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575章 榆中之战
    刘备收到陈震送来的地图,展开与众将细细看了一遍,叹道:“朕原本的打算是退到赐支河首地区,依托其地丰茂的水草耕种放牧,休养生息。却不想那刘贤居然欲要我们更往南走。朕不明白的是,他哪来这么精准的地图?居然比马良从盘木王地得来的地图还好清楚许多。”

    习帧道:“看来刘贤早对羌地有觊觎之心了,只是眼下他可能没有余力进击雪域高原而已,因此才故意放我们一条生路,好让我军进入羌地去替他探路。”

    马忠道:“他就不怕我们索性编发易服,舍汉入羌,做个异族之主?”

    此言一出,刘备、张飞、赵云、陈到、习帧、杨仪、何宗等一干文武尽皆怒视马忠,纷纷喝道:“陛下乃是堂堂帝胄,我等乃煌煌汉军,岂可舍汉入羌?汉君夷民则可,编发易服绝不可为。”

    马忠本有巴西賨人血统,对汉蛮之分看的不算很重,虽然这个时代所有蛮夷都几乎都向往大汉,马忠也如是,但私心里其实对自己的身份是汉还是蛮都没有很所谓。此时见众人都严厉地驳斥自己的言论,马忠顿时缩了缩脑袋,闭上了嘴巴。

    就听刘备叹道:“从这份地图就可以看出刘贤早就在着雪域高原的情况下,此人志向之大,实非朕可比啊!诸位,我们败的不冤,这就准备退走吧。”

    当下刘备留罗蒙、刘干领兵一千把守首阳,自己的车架却开始往枹罕而去,同时,多次派陈震为使,去冀县面见刘贤,商讨归附之事。

    刘贤与多番回见陈震,也渐渐摸清了刘备的心意。当下一边抽调史阿、韩龙两营兵马去榆中相助魏延,一边又抽调徐盛、丁奉率军押运粮草,为魏延的大军运粮。而陇右方向除了刘贤马超、雷定、苻健、迷当、庞德、张嶷、张嶷等二三万人继续压制刘备,逼得他除了入羌地之外不敢再有其他异心。

    由此,刘贤的军事重心开始从刘备转向曹睿。但刘备面临的压力却也并不小。

    在刘备的主力退往枹罕之时,马超、庞德虽然并不急速追击,却也率军绕道到了河首城下,同时分兵袭取了附近城邑。马超更是凭借其在羌人中的影响力,加派人手往各个羌人部落联络。各羌人部落纷纷响应,俄何、烧戈、伐同、俄遮塞等各起数千人,合共一万六千余人,不断袭击刘备。

    刘备分派张飞、赵云、陈到、丁咸、丁立等人与羌人不断攻伐,如此不用汉军动手,蜀军便已经死伤无数了。<script>s1;</script>

    刘贤在冀县与陆逊、刘晔、司马懿等人商讨之后,认为刘备之所以伤亡极大却仍旧不退,必定是在等待秋收,好征集到足够的粮草入羌。当下刘贤思索之后,认为既然要逼着刘备去羌地打前站,那就不能让他轻易灭亡。让他走之前,先祸害一边陇西各部羌人,也能更有利于刘贤接下来收羌人之心,稳固统治。

    当下刘贤密令马超、庞德不必过于压迫刘备,让他能有一个喘息的机会。随后刘贤将主要的注意力转向了西凉。

    此时因陆逊和魏延两头派兵武装运粮,加上沿途每隔三十里又设立了营寨,而且木鹰带着驯鹰猎犬去魏延军中助战之后,魏延当即自率骑兵和马岱一起围杀曹休。

    曹休连吃了几个败仗,又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魏延的追击,反倒连续几个临时驻地都被汉军发现攻破,麾下三千骑兵折损千余,不得已之下只得挥兵撤入榆中,去与曹真会合,放弃了袭击汉军粮道之事。

    魏延彻底稳固了粮道,当下专心大举攻城。

    魏延麾下有二万五千人,分出数千人保护粮道即后方的勇士城,手中能用来攻城的兵马仍有二万人,而且石炮、大黄弩、蹶张弩、攻城车、云梯等器械虽然数量不算很多,但却也种类足备,军中轻甲突击骑兵、弓骑兵、板甲重步兵、鱼鳞甲扎甲重步兵、长矛兵、枪兵、刀盾兵、长弓手、强弩手、橹盾兵等兵种齐全,且都是老兵,战斗力极为强悍。

