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灭了他们!
    晚上的时候黑武人那边发了疯,也许是黑武北院大将军咄纲下了死命令,再拿不下息烽口土城就要杀人,所以指挥进攻的黑武将军亲自上阵,嗷嗷的叫喊着催促士兵往前冲。

    昨天的一场大雨让陡坡变得更加难以攀爬,黑武士兵们手脚并用的往上挤,之前的盾阵也没能奏效,宁军为了这一战准备充分,盾阵被床子弩打的根本没法成型,最终在丢下了无数尸体之后再次退了回去。

    大雨之后,夜空晴朗的真如洗过一样,虽然今夜星辰不繁,可是月色极明,能够看到黑武人黑压压的从陡坡下边往上爬。

    下午的时候总算能抽空休息了一会儿的沈冷精神好了许多,他站在城墙上举着千里眼往陡坡那边看,回头吩咐王阔海:“黑武人已经猛攻五天,今夜他们发了狠,这将是黑武人最猛的一次攻势,只要守住了,黑武人士气必衰,你去城下整顿预备队,听我的命令行事。”

    王阔海应了一声:“属下听令。”

    说完之后抓起他的巨盾往后背上一挂,大步下城去了。

    沈冷走到一架床子弩旁边,拍了拍士兵的肩膀:“我来。”

    边军士兵连忙让开位置,沈冷站在床子弩后边,伸手抓了一杆重弩装进去,转动绞盘,盘索绞动的声音在这夜里也变得格外清晰。

    “黑武人已经到了极限。”

    沈冷往四周看了看:“今夜他们再拿不下来就会士气衰竭,他们以为我们也快扛不住了,可我们和他们一样吗?挡下他们没多难!兄弟们,我来跟你们解释一下我对军人的理解,这个世界上的军人如果也分出等级的话,在我心中,排在最后的是日郎人的兵,看起来像是一群水鸟,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叽叽喳喳叫声喧天,可是一块砖头砸过去就散了,倒数第二的是是渤海人,看似阴狠善战,实则只有一战之力,把他们的第一战打的没有还手之力,接下来他们就一直都没有还手之力。”

    “排在渤海人之上的是求立人,虽然瘦小如猴子,可是真的耐干,他们不服输,就算是输了也不服气,这种人打赢一战两战不算赢了他们,得打怕了他们才行,西域吐蕃国的军队和求立人差不多......排在求立人之上的是安息人,安息人的战力应该不输于黑武人,他们是为了屠杀而战斗,所以和黑武人相比在纪律性上差了些。”

    “排在安息人之上的就是你们面前的黑武人,大宁的边军和黑武人打了几百年,不得不承认,如果黑武人不够强的话,根本不可能跟我们抗衡几百年甚至在这几百年之中他们一直都比较强势,你们看看对面那些人,这还并不是黑武最强的队伍,他们是黑武北院大营的人,以前从来没有和咱们边军交过手,所以你们觉得他们不耐干,相对来说,我个人还是更喜欢黑武南院的军队,比较抗操......但是可别小看他们,毕竟黑武军队是仅次于咱们大宁边军的军队啊。”

    城墙上的守军一阵哄笑。

    沈冷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们是喜欢黑武的北院军队多一些,还是喜欢黑武南院的军队多一些?”

    士兵们喊:“南院的!”

    “对,南院的比较抗揍!”

    “和将军喜

    欢他们的理由一样,哈哈哈哈。”

    沈冷笑着抬起手指向外边:“今夜再把外边这些不招人喜欢的北院军队挡一挡,到他们士气衰竭,那就轮到咱们去干他们了,已经让他们动了五天了,咱们还没动过呢,扛过今夜,我带你们出去动一动,看看黑武人能不能扛住咱们。”

    “战争!”

    沈冷举起右臂高呼一声:“永远在大宁国门之外!”

    “战争永远在大宁国门之外!”

    士兵们跟着沈冷咆哮了一声,每个人的脸上哪里有什么疲惫,只有战意。

    黑武人这次真的发了狠,从天黑之后第一批进攻的士兵开始往前冲算起,到第二天凌晨天都快亮的时候,他们一共发起了十二次猛攻,这十二次,有七次黑武人把云梯都搭在土城城墙上了,其中还有两次有黑武人的士兵登上了城墙,在那一瞬间,也许黑武人以为胜利在望。

    十二次猛攻,黑武人轮换着往前挤,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当东方发白,黑武人的第十三次狂攻到了,黑压压的人顺着陡坡爬上来,他们踩着同袍的尸体往上冲,他们也已经愤怒到了极致,三十万大军围攻一座土城却五天不破,他们的大将军咄纲是南院将军出身,就在昨夜把他们贬的一分不值,说他们连给南院边军提鞋都不配,都是男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这些北院边军纵然已经人困马乏,可为了尊严还是在疯狂的往前上。

    沈冷身边守城的士兵已经换了数不清多少批,为了保证士兵们的体力,他的人有秩序的轮换,一夜过后,地上的尸体有多厚,他们射出去的羽箭比尸体还要厚一层。

    外面的平地被尸体覆盖,尸体被羽箭覆盖。

    咔嚓一声,沈冷用的床子弩绞盘坏了,一夜没停的往外射,人能休息,可弩车不能休息。

    沈冷一脚将弩车踹的平移到了身后:“修!”

