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朗读
暂停
+书签

视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声音:
男声
女声
金风
玉露
学生
大叔
司仪
学者
素人
女主播
评书
语速:
1x
2x
3x
4x
5x

上一章 书架管理 下一章
第十一章:让你一次窥个够
    (一)

    小金和小妹会同时听到或注意到那枝带烟的响箭吗?

    花地距离箭起处很远,他俩的心思全然在对方身上,在他俩的世界里,没有箭、刀、杀,只有痴、情、花与爱!

    无数花瓣在风中凄舞,小妹刀光一扬,落向小金。

    小金听到刀声,但他不动。

    风静,花瓣悄悄飘息,他身上的绳索也悄悄地断碎,纷纷洒下。

    小金抬手,缓缓揭掉了蒙眼的黑布,看着迷茫的天空和寂静的花海。

    小妹提着刀,立在他身旁,刀从她手里无声滑落。

    她慢慢跪下,捧着他的脸。

    她的手往下滑,颤抖着轻轻抚摸他。

    她的手停在他的嘴唇,他的眼神很迷乱,嘴角在抖,像是想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说——这种颤抖的含义如此复杂,意味着由死到生,也意味着爱的失而复得!

    他双手抬起,慢慢握住小妹的手腕,然后顺着小妹的手臂一直摸。

    他摸到了她的肩、她的脖颈、她的脸,他停住。

    两个人就这样跪在花海,抱着对方。

    忽然两人动了,像再也控制不住强烈的情感!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但应该是小妹先动!她知道这一动的代价,这一动的危险——正有一双愤怒的眼睛在窥看着她。

    但她还是动了。她变得如此泼辣、果敢、不顾一切!她喜欢面前这个单纯的年轻人,哪怕他是官府捕头,是她的阶下囚,是她奉命要处决的敌人!

    她闭着眼,吸吮、撕咬着对方,像被烈火焚烧着,冲破了一切约束!

    于是小金也变得疯狂!他对她的感情,何尝不是被压抑的呢?他曾为了她决定背叛官府,他也曾受过她欺骗,因为舍弃不了她而陷入死境……但这一切,他现在不管不顾了。

    凄美的花丛中,一男一女爱的身躯不停地剧烈翻滚,压倒花枝,远远只见合二为一的滚痕!

    天上的乌云压得更低。

    像愤怒的眼睛在瞅紧他们!

    但他俩不顾——如果有人想要偷窥,那就让他看个够吧!

    他俩没什么需要遮掩。

    这是他俩的第一次,充满狂野、热烈、喘息。

    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也许,这就是爱的悲凉吧。

    (二)

    乌云使花海充满了萧瑟、寒冷。激情过后的花丛一片凋零,花瓣都洒尽,铺在了两人身下,像花床。

    很静。

    小妹与小金平躺着,都睁着眼,看着压城欲摧的灰云,凋谢的花枝在他俩眼前摇曳。

    两个人都不说话,也不看对方。

    他俩的手仍握在一起,不舍得分开。

    小妹的胸膛在微微起伏,为这个年轻的男人。

    她轻轻说:“你走吧。”

    小金说:“跟我一起走。”

    小妹:“不。”

    小金一愣。

    “你放过我,已坏了‘飞刀门’规矩,怎么能留下来?”他缓缓说。

    “我自有办法。”

    “我要带你走,”小金有些激动了,“去过风一般的日子!”

    小妹沉默了。

    她轻轻说:“自古官匪两股道,你我无缘。”

    小金说:“我不回官府。”

    小妹微怔:“为何?”

    小金苦笑道:“你以为,我还愿意回去?”

    小妹:“你去做风?”

    小金:“是。”

    小妹再次沉默了,她表情有了些痛苦。

    小妹说:“在‘飞刀门’,我还有一件事情得做!”

    小金听着。

    小妹缓缓道:“我要查清柳老帮主的死!”

    小金奇怪地问道:“柳老帮主不是死于‘飞鹰营’伏击吗,这事‘飞刀门’如何会不知道?”

    小妹苦涩摇头:“我知道你与此事无关。可你以为柳老帮主会轻易中伏吗?”

