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卷 成汉篇4
    当汝南王沈云所率巴东王师攻入蜀中,并向成都方向奋勇而进的时候,另一路由梁州刺史毛宝所率领的汉中王师也在巴蜀北路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蜀道天险,绝非说说而已。巴东一路伐蜀王师虽然依托于大江溯游而进,成功的攻入蜀中,但并不意味这条水路就是一路畅通,无论什么人都可平流入蜀。

    三国时期,司马氏当权的曹魏伐蜀,当时魏军已经由北路攻入蜀中且蜀后主刘禅业已投降。吴主孙休难忍寂寞,派遣数万大军沿江西进,名为救援,实则打算趁着曹魏平蜀未定之际而收渔人之利,侵占一部分蜀汉遗泽。

    但东吴这数万大军西进未久,便遭遇了蜀将罗宪的阻挠。当时罗宪以巴东太守镇守时名永安的鱼复白帝城,以麾下区区两千之众,强阻吴军于此数月之久,一直坚持到魏国处理完毕蜀事动荡再反过头来进攻东吴重镇西陵,东吴自顾不暇,永安之围遂解。

    永安之战在三国对峙过程中算不上什么大规模的战役,但给东吴政权带来的羞耻却实在不小。

    且不说这种背弃盟友、趁火打劫的行为道义与否,须知曹魏灭蜀之后局势可并不平静,特别灭蜀大将钟会的作乱虽然近乎一场闹剧,但也暴露了当时魏国内部的严重问题。

    司马氏虽然父子相继窃夺曹魏权柄,但是这个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淮南三叛,甚至灭蜀之威都不足完全镇压住魏国内部对司马氏霸府的抵触与反扑。所以尽管钟会谋反时间并不长,但给曹魏内部所造成的触动还是极大的。

    在这个过程中,司马昭既要稳定内部,又要整理消化伐蜀所得,因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救援永安。其人本就枭雄人物,大概内心里也并不认为蜀将罗宪有什么值得救援的价值,还是因为永安所在的确是大江显重要塞,再加上罗宪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这才发兵救援。

    这当中足足有几个月的时间,东吴西陵防线又是陆逊父子两代经营的重镇,而永安不过仅仅只有罗宪所率两千亡国之余,东吴大军几番发起进攻,其中领兵者甚至还包括陆抗这位东吴名将,但却仍然没能轻越雷池半步。

    永安此战的结果,也让东吴这一次军事行动成为一场彻头彻尾的笑话,只成就了罗宪作为蜀汉最后一位名将的威名。

    这一场战事,抛开其他方面的因素,长江水道溯游仰攻所带来的地理压力也不容忽略。大梁今次伐蜀,虽然便是旧年东吴久攻不下的白帝城这一三峡门户,但是上游的江州城、犍为城同样也是大江沿线不逊于白帝城的险关。

    蜀中地理得天独厚,除了南线水流湍急,北路峰峦迭起、险隘无数更是当之无愧的天险。旧年秦雍六郡流民入蜀,途径剑阁时,李特曾经感慨:“刘禅有如此之地而面缚于人,岂非庸才邪!”

    人总是记吃不记打,虽然成汉国号中所示敬无论是公孙述的“成家”还是刘备父子的蜀汉,俱不能享国长久,但当成汉李氏拥此险关之时,同样不能以史为鉴,自作长久割据的美梦。

    巴西阆中,城扼嘉陵江,背靠大巴山,西接剑阁、葭萌关等蜀道险关,乃是当之无愧的巴蜀要冲。若求保全巴蜀,则必守阆中,这一点成汉君臣也都颇有明识,国中半数甲士,俱都集中于此一线,以求将梁州汉中的大梁王师强阻于外。

