了。

    萧冰打开停尸柜,尸体平躺着,盖着一块白布,能看到一个人形轮廓。

    “请节哀!”萧冰掀开白布。尸体经过低温冷冻,皮肤惨白,毫无血色。

    母亲看了一眼,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哀嚎道:“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走了,娘好惨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哥,是我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强子!”妻子扑向的尸体,想要抱着尸体。

    “滚开狐狸精!我哥肯定是被你害死的。”妹妹坚决不让妻子碰尸体,认定是妻子和小三联手害死关强。

    妻子气急败坏的说道:“别以为你们就干净,强子这几年一分钱没给你们。说不定你们为了钱害了强子!”

    “我撕烂你的嘴!什么话都敢说,恶毒!”母亲伸手去抓妻子。

    “在警察面前动手是不?”刘庆冷声问道:“想好是什么后果了吗?”

    三女愣住了,慢慢的收回手,脸上还挂着廉价的眼泪。

    “跟我走,去录口供。”刘庆义正言辞的说道:“你们放心,死者的死一定会调查清楚,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三个女人趴在尸体上的又哭了一会儿,总算是真的流泪了,基本上确定死者就是关强,外号小六。

    “行了,都起来,跟我去录口供。”刘庆的带着三个女人走了。

    萧冰盖好尸体,把尸体推入停尸柜中。转身发现顾城站在原地,眉头紧锁,表情一点都不轻松。

    “尸源找到了,你似乎一点都不开心。”萧冰好奇的问道。

    “这个案子肯定不会这么简单。”顾城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

    萧冰没好气的说道:“你就是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的?”

    “好消息也有,录完口供还要一段时间,你可以休息一下。”顾城推测在录完口供前,不会进行现场勘察。

    “上面已经开始录口供了,你不想听听她们会说什么?”

    萧冰话都没说完,顾城就跑了。

    顾城在重案组还是个菜鸟,录口供还用不上他,只能在一边看着。秦刚亲自出马,再加上刘庆和另一名刑警,三人分开录口供。

    现在录口供除了纸质文档,还有视频记录。顾城只要待在监控室,就可以同时看到三女录口供。

    前期的问题都差不多,主要问的是死者关强突然失踪的那段时间去干什么了。

    三个女人回答的竟然都不一样。母亲说强子是出去做生意了,妹妹说哥哥跟同乡去南方打工,妻子说老公去旅游去了。

    她们信誓旦旦的说都是死者亲口告诉他们的,但是对于死者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三人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三女信口胡说,就是死者骗了她们。看他们的表情,都不像是撒谎。人在说谎话、假话的时候,因为心虚,身体会有一些微妙的反应。最多的是微表情的变化,视线的改变、眨眼次数的增加,嘴唇的细微变化等等。在三女身上都没有体现。

    对于死者的社会关系,三女的回答又不一样。母亲始终认为是儿媳妇勾引野男人害死儿子,要剥夺她的继承权。妹妹承认哥哥社会关系有些复杂,曾经因为打架被派出所关过。妻子的回答最复杂,曾经开酒吧的合伙人,经常和他赌博的人,还有对他不满的小弟等等一大群人,给警方列了一大串的嫌疑人名单。

    问道死者的经济状况和个人存款,三人都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只知道是一大笔钱。

    至于死者在死亡前的行踪也是一问三不知,死者关了酒吧之后在做什么,也是一无所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王牌警探简介 >王牌警探目录 > 第010章 亲情和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