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19章 聘礼攀比大战
    把他的兵刃收了。”

    旁站的几名心腹,神经一下子绷了起来。

    “啧啧,自讨苦吃了吧?面前皇上,还带兵器,安九爷,莫非你来此,想要对皇上,企图不归?”忽然的回过了神来,柳生舒杰幸灾乐祸的附和。

    “本殿下看谁敢?此乃父王所赐,只是本殿下信物,并非武器,从来不曾离身。花月皇上,你们花月国,就是这般的对待来宾的吗?”

    “刀乃凶器,这是铁证。”

    “废话少说,面见皇上,不许携带兵刃,这是规矩。”

    怒目圆瞪,他也是不买账。“规你个头呀,本殿下,又不是你们花月国人。你们的规矩,对本殿下,无效。”

    “你脚下踩的,是花月的土壤。就得,守花月的规矩。”

    “放肆!”眼见得,一大群的侍卫,蜂拥而入。安九爷捉起手中的金刀,愤愤。

    “来人,还愣着作甚,取了他的兵刃。”

    “诺。”

    “等等,都退下吧。”恍若来自天外的一声呼唤,并不是特别的大的声音,却是,无故的生出,莫测的魔力,轻易的,便是拽住了所有的,蠢蠢欲动。

    “皇上……可是,”回眸,竟是皇帝。

    “皇上,他擅自带兵刃上殿,这不符合规矩。”

    “哎,没有听见安九爷说吗?这是信物罢了,并非武器。倒是尔等,怎么这般的失礼,居然想起了动手。哼,还不速速退下,一个个,像什么样子?”摆摆手,尚罗宣仪,没有在意。

    “这……是。”

    “是,皇上。”

    “都退下吧。”

    “诺。”

    “诺。”

    一干人等,暗自退去。

    不属于这里的人,离开不属于他们的地方,让出的空间,如旧。少了不安分的聒噪,安九爷的面色,终于,是好看了几分。“多谢皇上体谅,只是呲刀,着实是不能够离了身子。”

    “朕明白,不说这些,一点小插曲,是下面人的有眼不识泰山,安九爷请勿见怪。朕倒是,对安九爷先前所言,关于此刀的事情,颇为感兴趣。朕有听到,这把金刀,乃是你父王,基社九歌之王所赐。”

    一时,他倒是来了兴致。

    昂首,炫耀似的,好让自己本就高出常人不少的七尺身躯,看来格外的伟岸。“没错,皇上,别看此刀,其貌不扬。只是,却是本殿下最中意的一件物件。在本殿下七岁的时候,随父王外出打猎,本殿下,徒手搏杀了一头饿狼。父王甚感欣慰,故而赏赐此刀,以示本殿下的气魄。”

    “哦?七岁搏杀饿狼?安九爷不愧是九歌之王的儿子,马背上的民族,名不虚传呀。”

    憨笑着,收起了刀子。这般的夸赞,他会,不好意思滴。“小意思,小意思。”

    “杀狼?唉,粗鲁,野蛮,北方来的就是不文明。这么的危险的事情,有的是下人去做。你倒是特殊,还自降身份的,亲自去冒险。”柳生舒杰不乐意的嘟囔。

    “你懂什么?男儿血性,乃是立身之本。哪里似你,手无缚鸡之力。”

    “你说谁,是手无缚鸡之力?”

    “不是你,还能够是谁?”

    “可恶,你!”

    挑衅,安九爷可是从来就不发怵。得寸进尺的,继续落井下石。“咋滴,还不服气吗?哼,若是心中不满,尽管出去单练,本殿下,让你一只手。”

    “安九,你别欺人太甚。信不信,本公子一句话,便有的是人,叫你走不出花月?”

    “哎,本殿下,还当真是不信了。”

    “停,停,你们两个什么回事?好端端的,倒是吵了起来。分明没有什么,何苦,搞的有似海的矛盾?”雁城堂,再度的当起了和事佬。

    “谁让,某个野蛮人,碍眼。”

    “与你这假装斯文的货色站一起,本殿下觉得恶心。”自顾自的环抱着双手,闹脾气的纷纷的避开了彼此的视线。

    一下看看这边,又一下看看那边,摊着双手,一脸的无奈。“两位,两位,且听在下说一句,我们三个来此的目的,乃是为了求亲。并非,是无聊的喧哗的吧?皇上还在呢,这般,莫不是,让皇上看了笑话?”

    “哼,本公子才懒得计较。”

    “本殿下,亦是没有那个功夫,和某人聒噪。”

    “额,呵呵,不吵就好,不吵就好。”雁城堂见得二人没有继续聒噪,便是作罢。追究的太过的深,二人的不甘心的冷嘲热讽,事不关己的他,可是没有那个兴致。

    “雁城公子,他们二位,都有自己的信物,想你,亦该是有特殊之物带在身边吧。公输先生的扇面画,九歌之王御赐金刀,不知你的是……可否,让朕再大开眼界?”

    “啊哈,皇上,在下比不上柳生公子财大气粗,可以九十万两只为一副扇面。亦是没有安九爷的豪情万丈,可以七岁之龄,搏杀饿狼的壮举。所以,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物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顶,手中,空空如也的,相比起旁站的两人,倒是,不自觉的又渺小了些。

    “只是,临行前,家父让小子给皇上带一句话。”

    “哦?不知大司马,叫公子带什么话呢?”

    “家父说,若是小子有幸可以成为皇上的小婿。那么,只要皇上一句话,我狼顾雁城家,一定鼎力。”

    “哦?呵呵,大司马大人,倒真是热心呢。这般的允诺,啧啧,婚事成否另说。只是,单单这份情谊,替朕向大司马说声谢谢。”眉头,不自觉的一动。

    狼顾大司马的鼎力相助?

    呵呵,这是,向着自己花月,抛出了橄榄枝吗?

    大司马雁城砂的这话,不得不说,倒是说到了尚罗宣仪的心上。

    毕竟,这看起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其代表的,可是比什么值钱的扇面画、御赐的金刀,来的实在的多。

    “皇上的话,小子一定带到。”弯腰,拱手,恭恭敬敬的答应着。

    “皇上,来此之前,我父王,倒是没有说道些什么。只是,我基社九歌的情况,想必皇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简介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目录 > 第19章 聘礼攀比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