    他跨前一步站在刚才弩车的位置上,伸手抓起来一支重弩往城下掷,小腿粗的重弩飞出去,将一个黑武士兵戳死。

    “我的弓呢?!”

    沈冷一声暴喝。

    陈冉双手捧着他的铁胎弓递过去,他拉弓开箭,铁羽箭激射而出。

    城下的喊声越来越近,在丢下一层又一层的尸体之后,黑武人终于再一次杀到了城墙下边,城墙根下的尸体最多,已经堆的能有近一人高,冲到城下的黑武士兵从尸体堆里把之前丢弃的云梯扶起来,一个个红着眼睛嘶吼,他们拼尽全力的把云梯架起来,他们用肩膀扛用身体压,不让云梯被宁军边军推倒。

    一个黑武边军士兵抬起头往上看,他看到了城墙上露出来的宁人的脸,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滴汗水从宁军士兵的脸上滑落,汗珠掉在黑武人的脸上,汗珠滑落的距离,一头是宁军一头是黑武人,这距离就是生死。

    “杀!”

    黑武人的暴喝声一声接着一声,他们压住了云梯,身后的同袍开始疯了一样的往上爬,一个掉下来第二个紧跟着上去,好像命根本不重要一样。

    一架一架的云梯搭在城头,有的被推倒有的靠住了,黑武人嘴里叼着弯刀,手脚并用的快速往上爬,一个看起来满脸络腮胡子的黑

    武校尉第一个跳上城墙,挥舞着弯刀想把四周的宁军士兵逼开,这个校尉武艺很强身体也健壮,竟是有两三名大宁边军士兵被接连砍翻,后面的人冲上去,他的弯刀来回横扫把人逼退,后边的黑武人也已经爬了上来。

    一个黑影从旁边闪过来,速度奇快,黑武校尉的弯刀才举起来,冲过来的人膝盖已经撞在他胸膛上,巨大的力度之下,黑武校尉的后背重重撞在城墙上,那重击似乎连城墙都撞的摇晃了一下,黑武校尉的脸都扭曲了,再看时,面前是一个年轻的宁军校尉的脸。

    辛疾功顶着黑武校尉撞在城墙上,手里的横刀一抹切开对方的脖子,第二个黑武人已经站在城墙上面要往下跳,辛疾功的黑线刀戳进他的小腹,黑武人哀嚎着掉了下去。

    辛疾功将被杀的黑武校尉两手举起来朝着云梯砸过去,爬在云梯上的四五个黑武人都被尸体砸的摔落下去。

    “放钉拍!”

    随着暴喝声响起,狼牙拍狠狠的砸了下去,五日激战,狼牙拍已经损坏了三分之二还多,可是对于黑武人来说这依然是他们的噩梦,狼牙拍下去一次,靠近城墙下的黑武人就会被怕死一片。

    狼牙拍升起的时候,一个面目狰狞的黑武人站在狼牙拍上要往城墙上爬,辛疾功一刀将这个人的脖子切开,头颅飞起来,血液喷洒。

    这一段城墙的压力太大,黑武人的云梯一架一架的搭靠过来,似乎看到了希望的黑武人越发疯狂,他们不要命的爬上来,大部分在爬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射死,小部分人顶着箭雨跳上城墙。

    “预备队!”

    辛疾功嘶吼了一声,一刀砍翻面前的黑武人,回头看的时候,一个人从他身边闪了过去,速度太快,辛疾功都没有看清楚。

    他转回头,就看到一身黑甲的沈冷已经扑进黑武人群之中,刚刚在城墙上勉强站稳脚跟的十几个黑武人聚集在一起试图为后续的同袍开辟出一块地方,可沈冷的黑线刀到了,那把刀仿佛来自地狱,每一刀都让人觉得不可抵挡,沈冷的亲兵跟在他身后,一排横刀上下翻飞,登上城墙的十几个黑武人片刻就被砍翻。

    “将军!”

    辛疾功的眼睛血红血红的:“黑武人根本就没打算停下来,这样打下去士兵们压力太大了。”

    “士兵们没有你想的那么弱,扛不住压力的人在北疆活不下去。”

    沈冷看了他一眼,辛疾功这浑身是血的样子让沈冷觉得欣慰,他拍了拍辛疾功的肩膀:“第一次上战场,你已经很了不起。”

    辛疾功一怔,刚要说话,就听到瞭望塔上的士兵嗓子沙哑的喊着:“援兵!我们的援兵!”

    沈冷伸手拿过来千里眼往城下看,在初升朝阳的光芒下,远处一片黑色浪潮朝着黑武人后阵卷了过去,那一片大浪翻腾之中,刀光凛然。

    “我们的刀兵!”

    城墙上的士兵们疯狂了,全都疯狂了。

    “我们的东疆刀兵!”

    黑武人背后的刀光,如此的璀璨夺目,刀光炸裂了阳光。

    黑武人军阵后边,大宁的军队狂潮一样向前席卷,已经两鬓白发的大将军裴亭山将手里的大刀举起来往前一指:“灭了他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长宁帝军简介 >长宁帝军目录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灭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