    小金不问了,他也猜出柳云飞必是被“飞刀门”的内奸出卖。

    他说:“我们何时能够相见?”

    小妹:“待我办完此事。”

    小金:“你非得要办?”

    小妹:“是。”

    小金低声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小妹:“你必须走,你留下来,只会死!”

    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可她的声音很坚决,过了片刻,她缓缓补充:

    “若我侥幸不死,会去找你,和你过风一般的日子!”

    小金心头一悲!

    (三)

    ——风起处,花海凄迷,无数花屑纷纷扬扬,像破碎的心!

    ——小金孤身一人,默默悲苦地朝外走去,他不能带走小妹,他或许将孤苦地飘零,并等待着她。

    ——小妹的身影立在花屑深处,很美丽,也很惆怅无奈。

    ——她在目送他,看到了他回头!

    ——两个痴情男女远远地相对。三日的爱。第三日的别离。

    ——直到风骤然加强,将碎花吹得如风暴雪一般,将两人的视线隔断。

    ——小金的身影越来越远了,从小妹的视野中消失。

    ——小妹仍痴痴地望,迟迟不动。

    ——虽然她听见了背后的动静,并知道来者是谁。

    ——可她不动……

    ……

    来的当然是我。

    我牵着一匹马,提着一柄刀,刀上是血,我身上也是血,我负了伤。如果有人看到我,一定会吃一惊。可怕的并不是我的伤,而是我的脸色,我的表情比天空的霾云还要阴沉,像藏着狂风、雪暴、闪电、霹雳!我一触即发——

    因为小金和小妹终于做了那件最激怒我的事!

    我默默站在小妹身后,目光也朝前看,似乎与她分担着与爱侣离别的忧伤。

    其实我是个愤怒的神,将要主宰两个年轻人生命的神!

    我的呼吸也像毒蛇吐信一样,发出“嘶嘶”声。

    小妹却痴痴出神。

    她仿佛把一切都置之度外。

    就在刚才她削断小金身上的绳索,与他赤裸火热相对时,她便已置“飞刀门”,置我于度外!

    “你放了他!”我冷冷说。

    “与你何干?”小妹低声说。

    她的声音很沉静,也很飘缈,像来自梦境,与我无关的一个梦!她似乎丝毫也不惊讶我的质问——我问得那么严厉,对她却没有压力。

    我悲哀地望着前方,空茫茫的,像我跟小妹的前途,一无所有,灰沉黯淡。

    “路上,你已放过他一次了。”我悲伤地说。

    “我知道你看得出……”她淡淡地说。

    “你还看出什么?”

    “你想杀了我们——在大姐的计划中,本来没有真追杀。”

    “你知道我在跟着看?”

    “是。”

    “刚才,我也在看着——”我痛苦地说。

    “不管谁想看,”她仍淡淡道,“便让他看个够。”

    “这一切本来都是假的,为何会成真?”我绝望地问。

    “我不过是‘飞刀门’中普通的小妹,我喜欢,便让它成真!”

    “短短三日,我不相信!”

    小妹抬起目光,茫然地望着低垂的云幕,缓缓道:“尽在不知不觉中,谁能说清?”

    “可你没考虑过,我会如何想?”

    小妹低下头不答。

    “你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真心吗?”我的声音也愈发苦涩,“莫非我等你的三年,竟不如他与你的三日?”

    小妹犹豫了片刻:“何必旧事重提……”

    “不,我要提!”我说。

    我的手、我的人和我的声音都颤抖了!

    小妹沉默。

    “三年来,每当夜里想你却不得见时,我便在自己身上割一刀!这几日,我虽然恨你,可每当看你被追兵砍中,我都有说不出的痛苦,便在自己身上也砍上一刀!”

    我颤抖着手,盯着她,缓缓把衣襟解开。

    我的胸膛上布满了伤疤,有黑色的旧伤,竟还有几道凝着血痕的新伤!

    小妹看得有些震撼。

    她低低道:“这是何苦?”

    我也低声道:“我愿意受这份苦。这样的伤,再添十道也无怨!”