    成汉驻守阆中的,乃是皇太弟李广。镇守于此蜀道天险关隘,李广其人才力深浅与否尚在其次,只要其人不犯什么致命的错误,梁军想要从汉中经由剑阁险关攻入巴蜀简直难如登天。

    事实也的确如此,大梁朝廷确定伐蜀战略之后,作为伐蜀总统帅的汝南王沈云还没有离开洛阳,早在开年之初,梁州刺史毛宝便率领王师大军向巴西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但是,汉中发兵虽然时间最早,但进展却是最缓慢的。大小剑山双壁耸立,蜀中军队根本无需更多布置,只需要紧紧扼守住阁道,梁军于此便寸步难行。

    汉中王师久困于关隘之北,于战事上的推进甚至都比不上于陇右南来攻伐仇池国的庾曼之所部王师。

    但就算是明知蜀道天险、易守难攻,汉中王师仍然不敢放松攻势,相反还要持续不断于此强攻以维持住对成汉的强势压迫,让巴西所驻成汉军队不敢调度离此、转戍别处,从而有效的吸引住成汉国中有生力量。

    成汉虽然只是小国寡民,但拥此四塞险关的绝佳地理优势,国力同样不容小觑。

    像是羯国那样的河北霸主,想要有效控制国中人力物力,都不得不将各边民众强驱安置于国都附近,由此又产生一系列的管制问题。

    而成汉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优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生民根本无需高压监管,只能聚集在成都平原附近,这就让成汉举国征发动员非常高效。

    所以历来伐蜀,都要务求速攻,一旦战事稍有拖延,便会生出诸多变数。汉中一路无论能否功成进取,但攻势强大与否也直接关系到蜀中力量的调度情况,给其他几路伐蜀路线争取胜算。

    譬如眼下,由于汉中王师凶猛进攻,成汉在阆中布置了足足有将近五万甲士,这几乎已经是成汉国中过半的兵力了。特别其中有超过万数的原六郡流民后嗣所组成的军队,可以说是成汉国中当之无愧的精军,是汉主李势赖以统治巴蜀的坚强后盾。

    尽管有着剑阁天险,能够顽强的将汉中的梁军强阻在外,但是前线这些成汉国军队在见识到梁军强悍的战斗力以及那精锐的武装之后,心中仍然充满了危机感。

    作为大军统帅的成汉国皇太弟李广更是须臾不敢松懈,单单在剑阁一处便布置了万数军队。而在阆中周边,值得防戍的关隘也并非只有剑阁一处。群山之间最起码有三条兵道可以供梁军攻入进来,自西到东分别是阴平道、金牛道以及米仓道。

    这其中,阴平道上接陇右,下抵蜀中绵竹治下的江油,这一条路线正是旧年魏将邓艾攻入成都的行军路线,同样不容有失。

    眼下的阴平道,并不在成汉控制之中,属于仇池国杨氏的势力范围。仇池国与成汉彼此之间虽然互无统属,但彼此之间渊源也是极深,旧年李特率领秦雍流民入蜀,多仰杨氏助力才得以在蜀中成功立足。

    如今即便不考虑这些旧日渊源,仇池国与成汉也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若是其国被陇右南来的梁军攻灭,那么成汉西北方面也将完全暴露在梁军兵锋之下。

    而仇池国也借由这一点与成汉休戚相关的生死危机,屡屡向蜀中勒取人物之用,单单在李广坐镇阆中之后,便陆续向仇池国支援了兵众五千余,钱粮之类更是不可计数。

    到如今,据说仇池国与南来的梁军正对峙于岷山之间的沓中,形势不容乐观。

    沓中此地,正是当年蜀汉大将姜维屯兵所在,李广不知梁军是有意将仇池国势力驱逐至此还是凑巧,但目下这种态势,即便他少知旧事,麾下自有干将力陈须以前辙为戒,将一部分兵力安排在晋寿、梓潼之间作为后备策应,以防备梁军攻出阴平之后长驱直入蜀中,使得大军顾此失彼,重蹈蜀汉覆亡的旧辙。

