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装一把
    高塘城算不得什么大城,不过容纳几万人不算拥挤,渤海在前两百年还是一片混乱,就如桑国一样,大大小小的所谓诸侯占据一方,为了能保证自己不被灭掉,各地都开始修建城堡,也是大大小小,星罗密布,后来黑武人打进来摧毁了一些,比较大的城还在,小城都变成了废墟。

    黑武人打进来最狠的那次已经有一百多年,那时候黑武人的策略和大宁灭渤海可不一样,黑武人就没打算灭渤海,像条狗一样养着就是了。

    一百年前那次是大的战役,黑武大军入境,没有任何理由,也不给渤海人投降的机会,就是杀人,到一地屠一地,那次之后,渤海人口锐减了三分之一左右。

    渤海立国的这二百余年来,黑武打过来最少也有二百次,有时候一年两次有时候一年一次,有时候两年不打但突然来个狠的。

    当时黑武人打渤海人给人感觉就是想起来就打一顿,不管你犯错没犯错,所以渤海人对黑武人的恐惧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二百年来日积月累。

    前些年,渤海北疆的边关朝着黑武那边不许关城门,黑武人看到渤海人关一次就打一次,无论日夜都不许关,这样一来,黑武人打起来就更顺手了,就好像到一个人家里去欺负人家还不许人家关门,方便下次继续欺负。

    沈冷率军所在的这座高塘城,在一百多年前就是黑武人屠族地之一,高塘城那时候还叫狐城,当时黑武领兵的将军说把这座城里的百姓都屠了吧,因为他不喜欢狐狸。

    当时在高塘城里的还有从四面八方跑过来避难的难民,城中挤着不下十万人,黑武人也懒得一刀一刀的去砍,直接放火把高塘城烧了,一把火烧没了一座城也烧死了十万人,渤海这边民间有个传说,每逢阴天的时候,据说都能听到城中有呼号声,他们说那是历经一百多年还没有散去的鬼魂,依然在这日日承受焚烧之苦,所以每每到了阴天的时候他们就会冒出来朝着天空鬼哭狼嚎,希望能有一场瓢泼大雨浇灭他们身上的火。

    现在的高塘城是屠城之后二十几年重建,大批从渤海南部迁徙过来的人不得不重建城池,他们也需要庇护,虽然他们知道如果黑武人再来的话,城依然没有任何意义。

    沈冷靠在城墙上往外看着,远处已经出现了一层席地而来的烟尘,那是黑武的骑兵,远远的看过去好像是黄沙形成的滔天大浪。

    “还行。”

    沈冷手里拿着两个小石子扔着玩,看到城外烟尘荡起心里开心了些,黑武人来了,他拖住这五万人,北汉城那边闫开松的压力就不会变得更大,孟长安的压力也不会那么大。

    沈冷把小石子扔到城下,朝着城外的士兵们喊了一声:“回来吧,汉子们。”

    随着沈冷喊了一声,城外一万多名埋头挖坑的新兵陆续停下来,他们已经把城外挖的乱七八糟,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密密麻麻的都是坑,大概有一尺多深就行,沈冷下令之后城墙上开始吹响号角,城外各处的新兵全都退了回来。

    不多时,新兵们聚集在校场上,沈冷溜溜达达的上了高台,往下看了一眼,士兵们全都一脸期待的等着沈冷说些什么。

    “各标营的将军出列!”

    随着沈冷喊了一声,十几个标营的将军全都朝着高台这边跑过来,十几个五品将军战成一排,沈冷蹲在高台边缘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我喊到五,你们从这往校场门外跑

    ,前三个跑到的人,带你们的标营上城墙,第一批守城。”

    那十几个人都楞了一下,然后全都兴奋起来。

    沈冷站起来后缓了口气,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瞪着他喊一二三四五。

    “五!”

    沈冷直接喊了一个五字,下边十几个人又都楞了一下,然后有人转身就跑,有人反应慢了,一开始就分出来先后,十几个穿戴着盔甲的将军朝着校场门外那边跑,跑到一半的时候,沈冷回头看向传令兵:“吹角,集合号。”

    传令兵立刻举起来号角开始吹,跑出去的那十几个将军几乎同时停下来回头看,都犹豫着,其中有人沉不住气开始往回跑,也有几个人则没有回来,继续朝着门外那边跑。

    有几个人跑到校场门口,沈冷站在高台上笑了笑,看着跑回来的几个人道:“你们几个,围着校场跑三圈。”

    几个人面面相觑,心说看来真的不该往回跑,其中还有一开始冲在前边的两个,现在看来第一批上城墙的任务是轮不到他们了。

    又朝着那几个犹豫不决的将军说了一句:“你们跑五圈。”

    然后看向之前的那几个人说道:“跑三圈之后带着你们的人去领箭,你们是第二批。”

    沈冷转头看向那几个需要去跑五圈的将军:“你们是第三批。”

    辛疾功站在一边,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冷,看到沈冷根本就没提他,有些心急,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大将军,我。”

    沈冷看了看他:“哦,你去带着老兵们做辅兵吧,给新兵们搬运物资武器。”

    辛疾功都懵了:“我带着老兵们,给新兵们做辅兵?”