    我向来不擅言辞,可这番话,说的确是我肺腑之言。我一直期待着有机会对她这样说。

    小妹的头垂得更低。

    我痴痴地等待她回答,像一只牛虻焦灼地等待吸血,像一个婴儿盼望着吸吮母乳,像一个流浪汉期待进入她的梦——对我来说那是极乐的天堂!

    “忘了我吧。”她轻轻说。

    “不,我可以忘了这些事,可以跟你重新开始。”我哀求说。

    她轻轻地摇头。

    我一阵心乱,脑袋像被重木狠狠撞击了一样。我的怒火无处渲泻!我呆呆地看着旷野无人处,心想拖延下去,什么也来不及,也做不了啦!于是我狠下心,牵着马欲走。

    小妹吃惊地猛醒过来,一把抓住我。

    “你别拦我。”我恶狠狠说。

    “我不许你去追他。”

    “你能猜出我要干嘛——”我说。

    我的心情痛苦而狂乱,她知道我的每一点心思,天下再没有第二个女孩如此了解我,可是她偏偏不愿喜欢我。我的脸在风中一定变得铁青,像一个恶魔,我知道我体内疯狂的邪劲已开始发作。

    “放开我!”我低沉地命令道。

    她摇头,不肯放。

    “我只问最后一句,”我说,“莫非,你心里再不可能有我?”

    她流出了泪,沉默,然后点点头。

    我知道那些泪不是为我而流。

    我盯着她。

    她僵住了——

    一把腰刀扎进了她的身体,刀柄握在我手里!

    我也流泪了,我用另一手揽着她。

    我哭诉道:“我本不打算杀你,可你竟与他干那苛且之事——是你逼我这样做!”

    小妹忍着剧痛,声音哽住了说不出话。

    我又吼了一句:“我不许别的男人碰你,我要追上去杀了他!”

    我的怨毒不可遏制!

    小妹的眼睛渐渐失神!

    可是,在我拔刀踢倒她,愤怒地骑到马上时,她仍想拦住我。

    ——“你……别去!”她伏在花丛中,艰难地说。

    (四)

    风,吹干了我的泪。

    乌云,如铅一般笼罩大地,使我寒冷而悲怆。

    当一个人冷到极点时,他会变成什么?不是冰,而是一把刀!

    我不是刘捕头,也不是“飞刀门”的秘密杀手!我只是自己的杀手,我为自己而杀!我是悲伤的情人,要一路杀向我的目标!谁阻拦我,我就杀谁!

    我的杀意如此纯粹!

    大姐想拦我,我给了她一刀!

    小妹想拦我,我同样也是一刀!

    最后一刀,将送给我的兄弟!

    原野空旷,我不动声色地策马追赶,我失去了任何感觉,不觉得自己疯狂残忍。

    我想到了两句诗,我很喜欢的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我判断了一下形势:大姐的武功不弱,她只是被我打了个攻其不备,她虽然伤了我,可肯定也身负重伤。“飞刀门”帮主受了重创,大姐手下的弟兄一定炸了营吧?

    我又猜测,放出了那枝响箭,官军应该看到了吧?那么他们应该扑来围剿“飞刀门”,这将为我赢得去追杀小金的时间!

    抽刀断水水更流——我喜欢的另一句诗!

    我冷笑。

    就算“飞刀门”是水,我也把它给断了。

    柳云飞和大姐先后苦心经营的“飞刀门”,在我眼中不过是幻影。

    我对小妹都能下手,摧毁一个“飞刀门”算得了什么?

    当然了,刺完小妹一刀,我的心里很痛,但是真正的痛不会挂在脸上,它将会慢慢地发作,用几十年,用我整个余生的时间来释放。

    而这时我只是一把刀,刀不会痛!

    刀只有意志!

    人在刺杀了爱侣,陷于极度巅狂时,反而有一种奇怪的平静,心就像置身于风暴眼中,而那股狂爱的龙卷风带着我的躯壳呼啸旋转着向前。

    ——将摧毁一切阻碍!