    金牛道出入关隘便是剑阁,成汉虽然在此驻守万数兵力,但是由于梁军进攻凶猛,尽管成汉自有天险可恃,双方每每战至酣处,伤亡甚至达到一比一,装备、士气、战斗力等全方位的差距,哪怕有着剑阁天险为助,成汉军队仍然不能占有绝对优势。

    米仓道虽然论及险重不及前两条通道,但同样也是一条勾连汉中与巴蜀的捷径。旧年魏将张郃正是循此入蜀,直入巴西宕渠,与蜀将张飞大战一场。定军山黄忠力斩夏侯渊,战场正位于米仓道。

    虽然这两场战事是蜀人大胜,可问题是眼下整个成汉国中又有几人能有张飞与黄忠之勇?一旦梁军循此大举进入巴蜀,局势仍是堪忧。

    然而成汉军防荒驰日久,能够设防于前两条要道已经是难得垂死挣扎的警觉,至于这一条米仓道则已经完全没有了军事有关的防事。

    但这一条捷径也并未因此荒废下来,反而由于没有那么强的军事色彩成为民间与外界沟通的重要通道,多有巴蜀大族组织翻山力役通过这一条道路直往汉中而去,将诸多天中物产贩运到巴蜀内地,大收其利。

    李广在入驻阆中之后,也曾想全面封锁米仓道,派遣部将昝成率领五千部伍驻扎于道途,禁绝一切人物往来。

    可是几个月时间下来,收效实在甚微,一则是经过多年的踩踏开辟,米仓道早已经不是一条孤道,之间道途错综复杂,几乎已经没有了雄关紧扼所在。

    二则便是财货诱人,米仓道山峦之间多有山茶杂生,俯拾皆是,而在另一面的汉中,这些漫山遍野分布着的山茶叶却是价值高企不下,以至于就连许多驻军守卒都罔顾国危职责,山野采茶卖往汉中,甚至守将昝成都亲自组织兵勇进行这些茶叶贸易。

    目下两国交战正酣,李广哪怕只是中人之质,也明白汉中此际高价收购巴蜀山茶必是存心不良,且不说汉中梁军会否循此攻入,单单那些兵众往来输送财货,只怕汉军于大巴山南麓防务种种早被梁军窃知!

    李广对此虽然震怒不已,但他对昝成也颇有几分无可奈何。从辈分论,昝成是他祖母昝氏的母家兄弟,从势力论,昝氏乃六郡流民之中的大军头,正是由于昝氏等势力鼎力相助,其父李寿才能逆杀成主李期,使成汉国祚转到他们这一支李氏来。

    但昝成如此罔顾国难而谋于私利,当中的危害性也不可无视。所以李广只能频频遣使前往成都国中弹劾昝成,希望皇帝李势能够严惩昝成。

    除此之外,由于多方分兵,阆中本部兵力渐有匮乏,一旦某一路发生变故,在见识到梁军战斗力之凶悍之后,李广也没有信心能够从容应变,所以希望国中能够再遣一部分援军至此。

    随着时入九月,北面战事未有丝毫好转,唯一聊可安慰便是也没有往更坏处发展。

    汉中梁军主力仍被强阻于剑阁之外,仇池杨氏与陇右梁军仍在沓中对峙互攻,至于米仓方面昝成的军队由于节令所限,茶叶贸易暂告段落。

    但这并不值得高兴,且不说在这几个多月贸易过程中梁军究竟探知到多少汉国军务。昝成这个贪鄙短视的国贼根本不知收敛,大概其人也感受到李广对他越来越不满的态度而有心炫耀,米仓所部汉军用度成了北路诸军最丰厚者,时令还未入深秋将士早已换上冬衣招摇,因而招惹诸军嫉恨有加。

