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 做不到吗?
    黑武这次南下已经有二十万大军,而因为没有来得及奏请陛下,所以孟长安和沈冷所带的军队只有五万余人,可是如他们两个这样已经有过无数次大战经验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安。

    “大将军。”

    辛疾功看到沈冷正在地图前地图看着,压低声音说道:“大将军,咱们的水师队伍的士兵有一半还没有经历过实战,我有些担心。”

    沈冷嗯了一声:“多杀几个人就行了。”

    辛疾功一怔:“啊?”

    他有些不敢相信,水师的战兵一多半没有经历过大战,此时这第一战面对的就是黑武人,他是真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知道我什么下令屠族吗?”

    沈冷侧头看了他一眼:“一是因为不屠族不足以震慑还活着的渤海人,二是我要以屠族来养新兵们的杀气,北疆边军和黑武车轮战,轮番调过去打,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摩擦,杀气是这么养出来的,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养杀气还得借着杀人。”

    沈冷的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看看这,这里有三个村子,距离德德拓大军驻地四十五里,德德拓的军队在东冶原,他们到这里大概需要半天时间,德德拓队伍里有不少骑兵,所以赶路几十里用不了多久,按半天算,你分派两千名新兵过去,让他们今夜急行军赶到这,把这三个村子屠了,告诉他们我不会派援兵接应,如果他们速度不够快就会被黑武人的骑兵追上,生死有命。”

    沈冷把炭笔扔在地图上,地图上已经被他画出来很多线条和黑点。

    辛疾功还是不放心:“他们都是新兵,万一......”

    “你不放心的话,你带队。”

    沈冷看了辛疾功一眼:“你带队我也不会派援兵。”

    辛疾功有些为难,可是又不好再说什么,从高塘城到那几个村子大概要七十里,比黑武人更远,如果队伍急行军七十里到地方的话已经累的不行,还要屠掉那几个村子,然后还要跑赢黑武人的骑兵,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此时此刻沈冷似乎变得有些冷漠起来,不近人情。

    “去安排吧,你在这我耗费的时间越久,对那些你分派过去的人就越不利。”

    沈冷往外看了看:“距离天黑最多还有两个时辰。”

    辛疾功立刻转身跑出房间:“属下这就去安排。”

    沈冷笑了笑,下意识的想喊一声冉子,然后才想起来陈冉跟着茶爷去了北疆那边,他的亲兵营也不在,这次他带来的两万多名战兵,其中只有两千轻骑,运送战马太占地方,能运过来两千匹已经极为不容易。

    “大黑个!”

    沈冷朝着外边喊了一声。

    负责指挥轻骑的将军叫李高塔,人又高又黑,所以很多人都管他叫大黑,这个人就是小一号的王阔海,不过王阔海可不黑,看得见的地方都不黑,而李高塔看得见的地方都黑,他自己说看不见的地方更黑,这句应该是耍流氓,而且证据充足。

    李高塔从外边快步进来俯身一拜:“大将军请吩咐。”

    “一会儿辛疾功会安排两千新兵急行军去执行个任务,我对他们说了不会有援兵,他们出发两个时辰之后你带轻骑出发,不许让他们知道背后你们在,如果他们动作迟了被黑武人发现的话,你的轻骑兵出击骚扰一下黑武人的骑兵,不要恋战,骚扰一下就行。”

    李高塔应了一声,然后问了一句:“可是大将军,若是黑武人纠缠呢?”

    “你有两千轻骑,你能不能做出来一万骑兵的阵势?”

    李高塔眼睛转了转,立刻明白过来:“属下明白了。”

    沈冷笑着点头:“若是你能摆出来一万骑兵的阵势,黑武人就会担心是不是有埋伏,是不是上当了,所以不敢再追,而且得到消息后德

    德拓还会帮我杀个人。”

    “杀谁啊。”

    李高塔有些好奇。

    沈冷摆手:“滚蛋,赶紧去准备队伍。”

    李高塔嘿嘿笑了笑,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杀谁啊大将军,你不告诉我,我心里痒痒啊。”

    沈冷笑道:“痒?痒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高塔就跑了,因为他知道大将军接下来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是垃圾话,是骚-话,他跑出去准备骑兵队伍,辛疾功那边选了两千新兵也交代完,这些新兵只带了三顿饭的口粮,轻装出发,队伍迅速的出了高塘城,出城的时候天还没黑呢。

    辛疾功从外边回来,看到沈冷还在注视着地图,走到沈冷不远处后俯身说道:“按照大将军的吩咐,两千新兵已经安排出城。”

    沈冷点了点头:“你怎么不去?”

    辛疾功讪讪的笑了笑:“属下觉得如果去了,大将军会扣我军饷。”

    沈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这样想呢?一想就能想到对的地方,下次别乱想,这次扣不了你的,我还得下次找机会,难受。”

    辛疾功嘿嘿笑了笑:“其实大将军也不会真的不安排援兵吧,我知道大将军肯定安排了。”

    沈冷看向辛疾功认真的说道:“赌五个月军饷吗?”

    辛疾功一怔,忽然就变得不那么自信起来,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太多了吧,要不然赌一个月的?”

    沈冷立刻点头:“行啊,一个月也行。”

    辛疾功吓了一跳,连忙摇头:“不赌了。”

    沈冷叹道:“你距离赢我五个月军饷就差那么一丝丝......我已经安排李高塔带着轻骑兵出城了,不过走的是另外一边。”

    辛疾功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各种遗憾,悔恨。

    “其实你赢了没用。”

    沈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赢了,就能真的得到我五个月的俸禄?”