    而曹军这边,曹休手中仅有一千七百余骑,外加早先入城的二千步兵,曹真、张郃等人麾下则原有二千三百余骑兵,二千七百余步兵,双方相加,总兵力还有八千七百余人。

    &

    nbsp;  曹睿率领着大军跋涉数千里,从河东绕道羌胡杂居之地到达西凉,一路损失极为惨重,重型军械几乎损失殆尽,工匠死亡离散者也极多,再加上西凉荒僻,资源匮乏,虽然曹睿征集工匠,试图按图制造各类军械,但大黄弩却仍旧未能制成,而由于缺乏铁料,耗铁严重的连弩也几乎无弩矢可用,成了摆设。

    只有霹雳车制造了出来,但霹雳车耗费人力极多,如今曹军最缺的就是人力,因此制造了七八具之后便停工了。为了抵御汉军,这八具投石机如今都安放在了榆中城头。

    此外曹军之中还有二三千张强弩和长弓,三百余张蹶张弩。这就是全部的远程武器了。

    曹真入守榆中之后,准备了许多滚木、礌石、油、金汁等守城之物,又趁着曹休袭击汉军粮道,暂时逼退了魏延的有利时机,在城外挖掘了长堑、陷坑,并暗中挖了两条地道,一条通往城东,意图袭击汉军,一条通往城西,意图在战事不利之时撤退。

    魏延挥军攻城,花费几天时间扫平了城外的陷坑,随后大军在橹盾、攻城车的掩护下推进至长堑处,准备开始填堑壕。

    然而曹真利用榆中城的城墙较为低矮的优势,将八具投石机以及三百张蹶张弩都安排在城墙之后,城上留少量兵躲在墙垛后面观察敌情,但看汉军填壕便即比出手势,城后超控霹雳车和蹶张弩的士兵依照手势高低调整射击的角度,控制石块和弩矢飞落的远近,对填壕的汉军实施打击。

    要说曹军的霹雳车和蹶张弩都数量不多,倘若汉军能不计伤亡地猛攻,用石炮、大黄弩、蹶张弩覆盖对射的话,曹军必定是射不过汉军的。但曹军毕竟仗着守城的优势,在这种对射之下,攻城的汉军较为吃亏,即便器械更多,但伤亡比恐怕也不会拉的很开。

    在如今这种全面占优的情况下,魏延不欲与曹军拼人命,当下与众将商议之后,决定引黄河水来淹榆中城。

    当下魏延抽调兵马围着榆中城修筑长墙,并派姜维领兵去挖沟渠引水。同时开始寻找地势高的地方,准备移营。

    曹休、曹真、张颌、蒋济等人闻听魏延欲要引黄河水淹城,当下大惊。就听曹真道:“本想等魏延攻城日久,师老兵疲,警惕心下降之际再出兵袭击他,好一举大获全胜,不想他居然想出了水淹这个毒计。大水若来,必定会渗透入我们的地道之中,那时我们还如何能够出城。既然他准备移营,那我军便不能再等了。今夜便发动袭击,击退他。”

    曹休、张颌、蒋济、陈泰等人自无异议。当下曹休分派道:“今夜张郃、陈泰各领三百步兵从地道潜出城去,进入汉军营寨放火,制造混乱。我与曹真则领大军从外接应,里应外合,击破汉军。”<script>s1;</script>

    众将商议定,当即各去准备。

    当夜三更,魏军大举出动,张郃、陈泰领兵先从地道出发,那地道的出口正好在汉军营寨的西南角,魏军冲出地道,在张郃、陈泰的率领当即呐喊放火,一时满营皆惊。曹休、曹真在城中看见火起,当下尽起城中之兵冲出城来,往汉军营寨攻去。

    汉军众将被喊杀声惊醒,当即尽皆起身查看,但看营内营外都有魏军喊杀,场面极为混乱,众军多有暂退之意。魏延正自沉吟,就听旁边姜维道:“营中贼人喊声震天,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末将以为他们必定只是小股敌军。岂有满营皆贼的道理?魏将军今夜若退,营中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粮草军械可就都要丢失了!将军可命众将各自约束部众,各守营垒。营中乱军失去了乱局掩护,自然无处遁形。将军自领一军向外,末将领一军镇压营垒,必可保营垒不失。”

    魏延本来也不愿撤退,当下闻听姜维之言,顿时下定了决心,道:“伯约之言,深合我意。”于是魏延传令众将各自约束部众,谨守自己的营垒,不得慌乱。命姜维率军镇压营内动乱,魏延则自率虎步营、连弩兵等兵马前去抵御外敌。