    成都方面也终于有了回应,但结果却与李广所设想大相径庭,国主李势派遣太保李奕之子李戡北上调查昝成罪实,但却并没有直接宣布对昝成的惩罚。

    这摆明了是不信任李广一面之辞的态度,不免令李广更加羞恼有加。李广心知荣养于成都的那位皇兄李势根本就不信任他,特别在他主动请求为储君之后,虽然李势迫于形势而答应,但对他仍是提防有加。

    尤其当李广执掌国中半数甲众坐镇阆中之后,李势内心里只怕担心李广大军杀回成都还要甚于梁军攻入蜀中。尽管李广痛陈利害,并将昝成罪实毕奏,但为了防备李广一人独大北疆,仍然不肯拿下公然售卖国运的昝成。

    太保李奕同样是六郡流民元老军头,且因为旗帜鲜明的反对李广为储君而在近年来深得李势看重,将之作为制衡李广的人选安排在成都北部的涪城。

    涪城地处成都的北部,不与国境诸险相接,正是成汉立国以来,国中用以防备边疆大将的手段。李势做出这样的布置,并将国中三万甲士配给李奕,目的不言而喻。

    李奕之子李戡也根本不将李广这个名义上的储君放在眼中,北上之后甚至根本没有前来相见,只是派了一名使者稍作通告,本身则直往昝成所部而去。

    如果说这些还能让李广在国难临头之际忍耐下来,那么有关援军事宜的安排则直接击穿了他的承受极限:国中没有派遣一兵一卒北进增援,仅仅只是送来了五面大鼓!

    按照成都中使的说法,这五面大鼓可不是什么俗物,而是丞相范贲于青城山祁天告命请下来的神器,号称神效不逊于黄帝伐蚩尤时所制夔牛战鼓,只需要立在剑阁临战敲击,声若雷鸣,敌军闻声丧胆逃窜,己军闻之悍勇忘命!

    这话听来或有几分搞笑,可是无论言者还是听者俱都神态庄重,甚至在战鼓交接的时候,几名李广麾下战将已经难耐激动之色,颇有跃跃欲试之态,显然是没有怀疑。

    范贲乃已故丞相范长生之子,而范长生则号为蜀中八仙之一,更是巴蜀天师道大师君,于蜀中信徒无数,劝进李雄之后,更被李雄加封为天地太师。范贲得其衣钵嫡传,蜀人是深信范氏必有神异之能!

    但其实,真正眼界到了一定的程度,只要不是其人太过痴愚,又怎么会相信这种鬼话?五面大鼓就能强阻数万梁军悍卒,范贲为何不多打造一些出蜀征战天下?

    无论将士们看法如何,李广已是彻底的失望,索性将心一横,自率本部精锐向昝成营驻所在杀去!

    且不说他如今还不是成汉国主,就算已经称尊,这蜀中霸业也非他一人专享,如今人人罔顾国难,又何罪于他一人?昝成这个狗贼,他是一定要杀的,他也要看一看,皇兄李势究竟敢不敢在梁军围攻的危急形势下对他痛下杀手,自毁长城!

    李广这里刚有动作,米仓的昝成已有警觉,其人集众登高而呼:“国贼李广,罔顾先主创业艰难,自恃悍勇幽迫君王奉其为嗣!贼子不独要挟君王,如今更是奸心恶胆欲杀大臣,国将不国,苍生何归?大梁圣主治世,恩泽广被寒伧,凡我伍士,俱承恩惠,生死两路,自在足下,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太保李奕的儿子李戡入营未久,正喜孜孜要寻昝成商议如何瓜分与汉中贸易巨利,却不料逢此变故,昝成早被汉中养肥而逆心滋生,不待李戡再说什么,已是人头高悬,被昝成斩杀祭旗!

    正在李广与昝成火并之际,原本应该与仇池国鏖战于沓中的陇右王师庾曼之部,早在杨氏降人的引领之下暗过阴平道,直抵江油,兵发绵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汉祚高门简介 >汉祚高门目录 >正文卷 成汉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