    沈冷点了点头:“有什么困难吗?”

    辛疾功讪讪的看着沈冷,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沈冷转头看向那些新兵,大声喊道:“你们是不是没听清,那我大一点声音让你们都听到,我刚刚给辛疾功将军下令,让他带着老兵给你们当辅兵,给你们搬运物资武器,如果他们供给不足,你们可以骂街,但有一样,面子我给你们了,你们如果守不住,守不好,或者是有人怕了,有人想走,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我在老兵们面前把面子丢了没关系,我是大将军,你们在老兵们面前把面子丢了,你们一辈子都别想抬头。”

    “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

    新兵们扯着嗓子喊着,一个个脸红脖子粗。

    沈冷看向辛疾功笑道:“现在还不紧着把所需的防御所需物资送上去,如果耽搁了,我可是第一个那你开刀。”

    辛疾功心说服气,对大将军这样的安排真的服气,让他来安排的话,一定是选派老兵先上去第一批防御,可大将军就敢把毫无守城经验的新兵派上去。

    辛疾功跟在沈冷后边一边走一边谄媚的笑了笑:“大将军,要不然,你收我为徒吧。”

    沈冷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多大了?”

    辛疾功道:“二十九了。”

    沈冷:“你比我小一岁,我收你为徒?”

    辛疾功道:“我想和大将军学,就比如今天,把新兵第一批安排上去,让老兵们做辅兵,新兵们就会感觉到大将军对他们的信任和重视,所以自然拼尽全力,又不想在老兵们面前丢脸,所以肯定没问题,之后轮换下来,到老兵们上去的时候,他们若是不如新兵表现的好那面子岂不是也丢尽了,所以老兵们也会拼尽全力。”

    沈冷道:“你既然都想到这么多了,城防交给你指挥了,三天。”

    辛疾功一怔:“大将军......我来指挥?”

    “嗯,你来指挥。”

    “那为什么是三天?”

    “三天之后就不用守了。”

    沈冷溜溜达达的往前走,辛疾功还在后边跟着,沈冷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现在我把城防指挥交给你了,你还跟在我后边做什么?如果你做的不好,一天我就撤了你,或许半天,或许一个时辰,你若是愿意跟着我就跟着我,我现在去茅厕拉粑粑。”

    辛疾功脸一红,转身往城墙那边跑:“属下遵命!”

    沈冷在城中闲逛一样走了一大圈,城中也没有什么适合装-逼的地方,所以他有些失落,要是有个池塘什么的他就去钓钓鱼,让士兵们知道他根本没把外边的黑武人当回事,这样的话士兵们也会有底气,可是城中别说池塘,水洼都没有一个,要是在水井里钓鱼的话略显浮夸。

    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沈冷就找来几个士兵打来几桶水,然后他寻了一个大毛笔过来,想着既然不能钓鱼,那就在城下练练字,陛下让他有时间就练练字,好像好久都没有练过了,此时倒是正好,于是他想着用大毛笔蘸水在路上写,自己一副淡然的样子,士兵们看到了也会觉得心里有底,想到这之后沈冷就有些开心,把大毛笔伸进水桶里蘸了些水,看着地面却愣住......写什么?

    也不是不会写,就是把四周好奇的士兵聚过来的越来越多,沈冷想着若是自己写字的话,可能会被手下人笑话个三五年,他倒不是脸皮薄,主要是不能跌了大将军的身份。

    于是沉吟了许久,沈冷举起毛笔:“写字什么的哪有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就要把毛笔扔进水桶里不写了,大不了再去找点别的什么可以装-逼的事,可是一转身就好像看到一群狼似的,围观的士兵们那叫一个期待。

    “有意思有意思!肯定有意思!”

    “对啊,大将军你快写,我们早就听说你写字可丑了,还没有见识过呢。”

    “对啊大将军,快让我们开开眼吧。”

    “大将军,你怎么能说没有意思呢,你看大家这样,都觉得可有意思了。”

    沈冷:“咳咳......请你们给我身为一个大将军应有的尊敬好吗?”

    “那大将军你就少写几个字?”

    “呸!大将军说了,尊重,尊重能少写吗?”

    “有道理,大将军你多写几个字吧,我们都听说了你在西疆写字的事,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吧。”

    沈冷哼了一声:“你们真是在逼我,不过我会让你们失望的。”

    他一笔在地上写了个一字,握刀的手那么稳,所以一字自然也难看不到哪儿去。

    “大将军你耍赖,一字什么都看不出来!”

    “对啊,写一太简单了。”

    沈冷又哼了一声,在地上写了个二字。

    “噫!”

    围观的人全都爆发出嘘声。

    沈冷提笔又写了个三字,嘘声更大了。

    写完三沈冷把笔一扔:“看到没!难看吗!”

    有人喊:“那大将军再写个四吧。”

    沈冷一转身:“一日三字,不可多写,不可耗尽笔力。”

    说完这句话如飞般跑了,一点都不装-逼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长宁帝军简介 >长宁帝军目录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装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