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二)
    不相信未来就不会有开始。

    如此的反驳出口之前就被罗兰自己咽了回去。

    他举例的对象是地球和那里的人类,李林则是直接透过根源之涡读取亿万年来不计其数的种族和星球。

    数量庞大的铁证面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撑的可能性连讨论的价值都没有。

    “如你所说,人类要活下去,只能不断扣动扳机。过去也曾经有人意识到应该打破这个循环,探寻不扣扳机也能生存下去的道路。结果却没有一个成功过。”

    所有杰出之士都曾经尝试找到一条能回避弱肉强食矛盾螺旋的道路,他们中有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有抛妻弃子进行苦行的宗教家,有以超人意志和手腕贯彻理念的政治家,也有用暴力手段来实践理想的革命者。

    所有人无一例外,最终都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

    并不是他们的理念不够好或太深奥,民众无法理解赞同他们的理念,民众虽然会盲目会狂热,有时候还会干出一些让人嗔目结舌的行为。作为个体,他们还是有基本的是非观念和善恶基准。被问到“和平共存好还是天天打仗好”,除了极少数真正的狂热份子,都会选前一项。但被问到是否愿意实践一条知易行难的理想之路,他们的反应是回避问题,默默继续原来的道路。

    有一条轻松的道路摆在眼前时,会选择另一条遍布荆棘且充满未知的道路的人总是少之又少。

    “对人类与世界过度期待本身就是错误。不会改变、也不会学习。不管创造了多么辉煌的文明,建立了多么强大的国家,从黑暗中诞生的事物还是会回到黑暗中,一切不过是闪光一般的幻影。”

    事实正是如此,不然也不会有人吐槽“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从不吸取教训”。

    一次,哪怕只有一次例外,世界也不至于如此残酷,今天的灾难也没有机会降临。

    这样的例外从未出现过。

    “既然不想改变是他们的愿望,此刻发生的事情也只是回应所有人的愿望而已。”

    “你是想说,这其实是给不想改变的人们的报应吗”

    “如果你认为那是报应,那就是吧。”

    连恶意都没有的声音让罗兰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来。

    他终于理解了,记忆管理者为何会给予他那样的试炼,为何又会在最后给出那样的告别。

    不是因为在通过众多残留思念组成的通道时需要坚持来保留自我,那固然困难且充满危险,但和眼前的试炼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彻底的虚无主义。

    自始至终,眼前的李林主人格一次都没用“我”这个自称过,同时对罗兰的话语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反应,就连预计会激发出他些许情感的“报应”一说也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效果。

    稍加思索,便不难推测出答案。

    没有感情本就是军用人造生命体的重要指标,为此甚至从基因层面直接进行操作,最后能成为合格实验体的,当然是情感反应最接近零的个体。而从李林的反应来看,除了先天的情感缺失,恐怕他还有精神层面的无痛症。

    不清楚是先天性精神疾病还是后天为了应对险恶的生存环境自行培养出来的特质,总之李林恐怕感觉不到精神上的痛苦,就算感受得到,那种感觉恐怕也极度稀薄。

    感受不到孤独所带来的危机感和感叹,也感受不到与他人接触发生交集带来的快乐,因而导致非常缺乏自我延续的意识。

    孤独、悲哀、痛苦、愤怒、快乐、喜悦、激动所有情感皆与他绝缘。

    这样的特质作为兵器无可厚非,兵器的目标是消灭敌人而非延续自我,感情是理应舍弃的多余之物。作为管理者,这种特质也可以称之为合格,甚至可以说堪称完美。可一旦成为决定众生万物命运的神明,同时还是已死神明怨念的容器,这便是最恶劣的组合了。

    人们要如何说动一个严重缺乏自我,根本不在乎生死,同时还极端清楚人类本性的炸弹解除倒数计时

    摆在罗兰面前的是一道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无解难题。

    “我建议你放弃比较好,终点就在眼前,挣扎只会增加痛苦,不会改变结果。”

    不管是贤者还是普通人遇上这种情况肯定没辙,除了放弃和绝望没有其它选项。

    罗兰不能放弃也不可以放弃。

    他放弃的那一刹那,世界才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我有很多的期望。”

    平稳、温和的声音。

    不是垂死挣扎,也不是临终诅咒。

    期望世界变得更好,期望好人有好报,期望所有人都能变得幸福,期望有可以追寻的明天,期望自己能够得到幸福。

    身为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罗兰同样有着欲望,有着不计其数的期望。

    “我无法想象没有可以追寻的明天,也没有可以期望的幸福那样的世界。”

    没有幸福和未来可以期望,就没必要相信这个世界,或者爱这个世界。

    “到了那一步,我恐怕会因为无法忍受而自杀吧。”

    当然,就算没有可以期望之物,人还是能活下去。

    李林就是最好的范例。

    哪怕没有期望,他还是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活得无比灿烂。

    真的是这样吗

    “你真的什么都没有期望过吗”

    在李林理解那句话背后的含义并作出回答之前,罗兰揭晓了答案。

    “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从未产生过期望,对世界对人类从未有过期待的人,怎么可能去回应别人的召唤,选择脱离虚无回到人世若真是内心空虚、毫无期望也不愿期望,你应该一直停留在次元的缝隙中,与虚无同化才对。”

    “”

    能言善辩的李林第一次卡了壳。

    他大可以回答“那是预定的程序”、“自己是在执行任务”,不论真假,那都是合情合理的解释。哪怕其中存在漏洞破绽,善于情报操作的他也知道该如何掩饰。

    李林只是沉默。

    那个时候植入体内的程序并未启动,情感模块也没有主导权,所有能左右主人格的任何要素都不存在。

    换言之。

    那个时候伸手回应母神呼唤的。

    是李林自己。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简介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目录 >正文 18.黄金的终焉(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