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三)
    “期待吗这种说法确实有可能成立。可这又能证明什么,能改变什么”

    如果罗兰想要引发李林的思维破绽,点出矛盾之处使之陷入混乱,那未免也太天真了。

    就算被指出矛盾和错误,李林不会恼羞成怒也不会垂头丧气,自然也不会出现混乱。

    优势还在他这边,而且毁灭的倒计时还在进行,只要保持现状,什么都不做,最终的胜利就是李林的。

    面对眼前的铜墙铁壁,罗兰丝毫没有气馁。

    诚然,要说服李林的可能性还是无限接近零,可只要对话还在继续,沟通的大门还没关闭,可能性还没完全归零,他就不会放弃。

    “期望、多样性、可能性只要这些还存在,矛盾就会不断发生,悲剧的循环”

    “李林,你呢”

    “”

    “你期望着什么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

    “一直以来的战斗,你来来回回在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制造出把人们逼到极限的状况,逼着人们做出选择。”

    大到国家战略,小到各种阴谋陷阱,撇开浮华与黑暗,所有的战斗背后都是在让别人做恶魔的选择,也就是所谓的电车难题。

    是要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不惜牺牲包括至亲至爱在内的少数。还是为了守护至爱,不惜放弃多数素不相识之人。

    一直以来,李林总是不断将残酷的选择题推到罗兰面前,不断测试他,不断观察他。

    “那是为了成就英雄必要的试炼、为了获得只有英雄才能告知的答案必须进行这样的仪式或许是这样没错。但是啊,如果没有人类的心灵,不懂生命的可贵,不知爱的沉重,又怎么会想出这样的做法”

    自从与格利特之役接触到李林培养自己的动机和真相后,罗兰心中就隐约有一个困惑。

    李林没有感情,他只是知道什么状态下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只是用完美无缺的表演掩盖自己没有感情的真相。

    如果真是这样,这里面就存在一个巨大的矛盾。

    没有感情,为什么会产生兴趣和执着

    机器不会对伤害产生想法,不管对手是用多么令人吃惊的手法突防成功,造成了何等严重的损害,只要没报废,也就是替换零部件的程度。

    他完全没有理由会产生“想要知道”之类的冲动或想法,不应该在一件丝毫不能展现效率且和大战略没有关系的事情上投入过多关注。更不应该来回摆弄一个对他来说早就确定结果的选择题。

    “恶魔的选择难不倒机器,因为机器永远只会做最合乎计算的选择。”

    机器的正确只有一种,那就是是否符合效益计算,即根据性价比和收益来决定舍弃哪一边,仅此而已。

    烦恼挣扎苦恼艰难

    机器身上绝不存在这些东西。

    既然如此,李林不断提出“恶魔的选择”,到底是想论证什么,想要看到什么真的只是因为这样可以打造英雄因为英雄必须是为了多数人而甘愿舍弃包括至亲至爱在内少数人的圣人、超人

    不对。

    看了盖亚和人类的悲剧,军用人造生命体的悲剧,罗兰终于明白李林行动背后的真正动机。

    “你真正想要得到的不是权衡利弊后能断然舍弃一边的英雄,而是哪怕在最艰难的情况下也不舍弃弱者的英雄。期盼着那个能在悲剧发生之前挺身而出加以阻止的英雄。”

    “”

    李林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没有表情的脸孔也扭成一团。

    没有感情的人偶骤然出现表情变化,在旁人看来近乎恐怖,在罗兰这样的知情者眼里则是令人窒息的心痛。

    绝大部分人期盼英雄是期望英雄能从眼前的灾难中拯救他们。

    一小部分人那些没能等到英雄出现,被伤害,被蹂躏的人则是想要揪住英雄,大声责问“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来救我”

    那是极为幼稚又蛮不讲理的感情,当事人自己对这一点也心知肚明,可没有谁能在经历不幸后还能保持理性,他们只能顺应冲动,发泄心中的愤怒和委屈。

    李林还有那些已经成为数据的人造生命体连宣泄的想法都没有,在学会期盼之前先学会绝望的他们,连让自己得救的希望和把自己的遭遇归咎给别人的冲动都无法产生。他们唯一被允许期望的,是某一天能出现一位英雄结束这一切,不要再让自己这样的生命出现,最后斩杀自己。

    最强大最完美的生命唯一的愿望居然是期盼自己的死亡,期盼自己从未出生,期盼以后也永远不要有和自己同样境遇的生命诞生。

    罗兰咬紧了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淌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简介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目录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