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578章 关羽 刘封
    刘备亡故,张飞等人当即设置灵堂祭奠,同时陈震身上带孝,手捧刘备遗表,率领几名随从立即顶风冒雪地出发,往冀县而去。一路昼夜兼程,日行三四百里,终于在冀县面见了刘贤。

    刘贤闻听刘备亡故,也自唏嘘不已,看了刘备的遗表之后,当下点了点头,道:“刘备既然临终上表归附,那么两家便就是一家人了。朕这就将册封刘备为羌南王的诏书明发天下,并特别加恩,准刘备以帝王之礼下葬,准其嗣君及群臣为其议定谥号。准世子刘禅、王子刘永、刘理及其家眷等人前去治丧。另:遣礼部侍郎许慈,藩国部礼藩司主事卢毓为使,持节前往吊唁。天下有羌南王故旧欲表哀思者,准其挂孝设灵棚遥祭。”

    陈震接了诏书,拜谢刘贤,随后带着刘禅等人返回玛曲。蜀汉群臣于是拥立刘禅为主,议谥号为昭烈,一应葬礼虽然因条件有限,颇为简陋,但却尽量采用了帝王之礼,在葬礼流程展开之时,蜀汉群臣也加紧为刘备选择了吉地,准备将刘备埋葬于岷山北麓,白龙江源,一应墓室修造均由习帧、袁龙督造。

    刘备的故旧之臣,未能亲赴葬礼的,多在家遥祭。即便原本对刘备还抱有幻想的,此时在听到刘备的死讯之后,也都掐灭心思,开始安心做起刘贤的顺民来。

    唯有被羁押在长安的关羽和被软禁在武昌的诸葛亮闹出了动静。

    在刘备死讯传来之时,关羽当即如遭雷击,脸如金纸,半晌喷出一口鲜血,随后栽倒在地。关平、关兴、关索、关凤等人急忙救起,关羽苏醒之后,顿时气色灰白,眼看着命悬一线,关凤心思转的快,当即道:“父亲,刘……伯父亡故,我们该当设灵祭奠才是,不可徒自伤心啊!”

    关羽闻言,这才振奋精神,对一众子女道:“我与陛下乃是君臣,亦是手足,情非寻常,遥祭不足以显我心。我当亲往陛下灵前祭奠!”

    众子女苦劝不听,关兴、关索、关凤眼见关羽势难罢休,再劝下去恐怕发而气病,生出不测之祸来,当下三人只得颇为为难地联名写了表文,亲自送到冀县来,请求刘贤准许关羽去祭奠刘备。

    刘贤看了表文,叹了口气,当下招来医者,询问了关羽的伤病情况,复又招关兴、关索、关凤等人入见,道:“关羽欲去祭奠刘备,这本非大事。如今刘备上遗表归附,已受封为羌南王,两家之隔阂虽一时难以消除,但名义上却已是一家。本来放关羽离去也没有什么,只是羌地苦寒,如今更是大雪纷飞,道路难行,关羽年事已高,又有伤病在身,勉强前去,只恐身体吃不消。倘有疏失,你等身为子女,岂不悔之无及?”

    关兴等人对视一眼,随即叹道:“臣等也担心父亲身体,但父亲心意已定,谁劝都没用,而且情绪十分激动。入羌虽然危险,但臣等更怕若不顺从父亲心意,他立刻就会哀伤忧愤过度,以致……。故此臣等只得冒昧来求陛下,还望陛下开恩准许。”

    刘贤叹了口气,道:“罢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朕若再不答应,一旦关将军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恐怕都将怨朕了。你们三人可以侍奉关羽入羌地去祭奠刘备。但关平须得留下,继续软禁。他反叛之罪,还没有了结呢!”<script>s1;</script>

    顿了顿,刘贤迟疑了许久,这才又道:“你们入羌之后,可观察一下张飞,看他是否还在酗酒打人。若他责打其身边健儿过甚,则可告诫于他,叫他小心身边健儿忍无可忍之时,对他不利。”

    关兴等人闻言,顿时大为讶异,当下纷纷表示记下了。于是三人连夜回到长安,带着关羽往羌地而去。

    关羽走后,诸葛亮的表文随后送到,也是申请去羌地祭奠刘备的。不过刘贤准许关羽前去是因为关羽伤病在身,又郁结于心,估摸着入羌之后必定会命不久矣,对自己再无威胁。但诸葛亮却不同,诸葛亮今年才四十几岁,而且这十余年来虽被软禁,但也免去了劳心劳力之苦,如今身体倍儿棒,若是放他离去,万一他心有不甘,鼓动起蜀汉旧部继续对抗朝廷,那可就是个不小的麻烦。

