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八)
    浮在乌云之中的黑色球体,开始缓缓震动。

    没有人目睹,目睹了也鲜有人能理解。

    那是一幅大霹雳从虚无之中诞生宇宙的大爆炸在地面上爆发的光景。

    原本向全世界倾吐出诅咒的黑色太阳已经停止编列指令集,七彩磷光以足以灼伤视网膜的强度在黑色太阳表面游走,犹如在黑珍珠上爬行的刀子,球体表面不断出现裂痕,源源不绝的虹光自裂痕溢出。

    这个景象就像是黑色太阳即将炸裂一般。

    如果共和国或帝国的技术员看到这幅景象的话,或许会感到胆战心惊。不借助仪器,光靠目测也能明白七彩磷光的强度大幅超越了理论上限,此刻正以不可能实现的强度持续向外界释放出来,就跟输出超过极限的引擎一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后果,小孩子也能想象。

    这究竟是怎么了

    无人能提出疑问;

    无人能就此解答;

    漆黑的球体持续地迸发光辉。

    彷佛试图照亮被黑暗封闭的世界,照亮厌倦了在黑暗中驻足的自己一般

    被虹色磷光划开的球面开始剥离,纷纷变成碎片分解。

    宛如蛋壳般剥落的黑色碎片纷纷脱离本体,绽放七彩闪光消逝。

    那和雏鸟破壳而出的光景极度相似。

    经过漫长岁月,无法孵化的蛋终于孵化。

    这正是早已死亡的神和被诅咒的世界重获新生的瞬间。

    罗兰感觉到自己正急速地失去一切。

    尽管缓慢,所有感觉正开始变得暧昧不清,恰在此时,诅咒的黑云也开始消散了,因此省吾反而能隐约地看到自己的周围的光景。

    无数的龙头开始崩落,从崩落的裂口露出一张张人脸。

    那里面有不少罗兰熟识的面孔。

    战死的游击队员、士兵;

    被卷入战火丧命的平民;

    为教义殉死的少女;

    才刚死别不久的挚友;

    十几年前的儿时玩伴、邻居;

    还有

    “母亲”

    记忆中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望着那不曾被时间消磨的脸庞,罗兰不禁出声呼唤。

    在刺眼的光芒之中,怪物和人面的轮廓正逐渐变得模糊、摇曳。

    下一个瞬间,人面与怪物一起崩解了。没有痛苦地挣扎,也没有露出愤怒与怨恨的表情,一张张面孔满溢着平静和安宁,在七彩虹光中化为灰烬融于清风之中。

    “”

    那可能只是连刹那都不到的瞬间。

    罗兰觉得母亲面无表情的脸上仿佛闪过了一抹微笑。

    慈爱、欣慰、美丽专属于母亲的微笑。

    或许那是先入为主的观念而产生的幻视也说不定,不过他却觉得那一闪即逝的笑脸就跟过去母亲给他睡前吻后所展露的表情一样。

    没等罗兰再度确认,母亲的脸就化为灰烬消散在光芒之中了。

    然而

    “妈妈”

    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哭泣。

    不过当注意到泪珠滑过脸颊的触感时,身体内炙热的情感化为哽咽脱口而出时他明白了。

    自己总算接受了她的死,不是交织着愤怒与怨恨的恸哭,更遑论后悔与忏悔。她已经不在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他只是终于能够触及如此平凡却又无可奈何的悲伤,从过去的阴影中迈出第一步罢了。

    同时

    将整个意识空间填满更进一步想要吞没整个世界的黑暗正在松缓消融。

    “盖亚”

    黑暗没有再回答他。

    只是不断龟裂,崩落的碎片化为无形的“风”,那种令人噤若寒蝉的恶意和愤怒转化为平坦、稀薄、淡泊,以及暧昧,最终稀释到了无法感觉到的地步。

    自灭这个词冒出的瞬间就被罗兰否定了。

    那不是自杀。

    也不是寿终正寝。

    那是残留思念以及盖亚自身的顿悟。

    证据就是

    接下来,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他听见了这个声音。

    或许连这个声音都是他的幻听也说不定。

    可是

    因为这里是你们的世界

    舍弃了肉体。

    舍弃了妄执。

    对这个世界松手的残留思念回归根源,重新回归原点。

    这对已死的星星和人类来说,会不会让他们感到些许安慰,或是得到某种程度的救赎,罗兰不知道。

    但他觉得或者说感受到“这样就好”的想法。

    对此心生慰藉的同时,也有一丝寂寥。

    不过还不是安心的时候。

    “不用担心。”

    淡漠的声音传来。

    “很快就要结束了。”

    “你”

    李林的模样、表情、声调没有任何改变,依旧如人偶一般欠缺感情的温度。

    只是和之前相比,没了压迫感,也没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独感。

    对李林的些许变化感到安心的同时,罗兰小心翼翼地问到

    “很快结束是什么意思”

    “诅咒解除,世界回归原样你不会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吧”

    “”

    “再小的冲击也会在物体表面留下肉眼看不见的痕迹,将高维存在拉到低维空间,而且还只差一步就完成了。你觉得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

    “距离毁灭只差一步,是吗”

    “正确。如今就算解除诅咒,重新冻结第三形态,造成的损害也不可能消除。对世界的冲击和伤害会长期存在,并以超出世界自我修补能力的速度持续扩大。就这么放着不管,最多一两年世界就会毁灭。”

    不去观测盒子里的猫,其生死便无法确定。

    如今盒子已经被打开一大半,猫的生死已经被观测并确定了。

    可能性已经枯竭,无论是否继续进行原本的计划,世界的前方也只有毁灭。

    “作为勇者冒险的尽头来说,这结局也未免太令人遗憾了。”

    脚尖轻轻一点,瘦小的身躯漂浮起来,缓缓的、缓缓的来到罗兰面前。

    红瞳与紫眸。

    第一次,没有立场,没有纠葛,平等的对视着。

    “如果知道一路艰辛战斗的尽头是这样的结果,你一开始还会选择这条道路吗”

    紧盯着罗兰,李林奉上最后的疑问。

    这是长久以来疑问的终点,也可能是这个世界的终点,还可能是世界新生的开始。

    最后的最后,他想要知道答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简介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目录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