    辛疾功道:“大将军言出令随,难道还会反悔不成?反正我是不信的,大将军只要答应了的事就绝对没有反悔的可能,我跟着大将军时间也不算短了,我对大将军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你是真的不了解。”

    沈冷摇头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辛疾功不死心的说道:“我肯定了解啊,其实我来水师之前并不满意到水师来,我想去北疆,真刀真枪的和黑武蛮子干,可是却把我安排到了水师这边,我就有些不服气,也不甘心,所以就特意多打听了一下关于大将军你的事,后来接触的多了,又跟着大将军在北疆打仗,所以很确定大将军是言而有信的人,除非没答应,答应了不管什么事都会按照约定去做。”

    沈冷:“这个马屁拍的虽然有些生硬不婉转,而且略显浮夸,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你说你了解我,说我言而有信,这些......算你说的对,但你觉得赢了我五个月俸禄就能得到我五个月俸禄,足以证明你还不是特别了解我,如果你了解的话就不会如此自信了。”

    “为什么?”

    辛疾功有些不理解:“还请大将军明示,究竟是哪里不了解大将军了。”

    沈冷叹了口气,视线从地图上离开,看向辛疾功的时候有些无奈的说道:“如果你真的足够了解我的话,你就会很清楚,我往后三十年的俸禄都被扣完了,你上哪儿去拿我的五个月俸禄。”

    辛疾功:“......”

    良久之后,辛疾功叹道:“大将军,你这样跟我打赌,你这是作弊啊。”

    沈冷耸了耸肩膀:“我是大将军,我当然要言而有信,我又不是不给你兑现赌注,只是需要你自己费事一些,你可以去长安城户部说一声,说不通就去兵部试试,兵部再不行的话你

    去内阁试试,再不行你就只能求见陛下了,再说,你不是没敢赌吗。”

    沈冷活动了一下,然后往外走:“我去巡视军营,现在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再去挑两千新兵出来。”

    辛疾功一怔:“还挑?支援吗?”

    沈冷摇头:“从这往北一百二十里是渤海道北汉城通往北疆的最重要的通道,这条官道也是渤海最好的一条路,能到边关狮虎城,黑武人一定会死死的守住这条路,一百二里外有一座小城,黑武人一定会有驻军,你亲自带队,带两千人今夜出发,明天把那座小城拿下,把所有黑武人和渤海人的人头带回来,我需要这些来提振士气。”

    辛疾功的脚步一停:“队伍还没有选,还没有准备,二百四十里来回,还要攻城......”

    沈冷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做不到?”

    “有些困难。”

    辛疾功不是没自信,这确实是有些困难,二百四十里,来回跑的时间都不富裕,还要攻城,还要把人都杀了才能回来,这简直是.......他又不敢直接质疑什么。

    “那你去办另外一件事。”

    “大将军请吩咐。”

    “吹角集合所有新兵队伍,在城中校场。”

    “是!”

    辛疾功应了一声,连忙跑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校场。

    沈冷站在高台上,一万多名新兵集合在这,他们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高台上的大将军,沈冷往下看了看,各标营的将军一个一个的汇报人已经到齐后,沈冷清了清嗓子后大声说道:“刚刚我给辛疾功将军布置了一个任务,让他从你们这些人之中选两千人,连夜奔袭一百二十里,把一座黑武人控制的小城拿下,杀光所有城中的敌人,不管是黑武人还是渤海人,然后在后天早晨赶回来,辛疾功将军心疼你们,说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

    新兵营里的人窃窃私语,都觉得这确实太难了,又不是骑兵,一夜跑一百二十里已经很难,还要攻城杀人,然后再一夜跑一百二十里回来,太难了,谁也做不到。

    “我不想为难你们,但必须让你们知道,有些事你们做不到,只是因为你们觉得做不到。”

    沈冷伸手随便指了指:“就这边,一个标营,一千二百人,现在跟我走。”

    他从高台上跳下去:“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去带干粮,半个时辰之后我在城外等着,来不及到城外的人不用追了,我会把掉队的人送回大宁,继续回去安逸就好,战场上不需要你们。”

    辛疾功懵了,所有新兵都懵了。

    半个时辰后,沈冷在城外清点人数,一标营士兵全到了。

    沈冷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出发。”

    辛疾功带着人送出城,看着队伍奔跑出去,辛疾功心里无比的担心,可是他又阻止不了什么,谁能阻止沈冷?

    黑夜过去,白天到来,然后白天过去,黑夜再次到来。

    一天两夜,说起来并不长,可对于辛疾功来说却度日如年,煎熬的恨不得离开带人出去接应,可是大将军临走之前严令不许他带兵出城,他除了站在城墙上翘首以待也没有别的办法。

    就在太阳刚刚升起的那一刻,他看到远处归来的士兵们,然后便是嘹亮的歌声飘荡过来。

    沈冷走在队伍前边,扛着那把黑线刀,走的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后边的士兵们扯着嗓子唱歌,一个个兴奋的哪里像是一天两夜没睡还跑了二百多里的人,因为他们做到了,赢了,杀敌黑武人四百余,屠城渤海人两千三百,每个人的腰带上都挂着人头,晃来晃去。

    ......

    ......

    【我这个月是不是还没有求过月票?我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自责,深深的自责,求月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长宁帝军简介 >长宁帝军目录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 做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