    我冷静地观察,用直觉、嗅觉搜寻,坚信能找到小金。

    他是我的弟兄,我了解我这位兄弟。

    我也很清楚自己要干的事。

    我得杀了他!

    我的兄弟、情敌——不管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里!

    (五)

    远远地,我看到原野上的人影和刀光,九条汉子在围攻着一个人。我一惊,“飞刀门”难道如此神速,竟抄到了我前面?我策马冲近——一点儿没错,“飞刀门”的家伙截住了小金,正大声吆喝,要把小金乱刀斩死!

    小金夺了一把刀,左右冲杀,他的刀仍快,可他的体力显然已不行了。连日奔波,与“八队”与“飞鹰营”恶战两次,他数度负伤,就像一头疲倦的豹子,可“飞刀门”的家伙跟饿狼一样,围着他伺机狠咬!

    一不留神,小金腿上又挨了一刀。他愤怒地用刀一拄,把身体挺直。行动不灵便了,他只能守,不能攻。

    我看得眼里冒火!我跟“飞刀门”的家伙非亲非故,我可不乐意他们把小金杀了。小金是属于我的,小妹也一样。于是我高吼一声,举着刀就朝战团冲去!

    “飞刀门”的家伙一阵惊呼,纷纷散开。

    紧接着,我眼前一花,只觉得数道暗光从四面飞来——

    飞刀!

    这些家伙的飞刀,不能奈我何。别忘了小妹传授过我飞刀之术,寻常的飞刀我能够对付。

    我扯着缰,一闪身钻到了马腹下。我腹中剧痛,因那里被大姐重重击过一掌。但我忍住了,我的忍耐力向来很惊人。只听到飞刀“嗖嗖”扎中马颈。

    马儿负痛长嘶,倒地气绝。

    我松开缰,借着惯性一个滚翻便冲进阵中。立起来时,我仍牢牢提着腰刀!

    我发现,我正站在小金旁边,与他背靠着背。

    我们两个横刀,对付着四围九个虎视耽耽的“飞刀门”好手。

    “兄弟,我来了。”我说。

    “你也伤得不轻。”小金说,他眼光锐敏,看出我滚翻的姿势带伤。

    “被大姐拍了一掌,死里逃生。”我轻描淡写说。

    对面的“飞刀门”好手愤怒地叫:“这厮伤了帮主!”“拿下他!”我明白这些家伙其实是来追捕我的。“飞刀门”果然反应敏捷,大姐刚倒下,各路杀手便纷纷派出,穷追不舍。

    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秘密身份,只知道我曾经是“飞刀门”的官差俘虏。

    于是,我又变成了刘捕头。

    我与小金回到了同一阵营。

    人生如梦——真耶幻耶,莫过于此。

    “兄弟,”小金苦笑道,“这回我们哥俩逃不掉了。”

    我冷冷地说了两个字——“未必!”

    做回刘捕头,我的话语便变得简洁有力。

    我能感觉小金的肩膀一动,显然我这个大哥的话给了他信心!他大哥刘捕头是从来不乱说话的——说未必,就是指面前的九个人杀不掉我们,相反,我们可以干掉他们!

    小金笑了。这一回他笑得很开心,很爽朗,像我原来认识的那个小金!

    “大哥,痛快!”他笑道。

    我不说话,也不笑。

    我在慢慢拔刀。

    因为我注意到九个家伙的掌中,都扣着飞刀。

    我刘捕头不笑也不说话,刀愈拔愈慢,就等着九把飞刀射来。

    对面一声轻咳。

    九只手掌一挥,同时出手!

    九道乌光像九道细瀑,朝我俩倾泻——

    很锋利,很诡异。

    我的刀刚好也在此时拔出。

    我滴溜溜地一闪身,围着小金转了一圈。刀过处,九把飞刀悉数抄下,一一粘在我的刀刃上。

    我站回小金身后,不动声色将刀一垂,那些飞刀便如失去生机的叶子,扑簌落地。

    小金大笑:“好一招‘抽刀断水’!”

    “飞刀门”的家伙大惊失色。

    他们互相使个眼色,一齐举起腰刀,朝我俩攻上。

    小金又笑:“大哥,你歇着,我来!”