    众将得令,当即各自竖旗擂鼓,聚集士卒,营中的慌乱顿时很快停息。只有西南角处火势甚猛,喊杀声不断。

    姜维见那处正是骁将留赞的营垒,而且此时留赞的之军已经被打的大乱,火光之中众军难以聚集

    起来,眼看有崩溃之势,当下姜维立即率军往救留赞。

    远远看见留赞聚集了二三百兵马,正披发长啸,与张颌鏖战,形势极为危殆,姜维当即大喝一声,迅猛杀去救援。陈泰见状,急忙领兵前来抵挡,姜维挺枪进击,交马六个回合,一枪将陈泰头盔刺落在地。陈泰大吃一惊,急忙拨马回走。

    姜维领兵直进,往张颌杀去,枪影上下纷飞,沿路并无一合之敌。张颌正攻打留赞,那留赞虽处下风,但打法却极为凶悍,败而不退,即便身上中了七八枪,血流遍体仍旧大呼酣战,死死地将张颌给拖住,弄得张颌大为光火。双方大战三十余回合,张颌未能杀死留赞,反被姜维杀到。

    当下张颌只得弃了留赞,翻身与姜维交战。双方枪来枪往,大战三十余回合,居然未分胜负。此时姜维麾下二千兵马冲入,人多势众之下将攻入营中的六百魏军打的节节败退。没有了魏军作乱,留赞也终于招聚起了麾下兵马,开始反扑魏军。

    形势对魏军不利,张郃见状,只得虚晃一枪,随后领兵往营外撤退。

    姜维、留赞正欲追击,就听西南角的营垒处突然喊杀声震天,原来却是刚刚逃跑的陈泰见汉军已经反应了过来,知道无法从内部作乱了,当下退走之后,便即去西南角的营垒处杀散守营的零星汉军,搬开鹿角营围,随后派人去请曹休、曹真。

    曹休闻知,当即留曹真继续攻击辕门,吸引魏延、霍峻的大军,自领一半兵马往西南角来,一举冲入了营垒,大举往汉军营中冲击而来。

    姜维、留赞见状,顿时心下一沉。正欲拼死奋战,就听身后呐喊声起,却是马岱收整了兵马之后,察觉到营门之处已经稳定,而西南角这边却仍旧混战,当下领兵来援。

    有马岱这三千骑兵相助,姜维、留赞顿时大为放心,三将合兵一处,当即对曹休发动了反冲锋。

    当夜双方混战良久,曹休、曹真始终未能等到汉军崩溃,反察觉到对方反击的力度越来越强,当下知道事不可为,只得领兵退走。

    汉军这边遭逢夜袭,也自精疲力竭,无力追击,当下收兵休整。<script>s1;</script>

    次日一早,魏延命众军清点损失,留赞所部伤亡五百余人,营帐被烧毁四十欲顶,弓弩器械损失极多。其余各军在抵御曹军的过程中也各有伤损,总计伤亡一千二百余人。而清点曹军的损失,却只不到八百。

    魏延顿时大为愤愤,责问留赞道:“你身为大将,为何被曹军潜入营中仍不自知,以致有此大败?”

    留赞此时全身是伤,被包裹的极重,闻听魏延责问,当下道:“末将已经派人查看了营垒,发现曹军早挖掘了地道,我军营垒正好建在地道口处。因此曹军潜入营中,我等却懵然不知。此是末将疏忽,甘愿领罪。”

    霍峻、姜维当即为留赞说情道:“此是我军选择营垒失误,非唯留将军一人之过。留将军昨夜奋力接战,身受八处枪伤尤死战不退。如此忠勇,实不该再深责。”

    魏延闻言,叹了一下,当即道:“既然如此,那留将军便回营休养去吧。昨夜之败,我当上表陛下请罪。但在陛下降罪之前,我仍是一军主将。引黄河水淹榆中城之事绝不可停,传我之令,姜维继续开挖沟渠,霍峻则领兵修筑长墙,以堵水淹城。马岱领兵往来巡视,掩护霍峻、姜维行动。其余兵马则立即移营高处,以免被洪水波及。”

    当下大军各自行动。

    却说曹休、曹真领兵回城,因未能击溃汉军,对于兵力较弱的魏军而言,小胜与败仗无异,故此众将都有些沮丧。当下曹真命人填了地道,又打听得魏延继续开挖沟渠,修筑围城的长墙,顿时叹道:“西凉之地荒僻,城墙多是土石混杂,夯筑而成,不像中原富庶城池一般还要添加糯米、石灰。榆中城的城墙是禁不住大水浸泡的,一旦汉军放水淹城,不消十日,城墙必垮。而且在此之前,河水多半便会从城墙的缝隙浸入城中,到时候满城皆成泽国,如何可守?必须趁着敌军水淹之前撤退。”

    曹休、蒋济等人闻言,也无法可想,当下只得同意撤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赤壁之崛起荆南简介 >赤壁之崛起荆南目录 > 第575章 榆中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