    当下刘贤严词拒绝了诸葛亮,只许他遥祭,不许亲往。

    诸葛亮无奈,只得临江设祭,哭拜三日方罢。

    却说关羽入羌,一路急赶,心急火燎地到达玛曲,众将闻听关羽到来,纷纷前来迎接。关羽到刘备灵前哭拜了一场,又与张飞抱头痛

    哭了一次,一直哭祭到深夜,众将见如此哭泣不是办法,当下纷纷劝解,关羽好不容易收拾了心情,当下起身,却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一身伤病突然迸发出来,一口心头血压制不住,噗的一声喷了出来,随后一头栽倒在地。

    关兴等人急忙救起,然而关羽的确是已经油尽灯枯,又心丧若死,于当夜五更留下几句遗嘱之后便即溘然长逝。

    关羽的去世让蜀汉众将再次陷入了悲痛之中,众将慌忙又再次举办了丧礼,灵堂就设置在刘备灵堂的旁边。

    众人之中,除了关兴、关索、关凤之外,便是张飞、赵云等人极端悲痛了,尤其是张飞,二兄俱亡,简直悲伤的痛入骨髓,又是几度哭晕过去。此后便一直在刘备、关羽灵堂之前醉酒痛哭,醒了哭,醉了睡,形容越发枯槁。

    关兴、关索、关凤等人一边主持灵堂,一边又遣人送信给刘备,声言治丧之中,暂时不能回汉地。刘贤闻言,叹了口气,当下将关羽之妻及关兴等人家眷皆派人好生送往玛曲奔丧。关平又上了血书,指天发誓绝不再背叛,请求刘贤准许奔丧,刘贤考虑良久,觉得绝人尽孝,有失明君之像,这才勉强同意关平也去玛曲。

    刚刚送走了关平,刘贤却又忽然收到廖化的表文。那廖化得知关羽亡故,特上表请刘贤准许他亲往致祭。随同表文送来的,还有各处城池关隘守将送来的文书,说廖化已经弃了军队,单独一人西来了。

    刘贤闻讯轻叹了一下,低声道:“早就知道你心向关羽,不过这么多年你终究没有做出半点对朕不利之事。今日便饶你一次吧!”当下刘贤写了诏命,叫各处关隘放行,让廖化去祭奠关羽。

    在天下纷纷为刘备、关羽的亡故而人心浮动的时候,早先去赐支河首地区打前站的刘封也终于风闻到了刘备亡故的消息,当下领兵千里疾驰,前来奔丧。

    赐支河首地区距离玛曲较远,冬季又大雪阻路,加上羌地人烟稀少,在蜀汉众将的有意封锁之下,刘封居然等了一个半月方才收到消息,这还是刘封在河首地区辗转从往来的羌人们口中听来的。

    刘封因此义愤填胸,憋着一口气领兵赶来。一众蜀将闻知,顿时大惊,就听何宗道:“陛下殡天,原不该瞒着刘封。即便事出有因,在太子回来,大局已定之后也该派人通知他了。却不想因事务繁杂,路途太远,居然都给忘记了。如今他含怒而来,如何是好?”

    马谡道:“容我去以大义说之。”<script>s1;</script>

    当下马谡领着三五随从策马而出,往迎刘封。刘封见了马谡,当即止住大军,问道:“幼常先生莫非也要阻我么?”

    马谡看了看刘封,反问道:“河首王此来是为奔丧?还是反叛?”

    刘封被问的一愣,随后道:“父皇殡天,居然无人告我,我因此急速前来,自然是来奔丧。”

    马谡道:“既是奔丧,为何带着兵马来?河首地区也是重地,明年春暖之时,我大军便将转道进入河首地区,你如今弃了此地,叫大军去何处落脚?”

    刘封沉吟片刻,道:“听闻刘禅回来了,父皇留下遗诏,传位于他,不知确实否?”

    马谡道:“先帝殡天,嗣君继位,此乃常理,有何不可?”

    刘封大喝道:“父皇曾说过要立我为太子,日后传位与我的!你们莫非是在矫诏?”

    马谡道:“河首王此言差矣!先帝殡天之前,召集群臣,亲手拿出遗诏,文武众将尽皆亲见,岂是矫诏?事实上,先帝临终写下遗表,已然向刘贤称臣,皇位至先帝而终,已然无可继承!如今汉天子册封嗣君刘禅为羌南王,此王位由汉天子册封,与先帝的皇位传承无关,自然与先帝曾经许诺过的传位与河首王之言并不违背。河首王乃是明事理之人,不该归罪与先帝和嗣君才是!”

    刘封闻言大怒,道:“然则你等秘不送信,使我不能见陛下最后一面,更不能于灵前尽孝,这又是何故?莫非你们想做赵高、李斯么?”