    ……

    时隔三十年,小金的笑声仍回荡在我耳边,那么年轻、单纯、热情。那也是我俩作为兄弟,最后一次并肩迎敌了!

    他看出了我腹部伤重,大姐的掌力确实阴毒,接过九把飞刀,我腹中绞痛如遭冰钻,连再一次举刀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小金的笑鼓励了我,给我注入了一种支撑着人奋力一战的兄弟之情!是的,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俩虽非嫡亲兄弟,但若没有小妹的情事,我俩之间确实会比亲兄弟还亲!

    在这生死关头,既然小金把我当兄弟,我就没有理由不和他一起拼。

    拼拼拼,拼出一条生路来!

    于是我全力提口气,也跟着他迎向“飞刀门”众人的攻击……

    哦,那是一种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也是多么苦涩的回忆。

    我真的暂时忘掉小妹,完全沉浸在我俩的兄弟情谊中,全心全意地与他共同拼杀!

    天上飘雪了,雪花冰凉地落下,在我们的脸上、刀刃上融化。

    因为刀刃上已沾满了敌人的热血,刀刃有和我们的脸一样的热度。

    我跟小金大声吼叫,联袂出刀,渐渐把敌人斩翻了一大半。

    这场拼斗并没有太多特殊之处,若不是我和小金都负重伤,九个家伙还不够我俩塞牙缝呢!

    但这一会,我的力气渐渐不支。

    我弯着腰,痛苦地直不起身。

    小金一瘸一拐,把剩下三名敌人引远,怕他们伤了我。

    他手起刀落,砍倒一个。

    他抱着另一个,将刀刺入对方肚子。

    第三个敌人的刀在他背后劈下,他来不及抽刀反击——

    我绝望地闭眼,说实话,我不希望让小金这么死,可我没力气过去救他了,距离太远。

    我忽然听到脑后有刀风——

    飞刀!

    它“嗡”地掠过我,扑向前方。

    待我往前看,飞刀已扎中了敌人的后颈,那家伙举着刀慢慢仰倒。

    我回头。

    我看到了小妹!

    她身上血淋淋的,喘着气,显然是为了小金一路追来,还为小金放出了这一刀!

    她也拼命了!

    可她根本不看我,眼中没有我这个凶手。

    她眼中只有小金!

    她跟小金远远痴痴相对,目光锁在一起——

    一对生死缠绵、难弃难舍的情侣!

    然后,她和他笑着,慢慢移动各自的脚步,艰难地向对方靠近……

    大雪纷飞,渐渐将天地素裹。

    我的手脚变得冰凉,心也凉!

    他俩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再一次把我排除在他们的世界之外。

    我梦醒了。我重又感到痛苦,我甚至变得更为疯狂!

    ——我不再是刘捕头,也不是什么小金的好兄弟!

    ——我只是一个痴情人,一个悲愤欲绝的痴情人。

    对此时的我而言,痴情与绝情之间,没有任何距离!

    小妹痴痴地望着小金,就要从我身边走过,去与小金拥抱,投入他的怀抱。

    我脑袋炸响,手抬起,举刀将刀背砍向她腹部,她“啊”了一声,当即瘫倒!

    小金大惊,朝我喊:“你做什么?”

    我冷笑道:“兄弟,这妖女害得我们好苦!”

    小金颤抖着嘴唇,不知该如何跟我解释——他仍然把我当作他的大哥刘捕头!

    他顾不上解释,跌跌撞撞地冲上来,一把推开我。

    他跪下抱起了她,疯狂地喊:“小妹,小妹!”

    他俩还是抱在了一起,确定无疑地,把我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

    小金的眼泪夹着雪花,落到了小妹苍白的脸上;小妹身上的血也沾在小金身上,那是被我刺出的血。

    我铁青着脸,立在他俩身后。

    风雪茫茫,天地黯淡!

    我颤抖的手,缓缓提起滴血的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首页 >十面埋伏简介 >十面埋伏目录 > 第十一章:让你一次窥个够