    马谡闻言,斥道:“河首王慎言,满朝文武都是忠直之人,谁敢做赵高、李斯?先帝临终之前,有吴皇后侍奉在身边,遗表和遗诏之事,吴皇后都目所亲见,岂得有假?至于未能及时通知你,一来是因为河首之地太过重要,非你不能镇

    守,二来是因为路途遥远,大雪封山,道路难行,担心贸然派出信使,反生意外。河首王切莫因此多心。”

    刘封闻言,哼了一声,道:“废话休要多说,容我先去祭拜了父皇,再与你们理论。”

    马谡闻言,急忙道:“河首王,灵堂重地,你莫非要带兵硬闯?难道这就是你的孝道?”

    刘封沉思了一下,转头吩咐众军道:“你们可在此等候,听我军令行事。”

    当下刘封留下兵马就地休整,仅只带着十数人随马谡去灵堂祭拜刘备,大声哭诉众将猜忌自己,居然不来报丧,使得自己拜祭来迟。众将闻听,都有些赧然。

    刘禅等刘封哭了一阵,这才前来劝解,刘封却扬手将刘禅推开一边,道:“父皇尸骨未寒,你便接受刘贤册封,做了什么羌南王,又何面目统领全军,继承父皇大业?”

    刘禅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叹道:“孤也知道自己不过中人之资,才疏学浅,难当大任。兄长文武兼资,颇有勇烈,原该承继父皇之业才是。若兄长有意,孤愿将羌南王印绶让给兄长。”

    此言一出,刘封尚未说话,旁边赵云、陈到、丁咸、丁立、习帧、何宗、杨仪等一干人等顿时纷纷道:“大王乃先帝亲子,生来便是嗣君,岂有将大权让给他人的道理?先帝遗诏已发,君臣名分已定。刘封,你虽蒙先帝恩典,册封王爵,但在羌南王面前,也该以臣礼参拜才是。”

    刘封喝道:“所谓羌南王乃刘贤所封,孤这河首王才是父皇亲封,名正言顺,岂能向他人称臣?”

    众臣闻言大怒,正要斥责,就见原本在灵堂一侧酒醉的张飞突然清醒了过来,闻听刘封之言,当即暴怒,几步行来,伸手揪住刘封衣服后领,将其提了起来,呵斥道:“陛下明诏已下,着令嗣君继位。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此搅扰?众臣已经奉嗣君为主,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再敢口出狂悖之言,我便取你首级,祭奠陛下。”

    刘封被张飞像提小儿一般提在手里,一番呵斥,顿时惊的魂飞天外,这才想起刘备、关羽虽亡,马良也在远方,但张飞尚在,自己这般明着与刘禅放对决讨不了好处。<script>s1;</script>

    当下刘封叫道:“父皇灵前,你等莫非欲要杀我?”

    张飞闻言,哼了一声,扬手将刘封放下,却暗施力,使得刘封双脚落下之后站立不稳,退了几步之后仍旧坐倒在地,丢了个大丑。

    刘封顿时羞赧无地,当下起身灰溜溜地走了。回到军中,刘封长吁短叹,当下喝了几杯闷酒,心中愈发愁苦,自思自己在峣关背弃了亲父母的呼唤以及刘贤的拉拢,一路跟随刘备败逃入羌,结果却是一场空。你将人家认做父亲,人家却始终当你是外人。如今落得个父不是父,子不是子,君不是君,臣不是臣的下场,真是自讨苦吃。

    当夜刘封饮了许多苦酒,早早睡下,至二更十分,忽然帐外有人求见,当下刘封忙命请进来。却见来人是张飞麾下骁将范疆、张达二人。

    二人脱下衣袍,露出满身新旧伤痕,对着刘封哭诉道:“少将军救命啊!那张飞性情暴虐,平素酒后常鞭打我等取乐。这两月以来因陛下、关羽接连亡故,张飞更是每日醉酒,苦酒下肚,便要鞭打我等,出手越发没有轻重,已经有好几名兄弟被张飞鞭打至重伤,最后医治无效而亡了。”

    刘封闻言,冷笑道:“你们找错了人,如今是刘禅主事,你们该去寻他做主才是。”

    范疆、张达道:“我等都暗告了刘禅,可是刘禅偏袒张飞,说张飞是因为悲痛过度,因此需要发泄,叫我们多担待着点!!!少将军啊,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怎么我们就因为做了张飞的麾下,便比别人轻贱这么多?再这么下去,我等都要被打死了。还请少将军救命啊!”

    刘封道:“张飞勇猛无敌,更与我交恶,你们又本是他的属下,我如何救得了你们?”

    范疆、张达对视一眼,道:“如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等愿为内应,今夜先下手擒杀张飞,纠合众军,接应少将军入营垒,掌控局势,就拥立少将军继位。刘禅全靠张飞这个岳丈扶持,只要除去张飞,少将军自然再无威胁。”

    刘封闻言,顿时怦然心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赤壁之崛起荆南简介 >赤壁之崛起荆南目录 > 第578章 关羽 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